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爷爷那不好的性格,传给四个子女,影响他们的一生,以及他们对后代人的教育和抚养方式。性格遗传下去了,但身体状况却没有遗传。我的爷爷奶奶的四个孩子,身体都不好,远远比不上他们的父亲。不过,尽管不好,也是有相对好坏之分的。

我的大爷,身高1米7。在家里承包的山上,造过果,后面造了榛子。目前,大爷家的收入靠卖一点梨,以及卖几千斤榛子来维持。前几年,大爷累出了肺气肿,爷爷奶奶拿了两万块钱,大爷自己拿了一些钱,住院治疗。现在体力越来越差。大爷是这几个孩子中身体最好的,但还是远远比不上爷爷。

我的叔叔,身高162cm,身体状况比我大爷差得远。大概是2000年,叔叔在上厕所路上晕倒。去医院后,检查出了胸腔积液,先后从胸腔中抽取积液共超过1800毫升(如果一次性抽出,会引起胸腔压力突然减小,导致人死亡)。这么多年,叔叔仅靠奔走于各个私人粮库来谋生,没法出去打工。

(2)

我的父亲,身高162cm,身体状况是几个兄弟姐妹中最差的。

父亲在3岁那年,患上了病。去了县医院,医生经过一系列诊断后,做出了无法治疗的诊断结果,医院不予治疗,让爷爷奶奶抱他回家。

那时候医院实行定向治疗,哪个地方的户口,只能去对应地方的医院治疗。即便去了其他医院,也会被拒诊。然而,可悲的是,当年已经存在医疗水平不均的情况,城市里面的医院治疗水平很先进,但仅针对工人或定向企业职工及其家属进行诊疗。县域地区的医院治疗水平落后,但人们无从选择,只能去对口的医院治疗。

随后,有一位中医进入了爷爷奶奶的视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他们把他们的二儿子抱到了这位中医的家里。这位中医,对我父亲进行了针灸治疗。很快便痊愈了。

然而,父亲的身体却一直不好。父亲年纪轻轻时便患有肾结石,并且经常患有无法彻底确诊的疾病,身体虚弱。那个时代,学校的课业不繁重,农村家庭的子女都是要下地干活的。上山砍柴、采野菜等,子女都是要参加的。据村里的老村民讲述,爷爷奶奶和其他子女出去干活时,父亲便在家躺着。奶奶天天给他熬中药,从小吃到大。

(3)

母亲的家庭,我在《外婆的葬礼》系列连载中提到了,不过关于家庭成员性格这一块,截止目前,我还没有详细去写。在此我大概叙述一下,更详细的情况我会在《外婆的葬礼》接下来的章节中讲述。

外婆的性格,与我爷爷类似。外婆心里想什么,想让别人怎么做,她却并不说。但是,如果家人没有按照她没有说出来的想法去做,外婆就会用语言和肢体暴力攻击他们。外婆我爷爷不同的一点是,外婆在外面和别人打交道时,并不像爷爷那样没准主意。

爷爷对子女的控制,主要靠言语的呵斥。外婆最子女的控制,主要靠唠唠叨叨和殴打。

外婆瞧不起外公,因为外公一直以来都是体弱多病。生产队时期,家里人都去公社劳动,外公总是买药、吃药。曾经外公的父亲特别能干,但58岁去世以后,外婆就再也没瞧得起外公。

母亲从小便被外婆打骂,这在《外婆的葬礼》中已有叙述。母亲童年受到伤害,导致性格扭曲,可是不光如此,外婆却把整个一家六个孩子中的五个,都培养出了唠叨、自以为是、控制欲极其强、脾气暴躁、不考虑他人感受、有理不饶人……等等这些性格。尤其是外婆的三个女儿,这些性格表现的极其强烈,最严重的是我老姨,其次是我母亲和大姨。

(4)

爷爷奶奶来到了东北这边,在公社大食堂干过活,自己种过烟,种玉米,卖菜等,攒了一些钱。公社解体、生产队青年点解散后,他们买下了青年点曾经的趟房。房子后面是山,爷爷便用䦆头一点一点开了山,买了果树,栽种上了苹果、樱桃、酸梅(即灯笼果)等。爷爷的身体状况相当好,七十多岁时还能单手抱住100斤的麻袋,以至于去世当天还在干活,晚上突发疾病后,全村人对他的去世都很震惊。

