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年1月9日。昨天晚上,我离开工作地点去了北京,进行为期两天的商业考察,明晚从北京坐火车直接回家。因此,我的飞机票只能报销单程的,回去的票就不能报销了。不过没关系,如果这次考察不让我来,往返我坐火车还要1200多呢,这次相当于省下了三分之一的钱。

我有两部智能机,一部是华为荣耀6 Plus,一部是百利丰T2V。前者在离开工作地之前就用快递邮寄回家了,连带着邮寄了一些其他比较沉的东西,以免坐飞机超重。后者作为工作手机,还在随身带着。但是,我卸载了一切能卸载的软件,把更新过的软件恢复为预装版本。手机是Yunos系统,天天无数次提醒生活服务要升级,还有部分预装软件无法卸载。我把几位重要家人的电话号码和充电提醒设置成了壁纸和锁屏壁纸,用Audacity for Linux剪切了铃声,回家后把这部手机给我母亲。

今天,我多次拿出手机准备刷刷微信,或者微博,但我发现手机只能打电话发信息。

看一起到北京的同事今天总是拿出手机拍照、刷微信。接待我们的那位经理,更是将手机挂在脖子上无数次刷微信、发朋友圈。而我这手机摄像头似乎有问题,拍出来的东西看起来很难看,所以我没有拍什么。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们在讨论微信。我说我现在不用微信。他们说,你不用吗?我直接说,以前刷微信浪费太多时间。我同事说,等开学了,你就必须要用。我说:“微信是异步通信软件,它不像QQ那样,如果你看对方QQ不在线,他要么隐身,要么可能真的不在线。如果对方不在线,你就不指望他能很快回复你。微信你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线,你也就没办法让他立刻回复你。”我接着说:“到时候我就每天中午看一次,晚上看一次。”实际上,我们学校发工作通知,是以企信通来发送,微信群只是发一些杂七杂八,不看也罢。虽然有时候也有一些有必要看的消息,但我有解决办法:我还有一部无法打电话的智能机被我收起来了(红米Note,感应器坏了,打电话时黑屏),到时候我就拿到学校,白天连接办公室wifi开着微信,中午休息之前和下午下班前看一次。如果有晚自习,我也不带到教室。因为没有手机卡可以插,脱离wifi就不能上网。下班后不拿回家。

新浪微博@性感玉米 发布了一篇《微信及微信群协作沟通规范倡议书》,提出了微信和微信群沟通时出现的问题,并提出倡议。我觉得写得特别好,值得我们反思。我发现我们学校建立的多个微信群就是这样的情况,只是我没有作者这么好的总结能力来说明而已。所以我放弃实时接收微信消息是正确的决定,需要注意的是,我前面也提到了,重要的事情学校会通过企信通发送。

他们脖子上挂着iPhone,或者OPPO,或者华为。而我的脖子上,挂的是诺基亚130 DS。我买了一个手机套,可以挂绳的。他们都是挂在手机套上的。

我并没有否定智能机的便利,只是戒掉刷手机的瘾。这个瘾不是自己主动形成的,是在被动绑架到部分app后养成的,所以我要戒。

就这样吧。不知道你看出来没有,我的思维还是很乱。现在还没有恢复正常状态。还要磨练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