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1日15:48,我申请注销个人微信公众号“林海草原”(微信号:lhcy_info)。8月18日,“林海草原”公众号的管理员——我之前的个人微信,收到了“确认注销”的对话框,给我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我点击了“确认”。这个微信公众号四年的历史,就此结束。

2013年1月12日,我用上了人生中第一部智能手机。那是我用奖学金买的,参加的是移动的存话费送手机活动。也就是那一天,我用上了微信,这个身边很多人早已开始玩的软件。2013年3月18日,我创建了这个微信公众号。当初完全是出于好奇,而且创建也是极其简单:申请个人微信公众号,只需要填写一些资料,上传身份证正反面和手持身份证正面照片,等待审核通过即可。在里面可以发送文字,图文并茂的文章。

那时候是一个微信公众号发展的大好时机。那时候个人和企业的微信公众号数量稀少,其中大多数公众号都能发布出非常精华的内容,满足用户碎片化的阅读需要。那时候公众号数量稀少的原因,个人认为是微信用户的使用习惯尚未培养出来,微信尚未隐藏“退出”菜单,用户用完就退出微信,在微信上的停留时间短,用户的阅读习惯仍然停留在电子书、纸质书、实体报纸等其他媒介之上。

微信公众号似乎在2015年后便大量出现。这时候很多人已经离不开微信,将微信作为第一甚至唯一的通讯工具,甚至一切事情都只在微信中解决,阅读也不例外。根据2017年8月网络上公布的数据显示,现在微信公众号数量已经超过2000W。然而上面的内容质量却大不如从前,抄袭、谣言、软文、广告,充斥着无数微信用户的聊天窗口,浪费着用户真金白银购买的流量。现在,我敢说,有很多微信用户关注的微信公众号数量超出了他们的阅读能力,即使每天不干别的只看他们关注的公众号,一天的时间都看不完当天更新的所有内容。另外,微信公众号上的内容含金量越来越低,对于很多内容而言,浏览、阅读只会无形中消耗大量的时间,却收获不到想要的知识。

为了让用户尽可能将自己所有的时间停留在微信上,腾讯在公众号中加入了很多新元素,试图让公众号渗透到各个领域,包括最敏感的金融业务类。手机屏幕越来越大,配置越来越高,尽管微信吃配置是非常牛B的,但也阻止不了用户对其的依赖。宁可花更多的钱买更高配置的手机,也不愿意舍弃一个早已背离初衷的微信。传统的网站访问量越来越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靠手机来消磨自己的青春和岁月。尤其是对于老年和即将步入老年的人群,过去除了吃饭睡觉,就在街上散步,和邻居聊天,出去跳广场舞、扭秧歌,现在呢?在家玩手机。当老年人已学会使用微信,开始用微信公众号上面乱七八糟的文章麻痹自己之时,年轻人已有很多人试图跳出微信制造的囚笼。我的微信公众号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逐渐停止维护的。

2010年我开始建立个人博客,随后几经风雨,开了、倒下;再开,再倒下。互联网不稳定的局面,虚拟主机质量参差不齐,虽然每年维护的花费不过一两百元,但实际存在的情况造成个人博主维护博客的隐性成本增加。微信公众号这种发布方式不能不吸引很多人前来使用。

2013年,我写的文章还是会被好友分享到朋友圈的。我的朋友看了我的文章,还是会使用个人微信聊天窗口和我聊天互动的。原因就是我前面写的,那时候用户量稀少。至少很多人还是可以用娱乐的时间看完他们关注的内容。

而后来,我也关注了很多公众号,被智能手机和碎片化的互联网改变的我,基本已经丧失了写作能力,没有耐心写出高质量的文章。伴随着前面提到的状况,看着微信公众号后台的统计数据,即使我花费足够的时间写出发自肺腑的文字,阅读量也是寥寥无几,更别提别人会分享我的文章。因为,此时开始,太多的人没有足够的耐心阅读一篇长文了,对于总是发长文的我,让人看到新消息就能猜测到这又是一篇没有娱乐性的长文,于是就没有人再去打开了。

