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17年1月上旬,我开始治疗智能手机成瘾,靠戒断的方法进行,经过一个月有一定的效果。随后,我还给自己制定了智能手机使用要求社交软件使用要求,当时执行的也挺好。后期,我看自己已经基本没有了手机依赖症,就放松了对自己使用智能手机的限制,结果现在又上瘾了。失业后回家的一个月,由于抑郁症导致的不受主观意志力控制的焦虑,我靠不断地玩手机来缓解。虽然我玩手机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网上检索我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当停下手机,我还是焦虑。对于焦虑,虽然有多种方式缓解,然而我却使用了玩手机这种方式,我意识到这是错误的行为。在10月初,我付费在壹心理进行了手机依赖测试,结果显示我的手机依赖指数为82(最高为100),非常严重。综上,现在我不得不第二次进行智能手机成瘾治疗。

我有一部红米Note移动4G单卡高配版,一部家人淘汰的红米Note 1S双卡版,还有几个家人淘汰的手机,都被我拿来作备用机,在长途旅行过程中携带。我还有一部荣耀畅玩Note平板。所以我这里都快成手机市场了,有时候放下一部手机,就拿起另一部手机去玩,我似乎不知道自己在玩啥,玩一玩时间就过去了。

昨天,我收到了从网上买的铁皮带锁收纳盒,48元。这个铁盒我买的是加大号,长度约28cm,宽度约18cm,可以装下9.6寸的物品。我买它的目的是,将自己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锁在里面。昨晚,我便进行了戒断的初期试验。昨晚,戒断初期,我出现了严重的焦虑,总是做出寻找智能手机的行为。吃过晚饭后,我出去散步,通过散步的方式缓解了这种焦虑。

今天早上睡醒后,我又开始做出寻找智能手机的行为。但由于手机已经锁起来了,因此我就立刻起床。由于没有玩手机的时间浪费,我立刻就开始如厕、洗漱,看了一会儿书后,我就开始做饭了。这一切来的都很快,换做以往,我都会因为玩手机而拖延至少一个小时。

今天在Windows 7和XP虚拟机里尝试登录工商银行网银,但由于工行网银的加载项会导致IE 8崩溃,无法登录网银,我就打开铁盒拿出了智能机,使用手机银行完成了转账,然后卸载了手机银行。昨晚我在本博客发了一篇文章《给自己的网络账号做减法》,今天出现了社交性的焦虑:我急迫的想知道博客上有没有人阅读和评论。昨天那篇文章经过一点删改后我发在了QQ空间,我也急迫的想知道QQ空间有多少人关注了我的这篇文章。同时我需要查找一些资料。这些都通过电脑来完成的。

我害怕自己使用电脑因此患上电脑成瘾,然而电脑体积大,系统是Linux,如果不打开虚拟机的话,系统中最实用的软件也许就是浏览器了。电脑的使用成本比手机要高。如果自己有强烈的上网需要,此时用电脑有一些限制因素,比如wifi信号,系统需求等,同时电脑体积大,外出携带不方便,即使真的携带了,没有可用的wifi信号也是不行的。而手机则克服了这些缺点,成为了移动网吧。因此在家时,如果没有刚需,我则尽可能克制自己使用电脑缓解焦虑的欲望,使用其他方式排解,总是比克制智能手机要容易得多。

从明天开始,我开始进行为期两个月的戒断。戒断期间,我会控制自己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每周进行调整。一开始我制定的是:第一周开始,每天使用智能手机的时间不超过30分钟,以后每周允许增加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后期我觉得这种方式过于死板。我还是决定,除了类似于上面提到的手机银行问题,以及必要的情况下,我尽量不拿出智能手机。

什么是必要情况呢?对于我,及很多人来说,可能就是导航。对于有车一族来说,导航有限速提示,避免在限速路段超速。对于我来说,我只有自行车,还是普通自行车,不是赛车。在工作了一年的这个城市,大一点的街道我基本都走过,找寻一个地方时,事先在电脑浏览器登录高德查一下,然后按照对应的路线自己走就可以了。同时使自己恢复之前已经丧失的路线记忆能力。因此,除非出城,否则基本上是不需要导航的。

