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

2016年7月上旬的一天,我接到学校的电话,让我去拿我的档案。我当时有其他事情,因此我打车前往学校。到学校后,有一位老师拿给我了一个厚厚的包裹,外面是蓝色白相间的大信封,写着“EMS”和“高等学校毕业生档案专用”,背面是现今快递常用的贴纸,上面打印了地址、单号、条形码等信息。拿在手里,我问这位老师,档案是不能自己保管的,我怎么办?他说,“你自己送到人社局去”,又说“这样,我问一下”。过了几分钟,从隔壁办公室出来,说:“档案拿给我,我们给你送到人社局去”。随后,便将我的档案拿了回去。

这次我还是在王主任的党政办公室,而给我档案、收我档案的,是隔壁办公室。这个办公室就叫办公室,简称“校办”。在当时的党政办公室,有两位新老师,是和我一批进去的不同专业的老师。其中一位就是前面提到的美女老师,姓李。另一位则是第一次见面的女老师,姓吴。当然这位吴老师也很漂亮。而那位帅气的男老师则没在。我问李老师,为什么你们俩已经来上班了?她说:“因为我们家就在这啊,学校现在就让我们来上班了,暑假也要上班啊。”王主任说:“现在这里所有中专学校的暑假都没有了。”暑假为什么没有?因为招生。这个招生,相当不容易。待后面,我会慢慢道来,不要着急。当然你不要以为招来学生会挣多少钱。只要自己不赔钱就万事大吉。因为招生相当不容易。

而此时王主任、李老师、吴老师,就在学校工作,也就是招生工作的后方,对招生的情况进行汇总,以及进行其他有关工作。我们四个新来的人当中,她们俩的家在本地,而我和那位帅气的男老师没有被通知去上班是因为家不在本地。那个男老师,家在其他县份上,而我则不是本市人。

这一天,收我档案的老师、李老师、吴老师,则是见证了我的档案确实交到了学校的证人,日后,在我办理离职手续时,他们是知道我的档案肯定不在我的手里,或由我送到其他地方的。因为,那时候,学校找不到我的档案了。

(2)

这一天,王主任也告诉我,学校不提供住宿,让我租好房子后再过来上班。而且学校预计十一之前搬新校区。他只说了新校区在北面,然后在手机地图里,告诉我,看到这个××局了吧,就在这附近。后期我才知道,××局附近太大了,那边一片荒凉,他说在那个××局的附近,实际上这个“附近”足足有两公里多,在一条路的尽头,那条路的里面,晚上伸手不见五指。

(3)

2016年8月7日,星期日。下午三点多,我接到电话,让我立刻前往学校开会。这次被通知的,不仅有我们四个,也有几位已在学习工作的老师,还有我们学生处的处长高老师。这次由高老师给我们开会。开会之前,发给我们每个人一个笔记本,一支笔。现场一位老师说,居然发本了,以前可是从来没发过啊。

会议刚开始,高老师用方言讲话。开到一半,高老师意识到,我不是本地人,听不懂本地方言。前面我提到过,不同地区的人互相听不懂对方讲话,就连不同县份上的人甚至都互相听不懂,更何况我不是本地人。于是高老师便用普通话讲完剩下的内容。这次会议是进行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接下来干什么呢?原来,从8月8日开始,新生就要开始报到了。我们要按不同专业对新生进行接待。接待要填写表格,收取证件。这些证件我们要保管,然后交到学校资助科,他们在录入学生学籍时会使用。

开完会后,我们四个,随同几位领导,到附近的饭店吃饭。当时一起吃饭的几位领导,说话我都听不懂。后来我知道,他们中有一位是副校长,分管学生和班主任工作。还有一位是校办副主任,后来调任保卫处处长。这两位领导都不会说普通话,说方言口音特别重,有老师说,“我是本地人,听他们讲话都听不太懂”。这都是后话了。

(4)

8月8日一早,我大概7:40就来到了学校。此时清晨的阳光洒满大地,让人心情愉悦。8点钟左右,该来的人差不多都来了。我们抬了桌椅,摆在教学楼门前,将打印好的桌牌摆上。他们给我们没人发了几张登记学生信息的表格,一支笔,一个大信封。还有专业对应宿舍的钥匙。交待我们信息如何填写后,也交待我们,由于钥匙不够,因此让同宿舍的同学借用钥匙自己去配。

这里交待一下学校的硬件设施。学校所有的设施,包括教学楼、办公楼(与教学楼连在一起),是1975年投入使用的,到2016年时,已经41个年头。教室窗户已经破烂,很多玻璃都没了,宿舍更是不堪入目。女生宿舍还好,换上了铁门。男生宿舍则是木门,对他们来说,拿钥匙和不拿钥匙没什么区别,因为很多宿舍的门是锁不上的。为什么呢?有的宿舍门还剩一半,有的只剩部分边框,有的门都没了。

我负责接待畜牧兽医中专专业的学生,因为我就是相关专业毕业的。这次参与接待的,还有我们学校另一位畜牧兽医专业老师,姓杨,就是前面说没有发过本子的那位老师。他来到这里比我早一年。这次他负责畜禽生产与疫病防治专业。

我们学校理论上开设了十几个专业,但由于各种非主观的原因,很多专业都开设不起来,因为没几个人报名,无法开班。这几年,畜牧兽医、学前教育、计算机可以开班。学前教育分中专和五年制大专,中专由本校自主办学,三年制,毕业时发放毕业证,没有教师资格证。如果需要这个证,需要自己考,学校会组织学生备考。五年制大专是与本地一所大学联合办学,2016年招收第1届学生。计算机五年制大专也是与这所学校联合办学,2016年招收第2届学生。畜牧兽医中专是自主办学,三年制。根据国家有关规定,只有大专及以上学历、兽医、畜牧兽医、动物医学专业的毕业生才可以参加执业兽医资格证考试,对于动物科学、宠物等专业的大学生不能参加这个考试,当然中专毕业生也不能考。畜牧兽医五年制大专,是与外地一所大学联合办学的,2016年招收第2届学生。

所有这些专业中,除畜牧兽医中专外,其他专业只招收应届生。畜牧兽医中专不仅招收应届生,也招收往届生,即使是社会上的混混,甚至曾被司法机关处罚或有服刑经历的,都可以来就读。

我负责畜牧兽医中专生的接待,同时,学校当时虽然没有明确让我今后带这个班,但是也暗示了我即将成为这个班的班主任。

新生报到的第一天,来的人最多。一般学校都是这样。我上学的时候,也会挑第一天去报名,而往往我去的学校都只接待1天,即使是大学。而我们学校是3天。无论有几天,第1天来的人总是最多的,第1天也是最忙的。这一天,畜牧兽医中专大概来了40多人(具体数目我现在不记得了)。而这一天接待的过程中,我不断观察每个学生,发现他们的表现严重出乎我的意料,有的学生也做出了让我至今难忘的事情,有的学生当天说的一句话,也让我至今难忘。在这几位学生身上发生的事情,我都没有忘记。出于教师的责任感,所以因为他们,我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