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1)

在2016年农历正月十九,我前往本省的另一个地方,参加当地一所高等职业技术学校的教师招聘考试。这所学校位于该城边缘,但周围风景秀丽,物价颇高。走在附近的街道上,心情很好,虽然古老破旧一些。在附近的巷子里,还看到了“古琴招生”的广告。我想,如果考上了这里,我就报名去学古琴,因为我对古琴有浓厚的兴趣。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考上那里。笔试以最后一名名落孙山,连面试都没进。

那次考试,我和我的一位老乡前去。在返回的路上,火车上的一位外地乘客听我们讨论这场招聘考试的事情,他过来接过我们的话,说:“你们没考上也好,我儿子在这里的××局,他是博士毕业,不用笔试,直接面试,他们最后也要他了。可是,过了五年了,和他一起进去的都被提拔了,而他还在原岗位,外地人进去了人家根本不给提拔,我儿子送礼都不行。”这个人是坐飞机过来又乘火车去看望他儿子,那次是返回的途中。当然,他说的话我记得的只是大意,原话我当然不可能一字不差地记住。

原本信心满满的考试,希望落空。得知这些真相,我也就不遗憾了。可惜了自己为这场考试花费的精力。

(2)

在2016年2月下旬,我学弟给我看了一个事业单位培训机构发布的招聘启事。这正是后来我进的这所学校。这次这次招聘是针对部分中小学进行的教师招聘,不组织笔试,直接进行面试,面试的方式是说课+试讲+提问。部分学校没有试讲环节。

这次的教师招聘,限制专业和学历,同时限制教师资格证。对于小学、初高中,必须已有相应的教师资格证;对于中等职业技术学校,可以暂时不要求有教师资格证,但在试用期一年结束之前,必须取得相应的教师资格证,否则不予转正,解除聘用。这里我特别强调这个问题,因为我离开教师岗位,正是因为这个教师资格证问题。

2016年3月初,该校教师到与其专业相对应的各大高校组织宣传,与学生见面交流,确定意向。我们学校便是其一。然而,这个消息是我们二级学院团委老师对本科生通知的,我并不知情。据说他们来我们学校的时候,现场去了几名本科生和两名研究生。我在他们见面结束了才知道这个消息,因此,我便按招聘启事上的电话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姓王的老师,他让我将身份证、学生证、成绩单、就业推荐表的复印件和一份简历送到××饭店。于是我立刻着手去准备。当时的急迫让我至今难忘,我从宿舍楼六楼跑下来去复印,结果发现自己没带钱,就让室友给我扔钱下来,复印最后复印店找给我的零钱我都没要,一路跑步到了他们吃饭的饭店,交给了这位姓王的老师。进入这所学校后知道,他是学校党政办公室主任,后面我还会再次提起他。

后来,到了3月下旬开始报名的阶段。我打电话询问如何报名。我又将上述材料的扫描件发到了他们指定的邮箱,便安心准备说课。

(3)

说课的准备,对我来说很难。我不是师范生,对于说课完全没有概念,我只是从网上查了一些说课的模板,看了说课比赛中获奖教师的说课视频,生搬硬套一般应用在我这个专业的课程上。我曾想试着那一本专业课教材来练习,但一直没有去做。当时我还要忙着整理实验数据,撰写毕业论文。

时间一晃到了4月初,学校打电话通知我前去面试。上次和我一起去考试的老乡,这次也报名了。然而,上次我们考的是不同岗位,这次却是同一个岗位,而且,最终只要一个人。如果我们都落选了,那还好。如果一个把另一个挤掉了,那对于对方来说就是一种伤害。进入学校后我听说,有一位老师当初是陪同学来考试的,结果TA考上了,TA同学却落榜了,然后TA的同学和TA绝交了。当然这是后话。

我和我老乡商量怎样去这里。有两种方案:第一是坐汽车;第二是坐火车。由于我们在老家较少坐长途汽车,而且长途汽车危险系数高于铁路客运,那段时间也在下雨,所以最后决定坐火车。

我们到达那里的火车站后,我老乡用手机打开了这所学校的官网,按官网提示的地址“坐X路车到客运站下车即可”,我们挤上公交车后,看上面说终点站就是客运站,OK,走起。路上经过的地方还有商业区,看着挺繁华的,心里还很高兴。于是我们坐到了终点站,但快到终点站时发现附近一片荒凉,且当时天色已黑,看外面似乎是农田,不像有学校的样子。于是我就询问司机,××学校在这吗?司机说,天啊,你们坐过站了。我们浑然不知,忙向司机解释我们刚到这里,对这里不了解。司机说,你们应该到××站下车。我问,那你还开回去吗?司机说,我下班了。

这时我们俩一脸懵逼,这可咋整。司机说,你们等一下。司机到调度室过了几分钟出来,开车将我们送到了那所学校附近。路上司机说,今天心情好,送你们一段。路上我们也与司机闲聊了几句,但因为语言不太通,司机说的很多话我都没有听懂。这个地方的方言特点就是,不同地方的人互相听不懂,哪怕同一个地区但不同县份的人都互相听不懂。这件事让我们非常感动,下车后我记下了车牌号,当时说如果有时间就送一封感谢信过去。但当时忙着忙着忘记了这件事,直到写这篇文章时才想起来。

当晚,在附近找旅馆。找旅馆的路上,家里打来电话给我,但由于饥寒交迫,而且肚子疼,与家里没说多久便挂断了电话。我老乡在附件买了炸串,而我却着急到旅店上厕所。之后吃了炸串,才逐渐恢复了体力,那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

第二天,报到。报到后,我们便各自准备说课。当天下午,一位我们认识的研究生也来到了这里。我们三个便一起出去逛街。

虽然我们是竞争关系,但我并没有将这件事看得那么重要,因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一切事情均由业力导向,这就是自己的缘分了。即使我没有考上,我也不会觉得怎么样,谁考上了我都会替他高兴。这话我是发自内心的。

第三天,面试。一切按照程序来。最后,我第一名,我老乡被我挤下去了。当天我询问是否需要体检,他们说要再问一下。后来接到他们电话,说让我第二天自己去指定的两所医院体检。下午,我送我老乡返回。第二天的体检结束后,他们告诉我次日才能拿体检报告。我在这里多住一天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时正巧遇到了和我进入同一所学校的未来同事,便由她代我取体检报告。这次遇到的是一位美女同事和一位男同事,这位美女同事后来被人认为是我们学校颜值最高的老师。

(4)

2016年5月,我就读的学校要求我们签署三方协议。我于是上午坐汽车前往那里,下午到达后立刻签了三方协议。签协议时,王主任让我租好房子再过去上班,并告诉我即将搬迁新校区,让我做好准备。晚上坐火车再返回,第二天一大早就到省城。

三方协议交到学校招生就业处,他们会上报省里将我的报到证开头打印成了那所学校的名字,并将档案直接寄送到那里。后面我还会再说我档案的事情。档案带给我一段难忘的记忆,使我在办理离职手续时遭受巨大的磨难。

2016年8月1日中午1点多,我接到电话,让我8月8日报到上班,科室在学生处。

8月7日下午三点多,我接到电话,让我们立刻前往学校开会。

回首这一年的岁月,我意识到,那个时候,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