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1)

2016年8月8日,新生报到,持续三天。报到来的新生,有三类:第一类,明确自己要报哪个专业,到校即刻报名;第二类,知道自己要来这个学校,但不知道自己想学哪个专业,在此非常犹豫;第三类,稀里糊涂地就来到学校,不知道自己能否被录取,更不知道自己想学哪个专业。

不管学生属于哪一类,学校当然都欢迎。对于第一类,来了就报名,按程序走,他们省事,我们也省事。对于第二类,我们几个接待的老师会和他们交流,挖掘他们的兴趣,尽管他们很犹豫,如果他们问及畜牧兽医专业,我则会将这个专业的情况和国家有关规定讲给他们听,对于应届生且中考分数偏高的,我还会动员他们读五年制大专。对于第三类学生,也是如此,但我会让他们坚定读我们学校的信心。不管怎么样,我做这些都是无私的,我为了学校好,但是,学校不会因此感谢我,更不会给我多开一分钱工资。

然而,有一位老师却不一样。这位老师姓兰,她几乎有很长的时间都在我们接待处守着。每遇到第二、第三类学生,他就会十分积极踊跃地上前与其交谈。如果这些学生在和我交谈,兰老师也会上前来和学生交谈。当学生决定报名后,在“招生老师”这一栏,就会写上她的名字。写名字有什么不对的吗?且听我叙说。

其实事情的真相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每招收一名学生,有500元奖金,下乡招生的差旅费按正常标准报销:伙食补贴每天40元(或者是80元,具体的我忘了),车费、住宿费,只要能提供车票和发票,均可报销,当然报销有限额,不可能住五星级酒店也给你报销。后来政策改革,这500元取消了,但这是后话。下乡招生非常辛苦,毕竟乡下道路难走,要吃很多苦。他们到达初中,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拉拢学校领导和班主任,在班级宣讲。拉拢关系是要花钱的,比如请学校校长、教务处主任、班主任吃饭。对于有意向报名的学生,还会请学生及其家长吃饭。对于有很多中职学校同时下去招生的情况,各个学校都是火药味很浓,即使没有亲身经历也可以相像它的艰难程度。下去招生时,学校不会事先垫付任何费用,一切自掏腰包。日后再统一报销。报销回来那些钱,减去自己花掉的钱,能否有结余,要看运气。而且,这笔钱可能要拖至少一年,甚至几年才能报销下来,但情况不仅局限于此,一部分工资也在拖欠着,后面我会说这个问题的。当有学生要报名,就会在相应的招生老师那里登记。待新生报到前,招生老师会再次与学生联系,通知他们前往学校报到。虽然这些登记的学生中,有的选择读高中,有的选择外出打工,有的被其他学校挖走,但至少还有一半以上的学生会前来学校。这些来就读的学生中,多数都是前两类学生。而第三类学生,往往都是这两类学生的同学,或者迷茫之中看到了我们学校的招生简章就过来了。

学校资助科发给我们的表格中,有一栏是用来登记招生老师名字的。这一栏我们很少登记,原因主要是很多学生不记得自己的招生老师是谁,甚至连姓氏都不知道。如果是学校老师领来的,那么就会将名字写上。

但即使登记了,某些人也有可乘之机。前面提到,兰老师只要与学生交谈且学生报名,就会将她的名字写上去。日后学校整理各教师招生名单时,那些学生的招生老师登记的就是兰老师。尽管这些学生有相当一部分是其他老师千辛万苦才招过来的,甚至将准备报考其他学校的学生挖过来的,就这样被活生生抢走。

有些即使登记了招生老师的名字,也会被兰老师抢走。其他有个别老师也会抢学生。有一位同事后来跟我讲,他们班有一名学生,被某办公室的一位老师自称是TA家的亲戚,将这位学生从其他老师那抢到自己手里,后来这位学生突然失踪了,家长又找不到,就去找了这位老师,这时这位老师又矢口否认是TA家亲戚。还有一个学生,只要节假日就吃住在一位老师家里,这位学生和这位老师的爱人是很近的亲戚关系。这位学生来我校就读,正是因为这层关系,结果都被兰老师抢走了。

