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1)

8月8日当天,何林同学报名之后,便走掉了。住宿费没交,宿舍钥匙没领。当天他父亲打电话给我,说能否让我替他保管生活费,还让我交代他不要乱花钱,等等。我说何林并没有交费。后来我给何林打电话,关机。我便与何林的父亲联系,说明了情况。

由于这两天学生自由活动,晚上不一定住在宿舍,因此谁在谁没在这个我们无权统计。次日,我还是打不通何林的电话。我便给何林发送了短信。这些电话费都是我自己掏。即使后来当了班主任,也没有哪怕一分钱的电话补贴。新学生处处长给班主任开会时,说很多老师关心电话补贴,但是国家没有相关规定要求学校必须发放电话补贴。这是后话。后来我没事就打一下何林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他说他在省城找朋友玩。我让他与他父亲联系。我于是联系了何林的父亲。何林的父亲说:“这孩子,给了他1200的生活费,去趟省城估计就花完了。照这样下去,我供不起他读书。”我说让他联系何林。结果何林又关机了。也没有给他父亲打电话。

10日下午,还是没有何林的消息。对于10号晚上在教室集合的消息,我也是通知到了每个人的。这个我多说一句。10号晚上集合,是8号下午才下的通知。对于8号上午报到的学生,我是一个个打电话通知的。这时候何林的消失让人措手不及。后来在下午5点左右,我才打通何林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到学校了,过了一会儿就到接待处找我了。我问他住宿费为何不交?他说,住宿费他不交,由他毕业的初中给他交。他没有领钥匙,他们宿舍的门也锁不上。

自那以后,何林一直很听话,在我数次定时和非定时的查课中,他都在教室。后来好像在10月份的一天,他突然不见了。打他电话也是关机。我与何林的父亲联系,同时向学校报告了这个情况。过了几天打通电话后,他说他不能说他在哪,只是告诉我他不读了。当学校不久后统计退学情况时,我便将他报了上去。当学校下达有关的红头文件后,他的学籍被注销了。

(2)

8月10日下午5点半左右,畜禽养殖与疫病防治专业只来了3个人。负责接待的杨老师出差学习去了。我请示高老师,这个专业怎么办?我的意思是合并到畜牧兽医。高老师也是这个意思,于是我便通知这三个人到401教室的畜牧兽医54班来。

8月10日下午7点钟之前,学生处处长高老师根据已录入的学生名单,将学生大体分了班。其中畜牧兽医中专班1个,名字叫畜牧兽医54班;畜牧兽医高职班1个,名字叫畜牧兽医高职2班;学前教育中专班1个,名字叫学前教育23班;学前教育高职班4个,名字分别叫学前教育高职1-4班;计算机高职班1个,名字叫计算机高职2班。同时分配了带班教师,也就是默认的班主任,由我负责带畜牧兽医54班。分配班主任的方法是:本专业教师带本专业学生,如果专业不对口,则男教师带男生多的班,女教师带女生多的班。这个带班方法延续了很多年,直到2017年才被打破,因为这个带班方法对老师相当不公平,后面我会讲这个事情的。

晚上7点多,畜牧兽医专业的学生基本都到了。我在自我介绍之后,留下了我新买的电话号码。因为之前的号码是省城的170号码。中国移动的号码可以省内转归属地,而我的170号码虽然使用的是移动的网络,但不归属移动公司管辖。为了方便,而且中国移动的套餐优惠力度很大,而且是终身的,所以我买了移动的号码,我便将这个号码留给了学生。

随后,我说,感谢大家选择我们学校,也感谢大家选择畜牧兽医专业。然后我便让学生上台进行自我介绍。他们的介绍都简单:“我是×××,来自×××”,便结束了。我发现,对于很多学生来说,普通话是个坎。虽然不是学前教育专业,不需要考普通话和教师资格证,但是作为新一代的青年,说普通话还是必要的。更何况这些人来自各个县份,我很难听懂每个人的口音。他们当中的很多人上台时的动作、说话的语气,就如前文所说,和社会上的混混一样。后来才知道,他们中的很多人本来就是社会上的混混,甚至有黑社会大哥,甚至有沾过人血的,甚至有被公安或司法处罚的经历。

当晚有一位学生,上台时,一句话说不出来,一直低着头。我说,不要紧张,你就简单介绍吧。他话到嘴边还是说不出来。我多次鼓励他,同时让班级同学给他鼓掌,足足憋了两分钟左右,他才说“我叫闵××”然后又不说话了。我又鼓励他别紧张,别害怕,一个班的都是一家人。随后他说“我叫闵××,家在××”。就下台了。我觉得,对于这样性格的人,能站在台上说出一句话,已经是进步了。后来,他还有故事发生。

当晚,等学生自我介绍结束后,我便对学生讲解畜牧兽医专业的现状、发展前景、可以找的工作等,也介绍了畜牧兽医专业要学的课程,哪些课程容易,哪些难,等等。我介绍的非常仔细。虽然本专业老师对本专业肯定很了解,实际上后期当老师时间长了,学校各个专业的情况我们都了解,在2017年打破原有的分配班主任方式后,有老师抗议,说专业不对口。但这只是牵强的理由,我知道他们为何抗议,后期再表。讲解完以后,班级竞选班干部。但是学生们一点都不积极。没人愿意上台竞选,最后我只能问,谁愿意当班长?谁愿意当团支书?等等,最后确定了班长周明,团支书杨倩,生活委员夏普等人。这个周明,后来我想起,就是在报到当天说那句“他妈的,不想念了,操”的同学。

当晚有一位女老师在外面来回巡视。当我在给学生讲解专业情况之时,她在外面透过窗户看了我几分钟。后来我知道,她姓梅,是学校分管招生、教学、对农民培训工作的副校长,同时也是我们畜牧兽医专业的老师。日后我下乡参与对农民培训便是由她带领的。

随后给班级领取了军训服装。当晚领服装之前,我统计好了各个身高阶段的人数,各个鞋尺码的人数,以便领取不同尺码的服装。到教室后,我按照统计的名单发放。当晚有一个人,叫徐立,脚伤了。便回家疗伤。他的服装放在了书桌洞里。后来,徐立脚伤好了,但胃有伤,精神也有伤。

晚上9点15左右,我准备离校回家。当晚学校已经进行了封闭式管理,我下班时即将走到校门口时,遇到四名女生和两名男生快速走路,超过我走到了校门口。学校保安不让出去,问他们干什么去。他们都说买东西。保安申明不允许外出,但登记之后可以出去,但是你们想买什么便让一个男生出去给你们带回来。便问这几个女生,你们买什么?这几个女生说:“卫生巾。”气氛尴尬了,随后包括我在内,笑场了。保安最后让一名男生和两名女生登记出去了,其他人在校门口等待。

8月11日开始,要进行军训了。从军训开始,我们班的学生,已经逐渐开始露出他们的本来面目了。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