那微信呢?微信对于智能手机的依赖,是无法克服的问题。QQ可以直接在电脑上登录,微信则不可以。那微信怎么办?实际上,我在过去的文章中提到过类似的问题,主要的替代方法就是直接通电话。大部分微信好友都是有对方电话号码的。对于需要传送的东西,使用QQ或电子邮件来替代。那如果说“对方就是要求用微信怎么办?”或者“和对方联系只能使用微信怎么办?”根据我的经验,出现这种情况的一般都是联系渠道单一的,比如通过网络认识,只加了微信,没有电话号码等联系方式。这时候,除了通过最初认识对方的渠道联系之外,短时间拿出智能机,控制自己只使用微信就可以了。如果这时候还是控制不住使用智能手机的其他功能,那就是戒断失败了。

在网上看到过一些人对于这种做法的质疑。有人说“现在连路边摆摊的大爷都支持微信支付了,还有什么理由不去使用?”或者“现在到处都支持支付宝付款,还有必要带现金吗?”或者“现在到处都是扫码参加活动了,balabala……”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不认可这些话语中的“到处都是”,至少我在一线城市、二线城市、四线城市和五线城市(均为地级市)看到的都不至于“到处都是”。虽然在这个信息化时代,新的支付和信息传输方式给我们提供了新的途径,但这不会替代原来的方式,比如现金交易。而且,虽然有了以智能手机+移动网络+手机APP+APP服务商综合起来实现的新的途径,但这不是你我对智能手机成瘾的理由!

对于两个月戒断期结束后,我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再次成瘾,我做过一些思考。仅仅控制自己使用智能手机是不够的,外界条件也一定要克服。我自己意识到的这些“外界条件”,在壹心理的测试报告中也提到了。

外界条件,主要指运营商提供的业务。现在很多运营商,包括国有的三大运营商,和部分虚拟运营商,都提供了大流量服务,每个月几十元甚至上百元,就可以使用几十个G的超大流量。我老家有个移动的CPE,我做过测试,每天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联网使用,每天用手持设备和电视盒子看电视剧或电影,有时在网上下载一些大文件,一个月也就使用了40~50G之间。而目前运营商对于手机流量套餐,已经可以提供该数值之一半甚至更多的流量,而且流量花费不超过百元。且运营商以及相应的合作商对用户进行不断的引诱和刺激,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难以摆脱的诱惑。对于戒断期结束后,能否再次成瘾,与此也有很大的关联。

我有一个移动的流量卡,合约期在2018年1月底截止。那时,我一定要去移动公司注销掉这张流量卡。而主要使用的号码,里面每月只提供100M国内流量,有一张卡还有924M的省内流量(截止日期是2018年6月底),这个号码插在非智能机里不拿出来就好了。在非智能手机里的这张卡,存储了上百个电话号码。如果插在智能手机里,光是导入电话号码就让人头疼,因为新款的智能机操作系统不会默认显示SIM卡里的手机号码。这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控制了。除非真的用上了导航,再换卡也不迟。那如果不可控制自己呢?那就说明戒断失败了呗。

对于治疗智能手机成瘾的行为,我相信会得到大部分人的理解和支持的,但就是会有人不理解,甚至诽谤。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得到所有人的认可。因为人的一个本性就是,会对自己的不合理行为找借口。比如前面提到的,可以微信支付、支付宝支付,就必须使用智能手机。难道卖家支持用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卖家就不收现金了吗?难道商场或大型超市里可以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它们就不允许刷卡了吗?现金怕丢,手机就不怕丢吗?我在网上甚至看到有人说“别人都用智能手机上瘾,难道我不应该顺应这个时代吗?”这时候,说别的都是苍白的,唯独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中有一句话是最好的回答:“从来如此,便对么?”

2017年10月15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