由于兰老师招生“成绩”显赫,因此后来学校单独成立招生处的时候,就让兰老师当招生处处长了。当然这是后话。

这天来的学生中,畜牧兽医专业男生居多。而且,从这些学生走路、说话上来看,有很多都是社会上的混混。我之前接触过几个混过黑社会的人,就是这种表现。当我问及准考证的时候,只有几个人能拿得出来,其他大多数都是往届生。有的学生家长说他们的孩子打过几年工了,有的家长说孩子之前从外地上学但现在回来重新读,等等。

当天有一位由母亲陪同报名的学生,问我,“学校现在能走读吗?”我并不知道这个问题,于是请示领导,然后将领导的答复告诉这位学生,“军训期间不能走读,封闭式管理,正式上课后按学校要求办理走读手续。”这位学生当时说的一句话让我终身难忘:

“他妈的,不想念了,操!”

这位学生我以后还会多次提起他。他与其他的一些人做过许多出人意料的事。也怪我在他们一开始做出这些事情时对他们的处罚不严厉,日后留下祸患。他们的所作所为,不仅颠覆了我的价值观,也让高老师这位老教师大开眼界。高老师很会管理学生,以前她管理的学生中,很多调皮捣蛋的学生在她的教育下都变得很听话。然而这次她的经验却失效了,她的“经验之谈”在这些学生面前成为了泡影。

(2)

8月8日晚9:10,也就是21:10,我与其他几位老师,共同到宿舍看望学生。由于我们专业女生很少,我便只查看了男生宿舍。男生宿舍的情况让人吃惊,虽然学生刚来,并不会制造满屋子的垃圾,但宿舍的情况让人格外吃惊。这个我在前文中提到了,在此不再赘述。由于晚上9:20左右便是公交车的末班车,因此我很快就走了。

8月9日的接待正常进行。期间下过大雨,我们便由教学楼门口往里面撤一点,避免桌子上的材料被雨淋湿。炎热的天,下过一场雨之后会变得凉爽。

这三天,我们吃饭由学校发饭票给我们。所有的菜都可以打,只要别浪费就可以。食堂也同样是1975年投入使用的,到2016年的时候,里面已经非常破旧。所有的菜都是用大盆盛装,学生自备饭盒,老师则可以到厨房拿饭碗。食堂没有单独的教师窗口。有的老师会去插队,而我从不插队。有时我选择回家吃,因为坐公交车10-15分钟就可以到家附近,再走5分钟就到家了。食堂的隔壁是舞蹈教室,它与食堂之间的隔断是靠一层铁皮。

这几天有个别学生报名之后又来退学的。有一位学生的情况我现在还记得。这位学生在我这登记后,并没有去交住宿费后过来领钥匙,过了一会儿就回来问我能不能退学。我问为什么退学?他说去了宿舍就不想读了。我说,你交住宿费了吗?他说,没有,报完名就跟其他人去宿舍了。我解释说,学校很快就要搬新校区了。他说,还是要退学。既然这样,而且住宿费也没交,我这里只要把他的名字划掉就可以了。

在我旁边的学前教育专业中,也有几个是因为这个原因而退学的。

8月8日-10日中,白天自由活动。8日、9日两天晚上也可以不住在学校,只有10号晚上7点钟才集合。因此这几天学生报到后,可以购买生活用品,也可以回家,只要10号晚上在学校就可以。一般来说,学生都会住在学校,除非回家的,或者从其他地方来的学生和家长一起去这里的亲戚家的。可是,有的学生报了名,人就失踪了。费用没交,家长也不知情,找人也找不到。这种学生出现在了我的专业里,而且日后这位学生也是通过这种方式退了学。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