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针对动物的防疫和检疫问题,制定了有关的法律法规。动物的养殖、运输、屠宰等,都有相应的检疫规定,检疫的流程也是一环扣一环。这是一个链条,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造成严重的后果。

非洲猪瘟之前从未在中国发生。病原体——非洲猪瘟病毒,如果想进入中国,需要一定的传播媒介。传播媒介是什么呢?专业名词叫:动物及动物产品。也有空气、水等。

如果是动物,到底是否必须是猪?其他动物可以传播吗?这个问题,我们要从可能传播的距离来说。非洲猪瘟的易感动物只有猪。其他动物没有可以因感染非洲猪瘟而发病的。虽然其他动物可以携带非洲猪瘟病毒,但是,非洲猪瘟病毒在传播过程中,如果没有在易感动物——也就是猪——的体内感染、扩繁,病毒会因外界环境的影响而在短时间内失去活性。因此,太远距离的传播,不可能排除掉通过猪或猪肉进行的传播方式。

根据所谓的“辟谣”平台果壳网的介绍,“2017年3月,俄罗斯远东地区伊尔库茨克州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此时疫情发生地距离我国大约1000 km左右”。根据这个距离判断,如果非洲猪瘟传播到中国,一定会以生猪或猪肉为媒介进行传播。

根据农业部发布的公告,我国首次发现非洲猪瘟,是2018年8月1日,发生于辽宁省沈阳市沈北新区。距离俄罗斯最近的省份,应当是黑龙江、内蒙古,但为何首次发生疫情的省份是辽宁呢?这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对于动物及动物产品,在出厂之前,需要进行检疫,称为“产地检疫”。经过检疫后,由检疫部门出具证明,才可以出厂运输。运输过程中,需进行“运输检疫”。到达屠宰场,需进行“宰前检疫”。屠宰后,需进行“宰后检疫”。运输到市场销售,需进行“市场检疫”。进、出口动物及动物产品,需进行进出口检疫。

这些检疫环节,都有非常明确的检疫检验标准,这个标准制定的非常严格,尤其是进出口检疫。从境外(也就是中国大陆之外)进口动物及动物产品,不仅要将可能传播的动物疾病拦截在外,而且防止中国大陆未发生的动物疾病传播到中国大陆。从境外进口动物时,需要在指定的隔离场隔离检疫,一般是2个月。在这2个月时间内,正常对动物进行饲养。不仅可以缓解长途运输造成的动物应激,使动物恢复身体,提升免疫力,而且可以对可能携带病原体(细菌、病毒等)但尚未发病的动物进行观察。这2个月时间内,如果检测出规定的疾病,直接淘汰。

非洲猪瘟病毒的潜伏期是5~15日。超过15日,被感染的猪必发病。

非洲猪瘟竟然能在中俄边境的一千多公里外,跨越靠近边境的黑龙江、内蒙古,而直达辽宁,在辽宁发病。如果是从俄罗斯进口的猪,如果在俄罗斯便感染了,俄罗斯方面应该首先检疫出感染,禁止出厂才对,即便俄罗斯方面没有检验出来,到达中俄边境后,在最长15天的潜伏期内,本应该在隔离场发病才对,怎么会跑到沈阳市沈北新区的养殖户家里发病?如果是进口的猪肉,本应该经过极其严格的进口检疫,那辽宁沈阳为何还发生了非洲猪瘟疫情?执法者到底有没有违法?

据辽宁电视台《新北方》节目报道,辽宁省锦州市黑山县某屠宰场,生产注胶猪肉,运输到辽宁省朝阳市进行销售。记者和警方跟踪多日,抓住了犯罪嫌疑人,并控制了该屠宰场。记者在屠宰场看到了一桶不明液体,呈墨绿色,屠宰场工作人员拒绝透露这是什么液体。本应驻场检疫的兽医,并不在屠宰场工作。

新闻上虽然最终没有透露这桶液体是什么,实际上非常明显,这是检疫印章使用的印泥。将印章浸上这个液体,在猪的胴体(也就是屠宰后的肉体)上滚动,便会在上面留下痕迹,这代表已经检疫合格,准予上市销售。

我们这那位卖豆腐的人说,检疫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他说的并不完全对,但并不是错误的。针对一部分疾病(如猪带绦虫病)的检疫,当然不能出问题,否则这些检疫人员会下岗的。但是,执法人员很多时候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钱到位,直接检疫通过。

所以,执法者违法,是相当可怕的。这种情况,在其他行业也有发生,甚至在掌握着我们国家命脉的地方都在发生。

我母校的老师说,2004年和2005年,动物卫生监督部门大量招聘人才,只要考核能通过,就会进去工作。这份工作,尽管工资不高,但相对清闲。

这么多年,只有2004年和2005年的招聘看重的是知识和技能。其他时间段的招聘,伴随的都是钱权交易。想进去工作,首先要准备20万现金送给有关人员,还要额外请客和打点,进去以后拿着每个月两千元多一点的工资混日子。难怪执法者会违法。

