在几年前,靠流量交流的方式还只是娱乐,正常的交流还是通过电话和短信的。我们来说说短信。

那时候的手机套餐大多包含短信。以动感地带为例,我使用过的一款套餐中,月租20元,含200条国内短信+30M国内流量+1000分钟VPMN主叫通话+亲情号码通话时长等,还是很优惠的。而那时候的短信,由于有条数限制,所以每条短信都会写好多内容,然后发过去。

那时候的20元,很多人都说太贵。后来的手机套餐都含有很多流量,虽然月租费翻了几倍,但这些人却不觉得贵了。我用过中国移动2015年7月发布的套餐,月租50元,包含国内流量2G,国内主叫0.2元/分,国内被叫免费。戒智能机之前每个月我的通话量大概要50分钟左右,短信每个月要50条左右,加在一起也就是65元左右。而按之前的费用计算,则是35元。到底是什么吃掉了你的话费?答案是:流量。

微信正是使用流量发送消息的。由于微信仅使用流量,在没有群聊及仅使用文字聊天的前提条件下,所使用的流量并不多,因此很多人不再忌惮费用的限制。反正已经订购了几十元的流量,对微信来说流量足够了。我在以前发表过的文章里提到,微信和QQ想尽办法让用户尽可能长时间在线,强迫用户改变使用习惯,利用绑架性的社交关系逼迫用户使用该软件进行交流。所以,微信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用户的使用习惯,甚至部分用户无论紧急和常规情况下,都使用微信发送消息,逼迫另一方不得不经常在线。

由于成本看起来较低,所以很多人发微信消息已经不再总结语言,而是非常琐碎地写,几个字发一条,甚至连续十几条消息总结起来不过一句话。因为这个习惯,多少人的语言组织能力下降了,变得完全碎片化。由于部分消息没啥价值,因此不会认真看每一条,时间长了连多条聊天记录都不会仔细看,尤其是某些聊天记录里包含了非常重要的信息都会被忽略。有一次我正在忙,结果手机连着来了十几条微信,都是同一个朋友(下称朋友A)发的,手机震动的闹心了我才拿出来看。后来在其他一些朋友这也出现了这种情况,比如朋友B。这样聊天的时候,我真的扛不住,太闹心。

今年1月份,借着戒手机,我也就把微信停用了。微信冻结之前,我曾发朋友圈表示自己将不再使用微信。后来冻结了微信,他人也无法再看到自己朋友圈发过的内容,好友打开我的朋友圈时提示“该朋友尚未启用朋友圈”。可能有一些好友没看到我的这条内容,可能有些人看到我发了一百多字的内容根本没耐心看,所以后来有人问我为何不回TA的微信消息。有的人为了试探我是否在线,会用QQ电话、微信语音实时聊天来试探我。我比较反感这样的做法,又无可奈何。

在今年2月份开始我发现,有些人被这种聊天习惯影响,发送短信也会出现这种情况。朋友A给我发短信,有一次连续发9条,每条只有几个字或者十几个字。在我2月上旬打电话给朋友B时,朋友B在电话里质疑“如果有人有急事给你发个QQ或者微信,你怎么办?”我说如果是这样,就是主次不分,急事可以打电话,即使复杂,也可以通过电话解决。我发送短信给朋友B时,很不容易收到回复,发送QQ消息也是。戒手机恢复自己的一些能力后,打电话给他们,发现他们的语言组织能力减退的比我戒智能机之前还严重。

再说一下话费。曾经20元还有人觉得贵,一个月用掉50元都心疼。现在,每月使用的流量超标、连续续订多次流量加油包的情况在很多人身上都发生过,甚至月月发生。由于流量超标,用掉这么多话费,却很少有人心疼。为啥呢?恐怕就是手机依赖症导致的,宁可多花钱,也要压制自己的社交恐惧和手机焦虑。

我自己做了一个试验。1月份和2月份,我将手机套餐转成了无漫游的最低级别套餐。辽宁移动没有8元套餐,所以用的18元月租的,电话主叫0.19元/分,短信不订购短信包,看自己能发多少。1月份通话大概120分钟左右,2月份由于遇到被骗进传销,逃跑之前和上海这里的朋友联系太多,所以通话量大,不具有代表性,就不计算了。1月份发送短信50多条,话费45元左右。由于停用微信,所以通话量增加了一点,然而每个月话费却减少了三分之一。和真正的朋友之间,通过电话交流,友情更深了。尽管朋友B因为我戒掉微信而几乎不联系我。

对很多人来说,人和人之间已经无法用正常途径交流了,发个信息都没法组织语言去写,打个电话都没法正常去说,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觉得这社会吃枣药丸。

知乎上面有个回答很好,我们确实应该思考一下。

问:有没有比 QQ 更好用的即时通讯软件?

知乎用户卫斯理:大概什么软件都比不上你的通信录,抽空好好给朋友们打个电话吧。

随想随写,有点乱,还望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