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这里先说一句题外话。今晚我在回忆这一年的经历时,发现有些事情是发生过的,可就是不记得它的经过了。对于写回忆录来说,这是最悲哀的事情。所以会造成时间的断点。有些经历琐碎和重复,不值得在文章里逐一去说;有些细节不记得了,我只能一笔带过;有些事情不记得了,我只能不再提起。我就将自己记得的,且值得讲述的事情写进来。等我将这一年的经历写完时,无论我写了多少章,多少字,我都知足。

(1)

8月11日早上8:00,我便在操场上接应我班学生。他们虽然不守规矩,但叛逆期的孩子,理解就好。待各个班队列站好后,学校召开军训动员大会。开会程序我就不讲了,都是同一个套路。

军训要分排,学校将学前教育高职1-4班分为1-4排;学前教育23班为5排;畜牧兽医54班和畜牧兽医高职2班为6排;计算机高职2班为7排;杂牌军为8排,同时军训期间来报到的学生都分在8排。

杂牌军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有一部分专业的学生太少,无法单独开班,如建筑工程、果蔬花卉等许多专业,一共50多个人。现在学校将他们组成杂牌军,日后再动员他们转专业,或半年后到联办学校就读。在我校这半年上课时,只上基础课,不上专业课,起名“综合班”。这些学生除了在前半年退学的,以及一部分转专业的,后来都去了省城的其他学校。但有大部分去了没多久就跑回来了,然后将学校搅了个腥风血雨,搅和完了就转到我班就读,就继续搅和我班。这是后话。

分完排后,安排各排指导员。实际上各排指导员安排的就是对应的“班主任”。前面我讲过,虽然学校未正式下聘书,但已经定好各个班的班主任是谁了。我的54班与畜牧兽医高职2班合为同一个排,指导员由畜牧兽医高职2班的班主任赵老师担任,我则担任学前教育高职2班,也就是2排的指导员。这个班的班主任正是高老师,她则负责整体工作。整体工作有多忙,当时不得而知,有的工作分配给了学校团委组织的一个协会里面的学生来做了。一年后,2017年8月新生来了以后,新学生处处长与我两个人忙完了所有总体工作,而且这些工作基本都是我们俩完成,没有找学生。那时候我自嘲:“我们在加班吗?没有啊,因为我们已经二十几天没有下班了。会多给我们开工资吗?你没发烧吧,醒醒吧!”当然这是后话,后面我还会讲述。

分完排,安排好了教官,我对班级同学进行嘱咐,让他们听赵老师的安排,当然我还会随时过去看他们的表现。然后我便跟随二排,到达了指定的训练场地。军训期间,1-4排和8排在学校篮球场,5排在教学楼西侧前面,6排在宿舍楼下面,7排在教学楼与食堂交界处。

军训期间,从早7:50开始,到晚9:00,必须全程看守,周末不休息。二排是学前教育班,大约70人中男生有五六个人,其他都是女生。因此需要格外留意生病情况,其他的倒是不用多操心。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军训刚开始半小时,8排晕倒一个,男生。原因是没吃早餐。后各排都有晕倒的,都是因为没吃早餐。

第一天中午,军训结束后我回家吃饭,坐车时,以及下车走路时,总是接到我班,也就是54班,给我打的请假电话。夏普打电话给我,“老师,我要请假。”“你要干啥?”“我要出去取钱。”“你前几天怎么不带够钱?”“我花了么,没钱,没钱吃饭。”“你管别人借钱。”“不,我跟他们关系不好。”“你宿舍的呢,总不能不借给你吧。”“我跟他们……老师,你就回来给我写请假条么。”“不行。”“老师,我真的要出去取钱,他们不借给我,我就在校门口了,没有请假条不让出去,你回来么。”“不行。”“老师……”我受不了大男生说话唠叨磨叽,挂断了电话。随后又有很多人打电话过来请假,理由各不相同。夏普,在当晚11:30多,还打电话过来,把我吵醒了,同样是说取钱云云,让我当时回到学校给他签请假条。

第二天军训刚开始,我先点名。得到教官的允许后,我开始对学生大声说(我说了很多,但原话至今已经记不清楚了,我就把自己还记得的说出来):“你们如果不想军训,可以,回家,回去了也别再回来了。什么事情有个自知之明,我不想戳穿你们。大半夜的,我都睡着了,你们打电话给我请假。如果是急事,我理解,可是什么破事,请假。告诉你们,我虽然是老师,但我是人,我不是你们随意耍的一条狗。这里点名批评,夏普。你们不是觉得好玩么,可以回家啊,外面更好玩。你们自己想想吧。”当时把我气的,中午的时候手还在发抖,心里还是平静不下来。夏普,并没有因此收敛。以后,他还有更多故事。过几天,我听学前教育高职4班的班主任金老师告诉我,“我听有的老师说,那位新来的林老师好凶哦,在那里骂学生。……”