爷爷奶奶与我的四姥爷(我姥爷的亲叔伯兄弟)家里关系很好。那时候,四姥爷家住在青年点旁边,他们属于邻居关系。四姥爷家盖房子缺钱,奶奶直接给了他们家200块钱。那时候的200块钱,如果按盖房子的成本来算,合现在至少8万块。奶奶这样做的目的,是看上了四姥姥的老妹妹,希望他们能把她介绍给我的父亲。

四姥爷对爷爷他们家的了解很深。当时村中其他人家都互相了解的比较多,更何况是邻居。结果,四姥爷领了这200块钱的恩,却并没有把四姥姥的老妹妹介绍给我父亲,而是介绍了别人。

第一个被介绍的女孩,认为父亲从小体弱多病,从小到大都不能干活,更何况以后,因此不同意与父亲见面。后来嫁给了一户王姓家庭。

第二个被介绍的女孩,以同样的理由拒绝,后来嫁给了我的一个远房舅舅(我外公姑姑的孙子)。她的姐姐家前些年搬到我家上院,成为我家的邻居。

第三个被介绍的女孩,答应了。两个人见面后,一起去市区买了几件衣服。然后,他们在市区里面吃了顿饭。吃饭他们点的是水饺。父亲这个人,与自己亲近的人在一起时,做事只顾自己,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甚至让别人受委屈也要满足自己。这从吃饭上面都表现出来了。当时,点的水饺多数都让父亲自己吃了,对这个女孩不管不问。回来后,这个女孩跟家里说了这事,认为不能与这样的人相处甚至结婚。然后把衣服给送了回来。这些衣服后来给我姑姑穿了。

第四个被介绍的女孩,就是我的母亲。

(5)

外婆家庭里的表现,和爷爷家庭里的表现一样,在外人面前特别会装,外人甚至看不出这里面的不和谐因素。但是回到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原形毕露。

在这里,我仅仅大概的讲述这部分背景,这部分内容的具体细节,我会在《外婆的葬礼》接下来的章节中进行叙述。

外婆从小就没看上母亲。甚至从面相上都能表现出来。母亲小时候,家里来了会算命的人。那个人一句道破:“你是一直没看上二丫头啊,你最稀罕的是老小啊,从你的面相上都能看出来。什么活都是二丫头的,好吃的好喝的都给老小,你的小丫头。”外婆听了这话,不耐烦的去了外屋。

外婆曾对母亲说:我让你20岁就嫁汉子,不要以为你能像你大姐那样25岁大姑娘才结婚。当四姥爷去外婆家提出介绍对象,而且对方还是高中毕业,外婆喜出望外。在听闻父亲的情况后,母亲拒绝见面。

但外婆急于把她的二女儿嫁出去,强拉着母亲到我们村和我父亲见面。就在那天,一向准时的小客车,却意外地晚点,在外面车站等了两个多小时都不见车的踪影。母亲往回跑,被外婆强硬的拉扯过来,后面,晚点两个多小时的小客车来了,她被带到我们村来见面。

回家后,母亲对外婆说,不同意。原因:一是我父亲个子矮,身体不好,体弱多病,以后不能干活;二是这个村子不通车(直到今天都不通车),地方偏僻。然后母亲就和村里的一个姑娘去生产队铲地去了。

四姥爷随后赶到了外婆家提亲。外婆没有顾及母亲的感受,答应了这门婚事。母亲回到家,听说外婆已经答应了这门婚事,母亲非常生气。外婆说:“人家家好、人好,就是个矮点,你给你四叔个台阶下!”事情传出去后,村里就口口相传,××(母亲的小名)处对象了,高中毕业,好像很风光。母亲被逼无奈,嫁过来了。

父母就是这样相识、结婚的。

母亲嫁过来时,四姥爷的妈,把四姥爷大骂一顿:“人家给你200块钱盖房子,你就给他介绍对象,你丧良心不?那可是你侄女啊!这胎带来就有病,小个不大点,这么多年你也没看看他能干活吗,你不是让人家来遭罪来了吗?你良心上过得下去吗?……”;我村的老关太太(2019年3月22日晚去世,60多岁)的表妯娌对我母亲说过:“你来村里的那一天,我就断定是来遭罪的,村里的这些都是摸着头顶长大的,谁不知道谁。”;我的大娘(我大爷的媳妇,后来成为前妻)对我母亲说:“你家那××(我父亲的小名),错的事硬要昧着良心说成是对的,这可够你呛啊。”……

6年后,我出生在了这个家庭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