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今天写的第二篇文章。本来这个话题是计划着过几天写,可是今天不写出来心里难受。几天前,我给我的博客添加了“故事”分类。之前我把故事写在了“随笔”里。而这不是随笔,这是故事。小时候听别人讲故事,讲的都是虚构的,或者曾经真实却经过艺术加工的。而现在,我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小时候大灰狼小白兔了。我现在要讲很多故事,讲自己和身边真实发生的故事。

故事,“故”,也就是旧事。

每个人都有故事。这些故事,没有经历过的人,也许不会理解,也许只会唏嘘感叹,也许会联想到身边的某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故事。也许我的某个故事,在有的人身上发生过,而他的经历比我更加深刻,也许他的经历不足以理解我的经历。但是,我的故事是独一无二的,也许某些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不算什么,可“别人”中的每一个个体是否经历了我的全部呢?

我做过很多梦。曾经梦到我光着脚,走在布满石头的路上。无论我向左还是向右,路上都是石头,非常硌脚。我还梦到过自己推着车在70°以上的斜坡上走路。也许你听我说我做的梦会笑,也许还会满脸不屑。可是,这正是我前半生的写照。我母亲说,我这接近30年的前半生,似乎可以写成一部长篇小说。我告诉我母亲,我想把我的前半生写出来。

写出自己的故事,无疑是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而我选择写出来。因为正是自己的前半生,让我不知不觉看破红尘事。有一位作家在他的书中说过这样一句话:“也许人的前半生只是一个短暂的上午吧,一个懒觉睡到十点,还没弄清活着是怎么回事,就该吃午饭了。”人的前半生不仅仅是一个短暂的上午,人的一生也不仅仅是短暂的一天。释迦摩尼佛曾对弟子们说:“人命在呼吸间。”然而,这“呼吸间”,却给了每个人完全不同的一生。有的人一生都在睡懒觉,有的人一生时刻在挣扎。

我想起Ani Choying Dolma的梵语歌曲《Batuwa》(虾米网把歌名写成了“Saving Juno”),我是一个行者,我的宿命就在旅途。对我来说,我就是来这世界上修行的人,我的宿命在旅途,旅途中受尽磨难,布满创伤,等光明到来之时,此生也许已经到达终点。我前半生走过的路,让我不想再进入下一个轮回,所以作为一个行者,我要懂得如何去修行。

之前在网上零零散散写过自己的经历,看到别人对我的冷嘲热讽,我非常心寒。柴静在《看见》中说:“只有同样经历过无边黑暗的人,才有资格说,我理解你。”他们不理解,他们认为你矫情,甚至他们觉得我比你过得好我就是要嘲讽你。柴静还说:“生与死,苦难与苍老,都蕴涵在每一个人的体内,总有一天我们会与之遭逢。 我们终将浑然难分,像水溶于水中。”总有一天,对我来说,它来的太早了。

我的故事,只有我自己能讲。我愿意将它们讲出来。

愿我经历的苦难你不要经历,愿我已有的幸福你触手可及。

我是一个行者,我的宿命就在旅途。前行,不倦地前行,用心去走每一步,在我的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回响:让我每走一步都得到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