微信公众号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缺乏互动。虽然2014年12月下旬微信公众号开通了评论功能,但仅限于长期发布原创内容的公众号使用。长期发布原创内容,没有经历过的人不会知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原创,在公众号中的意义,是抢在别的公众号前面发布内容,并不代表一定是维护者的原创,只要没有别的公众号发布过就可以。尽管如此,这还是需要公众号维护者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无所不用其极,甚至从微信之外的其他渠道盗用各种资源,充斥在自己的公众号中,才有机会开通评论功能。

这种恶劣的现实情况,对于我这种仅靠情怀和可怜的文采来维护的公众号来说,是一个噩梦。我做不到每天发布新的内容,同时,我的情怀告诉我,我不会去复制其他很多公众号的路子,花费大量的时间去维护一个对自己的精神层面毫无价值的公众号。

另外,微信公众号的传播方式局限于微信。虽然,公众号中的每条图文消息均有一个对应的网址,可以使用微信将其分享到外部,但局限性依然明显。

首先,从维护者的层面看。当一条图文消息创建后,在公众号管理后台即可看到对应的网址,可以利用微博等其他途径将内容向外扩散。然而取得了网址,在电脑上阅读,或者手机浏览器中阅读,呈现出一种阅后即焚的态势——除非里面的内容恰好抓住了当时用户的关注点,否则,信息过载时代,这条内容便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的干干净净。

其次,从用户的角度看。用户必须在手机上使用微信接收对应的消息。用户可以将其分享至聊天窗口和朋友圈,这种锁链状的分享反而不利于内容的传播,更极少有人懂得如何查看对应的网址,以分享到其他平台。我遇到很多的人,他们都告诉我,这个在微信上,我只能发微信给你,我无法将里面包含的其他平台的消息提取出来,但他们试图让我帮忙提取这些东西,却只知道将其用微信分享给我。用户看到对他来说喜欢阅读的内容,会将其收藏在微信收藏夹中。可是,自己检查下你自己的微信,收藏夹中是不是收藏了自己很多天都读不完的内容呢?这些东西又有多少自己事后反复阅读的呢?

另外,从微信对公众号设置的限制来看。很多个人独立博客,会将自己文章中提到的一些内容设置为超级链接,不仅证明了自己所说的内容具有真实性,而且具有丰富内容和提升内容价值的作用。但微信公众号中,用户无法设置除本公众号或微信平台之外的超级链接。大量的公众号为了让用户看到其他平台的内容,只能将对应的链接添加到“阅读原文”中,非常不利于内容的传播,与分享背道而驰。

当这些状况使我对公众号的好奇心和热情逐渐消退,于是,我在2016年底,还是选择花钱去开通个人独立博客。在这个手机使用超过电脑的时代,虽然我的博客界面适配了移动终端,但是也不会有多少人再去阅读一个个独立的博客了。能够阅读的,也不会像过去那样仔细阅读,并在博客下面的评论框中细心写评论了。维护博客,终究还是需要足够的情怀。这种情怀不被大多数人理解。那为啥尽管可能一个月才写一篇博文,却要每年花费一两百元去维护呢?因为独立博客不依附于任何商业化的环境,是一个纯洁的、纯粹的平台,没有任何杂质,没有任何干扰。这里可以让我静静地写、静静地看,自己付出心血的文字,能被真正的有缘人看到。如果一个人能在这样一个远离微信的地方看到这些文字,证明了他并不像其他很多人那样浮躁,并不像很多人那样沉醉于杂乱的信息中不能自拔。

我早就想注销掉它,可是腾讯迟迟不对中国大陆的用户开通注销功能,直到2017年8月。这个月微信悄悄上线了注销功能,却被新闻抓住这个亮点。我一直以为只能注销个人微信号。当我想注销掉自己的个人微信号时,发现必须解除公众号管理权限才能注销,于是我想登录到公众号后台更改管理员,将管理权转让给我的新微信号。登录上去以后,居然发现公众号也可以注销,所以我就没有更改管理权限,而是将其申请注销了。

7天过后,经过手动确认,我的微信公众号正式注销。我不会过多怀念曾经在公众号中的投入和付出,就像微信重装之后聊天记录彻底消失也不会多么怀念那样。没有什么是永恒存在的,当人的生命走向终点时,世间的一切都将消失,微信上的这一点投入又有啥放不下的呢?

谨以此文纪念我那走过四年零五个月的微信公众号,2013.3.18—2017.8.18。它有了它最好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