执法者违法,是一个敏感的政治问题,在此便不予过多叙述了。

在辽宁沈阳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之后,根据农业部公告显示(我就不逐个发布链接了,您可以去农业部网站查看),在江苏、浙江、安徽、黑龙江、内蒙古、吉林、辽宁省内其他地区、山西、云南、浙江、贵州、湖南都相继发生非洲猪瘟疫情。从这些公告,以及网上传播的新闻中,可以看出,这期间伴随着生猪的流通。因此,生猪流通是非洲猪瘟病毒传播的途径。上面我提到,动物进行运输,是需要进行检疫的,为何还会传播的如此迅速呢?

2018年10月27日,我带着母亲坐车前往地级市市区,给母亲购买一条棉裤。路上经过县界以北,看到路边有个手动三轮车,旁边立着手写的牌子:“动物防疫检疫”。坐在旁边的,明显是临时工,左胳膊上挂着红袖标,行为举止非常不专业。他们是否具有专业检疫的能力?还是仅仅查看一下检疫证明?我不得而知。

车继续走,经过省道的一个路口,看到路边立着牌子:“生猪运输车辆停车检查”。并且环卫工人正在路上铺草帘子。此处是十字路口,由于历史上出现过恶劣的交通事故,所以安放了红绿灯。等红灯期间,透过小客车车窗,我观察了一下这个草帘子,没发现石灰乳的痕迹,所以我猜测应该是混合了氢氧化钠,但工作人员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下午从市区回来,我看到这个牌子还立在这里,依然没有看到工作人员。

由于小客车车速过快,我没有拍摄到在县界以北的那处检查点。在省道的某十字路口等红灯时,我拍摄到了这个路口旁边立着的牌子。只有这个牌子,没看到工作人员。这里给大家看一下。为减小空间占用,图像画质已被压缩。

省道某十字路口处立着"生猪运输车辆停车检查"的牌子,没有工作人员

图:省道某十字路口处立着“生猪运输车辆停车检查”的牌子,没有工作人员(拍摄于2018年10月27日)

非洲猪瘟的蔓延,对生猪养殖业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最终受苦的,还是这些养殖户。猪的痛苦没有加重,也没有减轻,投胎为猪,本身就是业力深重。被扑杀的、死亡的猪,在官方公告中,只是一个冰冷的数字。但对于养殖户,这就是他们的家产,他们赖以生存的命脉。

我们这边有人说过一句话:打鱼卖虾不能养活家口。实际上,搞养殖也不能养活家口。因为他们可能今年赚钱,明年就赔钱。赚钱的时候,新闻上各种吹捧。赔钱的时候呢?新闻都哑巴了,不说话了。所以一些人只认为他们很赚钱。实际上,多数亲身经历者都有一个共同经历:赚的可能没有赔的多。

我们不应局限于一年这个有限的时间段进行观察。放眼看一下多年的情况,就会发现这个规律。举例来说,在同一年,养殖户A赚钱了,养殖户B赔钱了。第二年,新入行的养殖户C赚钱了,养殖户A赔钱了,养殖户B转行了。第三年,养殖户D赚钱了,养殖户A转行了,养殖户C赔钱了。新闻媒体只报道赚钱的信息;老百姓口口相传时包含了嫉妒及见不得别人好的心理,只传播养殖户赚钱的信息,并且进行蔑视。因此,给很多人带来的信息则是:养殖户赚钱了。实际上呢?“养殖户”是个空洞的概念,无法代表具体的所有养殖户个体。很多人看不到这背后的真相,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

说一个过去的事情。母亲小时候,外婆家的村子里,有一户人家,姓田,是村里的会计,因小时候因感染伤寒,导致肢体瘫痪。他娶的媳妇患有小儿麻痹,靠双手搬动双脚来走路。他家生养四个孩子,家境非常贫寒。村里流行养猪时,很多人家都砌猪圈养猪,田会计家却没法砌自己的猪圈,把猪寄养在邻居家。有一年,村里的猪闹瘟疫,浑身通红,很快就死了。母亲不懂这是什么病,村里的人也不懂,都把它称作“瘟疫”。实际上,根据母亲的描述,这个“瘟疫”便是“猪丹毒”,是一种危害极其严重的传染病。田会计邻居家的猪也死了,可是田会计家的猪,与这些猪生活在同一个猪圈里的,却一点儿事都没有,完全没有发病,活的好好的。

愿世界安好。

相关文章:《谈谈非洲猪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