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件

前天(2019年1月3日)上午,我家下院邻居夏某的爱人丁某,来我家找我咨询宽带办理问题。

他们家过去是村里的暴发户,因此有两套房子,按可供行走的路线计算,相距两百多米,隔一条河。按照村中的路,大概呈现一个270度的角,转弯处便是中国网通(现已归属联通管辖)的宽带设备房。这个宽带设备房,几年前已经扩容,可以安装大概20户左右的联通宽带。

夏某的家里把宽带安装到了河对岸的房子,固话也安装在那里。夏某多年前患脑血栓,行动不便,近两年病情加重,几乎丧失行动能力,住在河对岸,推轮椅等相当不便,因为夏天的时候需要从河水里面走。因此,夏某和丁某在两个多月前迁移到我家下院这里的房子居住。

背景交代完毕,现在来说正事。他家的宽带是联通的,办理宽带被迫捆绑了1张联通手机卡(必须是新号码),由丁某使用,套餐是66C套餐,内含本地通话+省内流量(联通按工信部要求,流量已变更为国内流量,通话还是本地通话、但国内接听免费,国内漫游拨打电话按漫游价格计算,不含港澳台)。丁某去县城里面的联通营业厅交费时,被推销办理了上网卡(我看了一下她手机短信的记录,这张卡是腾讯大王卡,腾讯大王卡可由联通营业厅开卡),两张联通卡放在了由其大女儿(已远嫁西安)给她购买的智能手机里面。

问题出在哪呢?我们村,距离县城大概2.7公里。县城里面在2017年时覆盖了联通4G和联通3G信号,但是我们村却迟迟没有覆盖,至今也没有联通4G和联通3G信号,只有GSM、GRPS、EDGE信号。因此,丁某的两张卡,只能通话,无法正常上网。

于是,丁某想将宽带迁移到我家下院这里。她问了县城里面的联通代理点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丁某家里的宽带迁移过来需要600元;同时固话必须迁移,固话迁移手续费100元。丁某想将固话拆机,联通工作人员说,固话不可拆机,办理联通宽带必须使用固话。

夏某家的存款,既给大女儿在西安开个体店,又托关系花了20万给二女儿买了一个三甲医院护士的工作,因此目前夏某家花钱斤斤计较。联通的宽带价格既然他们不想承受,便来问我家的宽带是怎么办理的。

我家的宽带,是2018年5月,中国移动在村中挖坑立柱,全面覆盖光纤(全村所有人家都能安装,除非某户单独处于特殊位置,不值得仅给这一户立杆)后,参加活动办理的。机主手机号码月消费58元,或全家(最多6人)手机号码月消费总和超过68元,便可免费使用100M带宽的移动宽带2年,机主手机号码每个月赠送20G国内流量。两年后,如果活动未终止,则可以续约,或参加新的活动。

前面已经提到,丁某的手机号码中,一张是曾经办理联通宽带时,被迫捆绑的联通新号码;还有一张是联通营业厅给她推销的上网卡,两张卡均为联通号码;夏某的手机号码是n年前中国联通大面积宣传低辐射的CDMA时购买的133号码,后来联通把CDMA所有业务卖给了中国电信,夏某的手机号码也便被一起卖到了中国电信。他们两个人的号码没有移动号码,所以无法办理中国移动的宽带。

我建议丁某办理联通宽带,480元(原价600元)包年的联通4M宽带在2017年已经升级到联通20M光纤。但迁移费700元让丁某难以接受。由于我们全县都没有电信宽带,因此无法办理电信宽带。我于是建议丁某前往市联通总公司办理携号转网,将号码转移到中国移动,再办理移动宽带。

为何让她去市联通总公司办理携号转网呢?因为县级营业厅权限不足,仅能新开手机号码、新装固话、新装宽带,其他业务一概无权限办理。如需办理其他业务,只能前往市联通总公司办理。不过有一个途径,可以强迫市联通总公司将营业员的工号、密码临时交给县级营业厅,县级营业厅工作人员登录市联通总公司营业员的工号、密码办理业务,这个途径就是工信部投诉。当然这是非常极端、暴力的方法,不建议尝试,否则会被营业员骂,他们也会被扣工资。得饶人处且饶人。

但对于这一切完全不懂的夏某和丁某,自然不知道该如何办理。随后,我使用丁某的手机,用卡1给我的手机打电话,看到了号码(丁某不记得她的两个号码),利用这个号码+短信验证码,使用我的智能手机上面的联通手机营业厅,登录了丁某的66C那张卡的账户,看到联通在今年1月1日给承诺最低消费49元的老客户赠送了300分钟本地拨打本地的通话和3G国内流量,因此即便丁某提出携号转网,联通这边也会以其号码有活动为由拒绝为其办理离网手续。