(2)

军训期间的晚上,指导员必须守着学生。晚上军训到天黑,各排教官便将他们带到各自的教室。六排是两个班,教官在畜牧兽医高职2班给学生讲解他对人生的各种看法,还用粉笔在黑板上写字。指导员赵老师也在她自己的班。54班则乱成一片却无人看守。于是,我只能在学前教育高职2班与自己的54班之间来回跑,一个4楼一个3楼。我回到3楼时,我班学生居然跑下来堵在学前教育高职2班门口,有人说:“女生真多。”“哇,那个妹子好漂亮。”学前教育高职2班的女生们便集体喊:“哎哟——”。我很无奈,因为学校晚上会查岗,如果我不在带领的排上,我就死定了。在查岗结束后,我便回到4楼自己班,带他们到晚上9点钟下课。

军训期间,我频繁往返于六排和二排之间。由于中间有教学楼隔离,无法同时看到两个班。当然我是二排指导员,二排出现任何问题,我都难辞其咎。更何况女生的体质更容易出问题。记得我在一次刚从六排回到二排,一位女生就站不住了,被其他人架到医务室。

军训期间的医务室,是学校唯一的教师休息室,位于办公楼一楼。里面有两个沙发。有一位医生,是军训期间学校与一所医院(现在忘记名字了)聘请来的医生。医生带着电子血压计,体温计和一些常规药品,比如抗生素和治疗跌打损伤的喷雾剂。医务室里面满满的都是学生,大部分是女生。这时不得不感叹,现在学生们的体质总体上不如从前了。

(3)

军训第二天下午,已经开始15分钟了。我在二排点名查人后,去六排看我班学生。我发现我班有许多人不见了,至少十几个。我连忙到处寻找,发现他们在教师住宅下方吃油炸食品,围着桌子坐了一圈。他们看到我,便全都跑回来。我让他们站在外面,对他们说,每个人写给我一份检讨。这些学生中就有班长周明,生活委员夏普,还有一位叫杨海的学生。杨海和杨倩是一对姐弟,同在我班。这时,有一位女士过来,并且跟我打招呼。我问她找谁,她说她是杨海的姐姐,杨老师是他的姐夫。这时我便跟她说,杨海逃离军训吃油炸食品的事情。杨海的姐姐便将杨海叫了出来,这时他们的妈妈也在现场,带着杨海的小外甥玩。他姐姐狠狠批评了他,他也跟我认了错,承诺以后再也不敢了。后来,杨海真的再也没有任何违纪行为,只是太过于内向,也不爱学习,总是玩手机。当时,其他人连错误都不承认,很快跑回了队伍,还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操”。

军训第二天开始,他们总有人窝在宿舍不起床。宿管当然要去赶他们出来,如果不出来,就将宿舍大门锁起来,把他们锁在里面,外面的人也进不去。但宿管实在赶不动他们,就给班主任打电话。第一次接到这样的电话,我便立刻去宿舍检查。他们在床上睡的真香。我把他们喊起来,问他们为何不去军训。他们则各种理由,比如头疼、脚疼、肚子疼等。我让他们穿好衣服下楼,他们就在楼下的乒乓球案子上坐着,不军训,对我百般刁难和磨叽,让我批请假条给他们。当时的我心软,有的人我批了,有的没有。我当时明令强调请假时间的。

有一次我去六排点名,发现少了几个人。周明、罗玉龙、夏普等人不见了。我没给他们批假条啊,他们人呢?我找了宿舍、教室、学校各个角落。由于他们都是男生,所以女生宿舍和女厕所没有去找。打电话给他们,要么关机要么停机。我于是问其他人,其中一人告诉我,“他们伪造请假条,签上了你的名字出去了”。当时我不知道从哪来的直觉,就是他们是安全的,不必担心出事。于是我就等。等他们回来了,我就教训了他们。

当时的我,觉得让最调皮捣蛋的学生担任班干部,那么他们就管得住别人,自己也会变乖。赵老师、高老师也这样和我讲过。然而,事实证明,我的想法错了,赵老师、高老师的经验对他们都不适用。这些人,后期做的事情远不止这些。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