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前面的文章中,我用流水账的形式大概叙述了高考之前的一点点求学经历。这种流水账式的叙述,便是人们交流时常谈的。它们背后的事情,极少有人关心,甚至我们的父母,都对这些事情选择性失明。

我们出生于哪里、出生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外界环境、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决定着绝大多数人一辈子的人生走向,决定着绝大多数人一辈子的性格和人格发展。

每个人从出生,到成年,每个阶段的经历,都与自身的性格、人格紧密相关。每个阶段的经历,主要来自于家庭,其次来自于自身所涉及的外界社会环境。来自于家庭的经历,决定的性格和人格,又会极大影响自身在外界社会环境中的为人处世能力,以及与他人的社会关系。

每个人出生的地方及其外界环境,决定着一个人的眼界和思维局限。很多人以为这是宿命论,甚至非常狂妄的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欲灭我我灭天”。BBC纪录片《56up》,对此有深刻的描述。

这一切是自己能选择的吗?我们出生于哪里、出生的地方是什么样的外界环境、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是累生累世的业力所牵。可以说,这是累生累世的个人造化所选择的,但那都是前生前世的事情了。今生我们有权利去认识、改变这一切。改变,难如上青天。但认识这一切,却同样很难。

(2)

在这个世界上,有的人幸福,有的人假装幸福。幸福的人在大肆炫耀,假装幸福的人在自我麻痹,甚至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麻痹自己。

我们所受的教育、接触的任何文字,都在说:“你出生于幸福的家庭,有幸福的生活,有爱你的父母,……”。这一切,都被写入潜意识,形成一种自我麻痹。我们经历的所有事情,都会被认为是个人的问题,被麻痹的潜意识似乎在告诉我们:“你没有资格抱怨,你是幸福的,我告诉你你是幸福的,记住你是幸福的,我不允许你思考,别他妈的认为你经历过不幸。”

幸福的人,掌握着话语权,他们不相信不幸的存在。这种不相信,有两个原因:第一,他们从没有经历过;第二,他们从情感上认为不可能有人不如他们。假装幸福的人,被掌握着话语权的人说出的话所蒙蔽,由于他们成长过程的经历导致他们命运的凄凉,即便认识到了这一点,他们也没法发出自己的声音。

幸福的人,看待他人,总是忽略外在环境的因素,将一切都定性为他人个人的问题。“某个人脾气暴躁,我似乎也没得罪他啊”;“某个人性格不好,我看不懂他”;“某个人没考上某个重点学校,就是他缺乏努力”;“某个人……”

假装幸福的人,在这样的环境下,也真的认为这就是自己的问题,与他人无关。与这一切有关的人,尽可能撇清关系,认为与自己无关。与这一切有关的人,本身也可能认识不到这一点,确实认为与自己无关。

(3)

假装幸福的人,疯狂的做着美梦,梦想着能突破这一切的禁锢,靠自身的努力飞黄腾达。

鲁迅先生曾说:“人生最痛苦的是梦醒了无路可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以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有时候,认识到了这一切的不幸,却不知道如何让自己好起来。外界对自己的伤害和禁锢自己认识不到,试图改善自己不好的性格、不好的境遇却找不到合适的参照。

我的梦醒了。

我的梦醒于2017年10月。

(4)

2017年9月,我发现自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身体出现了一些变化。我想起了我读研期间的同学,但联系不上她。在我读研期间,当遇到这个同学的时候,经常互相发发牢骚,缓解一下心中的苦闷。我知道,我要独自面对自己,越是这时候,越是不能依赖别人。

经过心理诊断,我患上了轻度抑郁。抑郁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童年的经历。诊断报告让我目瞪口呆,把被掩盖的事实全部揭露了出来。

半年以后,我终于从歇斯底里的状态中缓解了,症状有明显的改善。我开始回忆过去还记得的一切,我终于明白,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下,我必须从源头扶起来。

当我终于认识到这一切,心中烦闷之时想找好朋友诉说一下,却听到他们不理解的声音。我意识到,好朋友也不会理解我,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一切,他们也不愿意相信有这一切。于是,我和他们几乎断绝了联系。即便有联系,也不会去说这些事。当抑郁情绪再次发作时,我尽可能避免将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别人。我害怕这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还好从来没有。

2018年夏天,我回了家。我在家里寻找这一切的痕迹。三十年了,一切都没变。鲁迅先生曾说:“做奴隶虽然不幸,但并不可怕,因为知道挣扎,毕竟还有挣脱的希望;若是从奴隶生活中寻出美来,赞叹、陶醉,就是万劫不复的奴才了。”我终于有勇气站起来,捍卫自己的尊严。这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我终于特别认可《分离与告别》中的一句话:“人的一生,是童年经历的不断轮回。”

同时,我要知道,到底是多大的业障,才让我遇到这一切。我还要知道,我到底如何才能解脱,我不想再把这些伤害传给未来会遇到的人,以及未来出现的下一代。

人生过去的三十年,我经历的不幸多于幸福。不幸一半发生在家庭,一半发生在其他的社会关系上面。认识到这些,让我撕下了自己内心中的最后一层伪装,彻底放下了那变态的自尊。酝酿了几个月的时间,我终于有勇气顶着无数的压力来说出这一切。

这一切的源头在家庭。那我就从我的家庭开始谈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