丁某数次提到想上网(女人的嘴絮叨),但由于联通没有4G和3G信号而无法上网,且宽带这条路已经不通。丁某非常无奈。

丁某还问我,她的上网卡,为何说停止服务了?我猜是欠费了,我想知道她这张卡的号码,但是由于丁某不记得她两张卡的号码,而且由于上网卡打不出电话,因此我无法获得号码。我拨打10010,但10010说,每月1日~3日,及4日8:00前,无法查询到话费余额信息。我于是继续翻看她的短信记录,确定了欠费这件事,大约已经欠费5元左右。我向丁某解释,这张卡已经欠费。丁某说,不应该啊,她上次交了100块钱呢。我问,几月份交的?丁某说,就这两个月的事情。我翻看短信记录,看到联通曾发给她的欠费短信,提到12月已经消费60元+,因此可以确定她的消费过高导致欠费。她说,这都是和夏楠(化名,也就是远嫁西安的大女儿)通话用的。

丁某问完这些问题以后,又说了一下想上网的问题(女人的嘴絮叨)。我总结性的说:如果不想换号,要么办理联通480元20M宽带,并且花费700元将宽带和固话迁移过来;要么,去市联通总公司将联通号码携号转网到中国移动,办理中国移动的宽带。

第二件

今天(2019年1月5日)下午,我家上院邻居刘某,拿手机来我家咨询问题。他的手机卡1给他媳妇谢某打电话能打通,卡2打不通,提示一串什么东西像英语似的。

刘某的卡1已经使用了几年,同样是办理联通宽带时被迫捆绑的新号码。刘某之前有个联通卡,由于信号差,打电话必须在院子里打,而且说话扯破嗓子喊。只要听到上院传出喊声,我就知道刘某在通电话,这已经成为一道风景。但是办理联通宽带时必须捆绑新号码,因此他将原来的联通号码销户了,使用捆绑的联通新号码。

刘某的卡2这几天才买,他说是在县里的联通营业厅买的,我怀疑还是腾讯王卡。由于目前腾讯大王卡已经在营业厅和联通手机营业厅、联通官网停办,因此刘某的这张新买的卡至于是腾讯地王卡还是腾讯天王卡,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让他用卡2给我打电话测试,发现可以打通。他用卡1给我打,也能打通。我猜测是谢某没有存刘某的新号码,并且误操作手机,设置了陌生号码拦截。于是我用我的号码给谢某打电话,发现可以打通。我用刘某的卡2给谢某打电话,提示:“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我认定,谢某将刘某的卡2号码拉入了黑名单。

我问谢某使用的什么手机。刘某说,和他的一样,都是华为的。我看了一下刘某的手机,确定是华为生产的荣耀畅玩系列手机。我以为系统应该是一样的界面,于是教刘某如何找到骚扰拦截页面,并将自己的号码移出黑名单。我操作了大概5次,刘某记住了,便回家了。

大概过了5分钟,刘某又来了,并将谢某的手机拿来了。他说,他还是不会操作,找不到这个地方。我拿过来看,发现骚扰拦截的位置确实不一样。

这时刘某用卡2给谢某打电话,谢某的手机弹出了“新拦截”通知栏通知。我找到了谢某手机的骚扰拦截页面,发现确实是谢某拉黑了刘某的卡2号码。我发现,谢某已经在手机通讯录存储了刘某的卡2号码,骚扰拦截页面只有一个号码:~刘××(刘某的名字)。这个到底是如何拉黑的呢?怎么会将自己老公的两个号码的其中一个拉入黑名单呢?刘某解释,谢某不会用,估计是瞎弄的。

不会用智能机,瞎弄,将自己丈夫的两个号码的其中一个拉入黑名单,闹出了一个大笑话。

刘某又问: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为啥手机上写的“未接通”呢,不是已经打通了么?我说:我没有接,所以上面写着未接通。

总结

丁某、夏某已经年过六旬,刘某、谢某已经年过五旬,他们不会用智能手机,只能使用手机的基本功能。刘某、丁某比谢某、夏某会的多一点:会微信聊天,不会用微信的其他功能;能用智能手机正常接打电话。同时,他们对宽带、手机的所有业务一窍不通。没错,他们确实用上了智能机。但用上了,不等于真的会用。

不会用智能手机的人,拿着手机乱按的结果我非常清楚,因为我也给我的母亲买了智能手机。我母亲使用智能手机只会接电话,对于打电话她只会打短号(亲情网短号),对于11位的手机号码她都按不全。而且拨打短号时,经常按错,比如将559(我的短号)按成55、59、5559、5599等错误的号码,并拨出。自然会被提示空号。

不会用智能手机的人,看着智能手机新鲜,晚辈也愿意让长辈用上智能手机。不过,长辈们用上了才知道有多困难,但子女反而不理解为何长辈迟迟学不会。其实刘某已经来咨询我很多次手机的问题,我今天在文章里叙述的只是最近发生的一件而已。我自己母亲的情况我也非常清楚。

另外,联通的网络覆盖真成问题。2019年了,全县只有县城覆盖了联通4G和联通3G信号,其他所有范围都没有覆盖联通4G和联通3G信号,只覆盖了联通2G信号。我在2019年1月4日新买了一张联通手机卡,便遇到了联通新政策与网络覆盖的矛盾,这个问题我会在后面的文章中提到。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