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舅舅,名字叫阿福(化名),是外公的表弟的儿子。外公是独苗,有几个表弟。我的这个舅舅,便是排行老二的表弟的儿子。

当你看到这个消息,也许会吃惊:按我的年龄算,阿福的年龄应该不小了。确实是这样,他40多岁了。40多岁了为何才结婚?类似的消息,往往成为街头巷尾的谈资,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胡乱猜测。其实,阿福的婚事之所以推到这么晚,主要的原因有两个:家庭内部的问题、社会生活的巨大压力。

阿福的父亲,论辈分,是我的二姥爷。

二姥爷家里有2亩地。尽管我们在东北,但是,在我们省,3口之家有2亩地已经很多了。如果种玉米,按当前的物价和粮食价格,以及最近十年的气象条件,2亩地的毛收入不超过800元/年。

二姥爷读过九年书,还当过兵,会瓦匠活,在当时的年代,手艺人还是能靠手艺吃得起饭的。二姥姥很能张罗事:种菜,家里种了好几种菜,包括在火炕上席蒜苗;家里还盖了鸡房子养鸡。在当年,家里的日子红红火火,是当时全村乃至附近多个村子中最富有的人家。能过上这种富有日子的家庭,在如今的农村,都是相当罕见的。

然而,命运的改变出现在在阿福7岁还是9岁(记不清了)时的那年。

二姥姥喜欢抿纸牌。那时候,还没有出现扑克、麻将,人们的消遣靠抿纸牌和推牌九,赌资是玉米粒,不使用钱。二姥姥抿纸牌时,认识了郭老三(化名),并且与他相好了。郭老三也是个有家有室的人,但是还是与二姥姥搞破鞋。他们经常一起抿纸牌,二姥姥还跟郭老三去钓鱼。自己家种菜、养鸡也不上心了。二姥姥和郭老三半夜抿完纸牌,二姥姥就带郭老三回家抓鸡房子里面的鸡,拿去给郭老三炖鸡肉。天天抓、天天炖鸡肉,好好的鸡房子就这样黄了。

二姥爷和二姥姥于是离婚了。

郭老三的媳妇,没有娘家。从小父母便已双亡,嫁给郭老三后有个比较安定的日子。但郭老三也因此事离婚,郭老三的媳妇离开后,便去各个兄弟姐妹(叔伯兄弟姐妹、姑舅兄弟姐妹)家里轮流去住。但这样并不是长久之计,总算又走了一家。结果新找的男人后来去世了。

二姥爷后面又找了多个女人,都没有生活长久。有的女人把他手里的积蓄骗到手便消失于江湖。二姥爷是个手艺人,但是由于年龄的增长,和社会状况的变化,他已经无法养活自己了。在他年过六旬之后,没有体力再干瓦匠了。二姥姥尽管在离婚后嫁给了郭老三,但郭老三的子女对她并不好。如今,郭老三的子女将郭老三接走了,把村里那个破房子留给二姥姥在那里住。

阿福学习不错,上小学时因这些家庭原因,父母都无暇照顾他,只有他的奶奶经常给他送一些吃饭钱。阿福也因家庭原因,没有完成学业。

这么多年,他到处打工。现在的工作,是在遥远的新疆开车。如今的长途货车司机,一个月的工资还是很高的,能达到4000多元。阿福现在便是拿着4000多的工资。4000多的工资,对于欲望低的人来说,基本上可以养活自己,但阿福面临着结婚的问题。

结婚的一个重要条件是买房。在现在这个劫贫济富、物欲横流的社会,买房是一个极其巨大的压力,压的多少人喘不过气,他们自己的窝需要耗尽他们父母一辈子的积蓄、再提前透支他们自己大半辈子的积蓄才能买下。当他们的子女将来需要买房时,还要继续进行着这个恶性循环。

结婚,不只是爱情的考验,也是财力物力、家庭背景的考验。

阿福年轻时败在了财力物力、家庭背景的考验上。也许每一对新人结婚,都想让家里、尤其是男方的家里拿出一些钱。但阿福的家里出不了这笔钱。阿福的年龄越来越大,但因为没有靠山、没有背景,阿福到处打工、拼命攒钱,攒了几十年。他沦为这个社会的奴隶,怀着极低的欲望,攒下了这笔血汗钱。终于,靠他一个人的努力,在奔50岁的时候,买了房子。房子多大?我目前还不知道。但我推测,面积应该不大,毕竟不像20多岁的年轻人那样有着那么大的欲望。

结婚不是生活的终点,更大的考验在婚后的生活中。不过,经历过如此苛刻的生活的磨砺,面对未来未知的生活,会有足够的毅力,及面对的勇气。

阿福挺过来了。但他只是无数同类人群中的一个而已,其他同类人的命运,又是什么样呢?最好的时候又能是什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