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1)

六排的教官,心中有抱负,有理想,他看不惯我们学校一些学生身上的毛病,眼里也容不下沙子,他晚上在教室里给学生讲他们身上存在的问题,白天训练时也处罚那些不守规矩的学生。当我中途去看他们的时候,发现队伍的对面站着一排人,一个个无精打采,几乎都在“歇蹄”,还到处张望,互相聊天。我走近一看,这十个人中有七个是我班学生。我先冲他们喊:“54班同学请注意,立正!”这时,有两个同学立正站好,其他人还是维持原来的状态。我说,“站好了,都给我站好了!”看他们这个样子,我是很生气。这哪是正在军训的学生的样子。我问他们:“你们咋不去军训?”“班主任,教官不让我们军训嘛。”那语气,仿佛自己很委屈,仿佛教官在折磨他一样。接下来连续很多天都是如此。有时我去看的时候,发现正在训练的学生处于烈日炎炎之下,而这些站着的人却站在房屋的阴影之下。我走过去,冲他们喊:“向前三步走!”他们走了三步,便处于阳光的照射之下了。

军训期间,我们四个新进去的老师,都被分到各个科室去了。李老师去团委,付老师去办公室(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校办),吴老师去资助科,我去学生处。这期间,最忙的两个科室就是资助科和学生处。资助科忙于整理报到学生的信息;学生处忙于进行所有军训期间的所有工作,忙于接待军训期间报到的新生及其家长,忙于搬迁新校区之前的准备,忙于各项有关班主任的工作,等等。

但这期间并没有在学生处停留太久,我每次去自己的办公室都是有事才去。每次我去之前,都是高老师给我打电话,说畜牧兽医中专有人要报名了。于是我去学生处,登记了学生及其家长的电话,代收保险费,收取班费。与家长交流,将我的电话号码告诉他们,然后就带着学生领取军训服装,然后去8排军训。

军训期间指导员每天要签到。这个工作就是我们学生处的,然而高老师交个了一位学生去做。这位学生即将进入二年级,是畜牧兽医高职1班的学生,也是学校学生会和社青志愿者协会的成员。除了给我们签到,以及军训结束前演习和汇报表演时操作音响设备之外,其他时间他就是到处走走。

军训时,我看学生齐步走、踢正步这些表现都不理想。现在军训的表现和训练强度都与我上学期间相差甚远。军训期间有需要通知的事情,高老师会先通知到各位指导员,也就是指导员集合,高老师通知,然后我们回到排里再通知学生。其他的时间我就绕着二排,绕着六排中我的54班,来回走,和他们一起经受风吹日晒。下雨时他们没有伞,我也不打伞,一起被雨淋。对于二排的学生来说,看到我这样,他们也就不会矫情了。

(2)

军训期间的晚上,除了前两天之外,其他时间几乎都在大礼堂。晚上学校会将采购的电影在大礼堂放映给学生看。对于1975来投入使用的大礼堂,有合适的设备去播放电影吗?学校当然有办法。前面用支架支撑一块投影布,桌子上摆放着投影仪,接通两个大音响,就可以放电影了。坐在前面的还好,坐在大礼堂中间就无法看得清投影布上的画面了,只能听声音。各个班都有各个班坐着的区域。放的电影要么是解放战争,要么是抗战,要么是禁毒。

每次去大礼堂,都是各个班主任带领。而我要带领两个班。学前教育高职2班很乖,不用我多过问,他们会自己集合,人到齐了自己就去了大礼堂,查人一般就是前面提到的刘刚来做的。高老师的眼光没有错。而54班则需要我带领,他们拖拖拉拉,每次都是人不齐。我都是让班长去宿舍找,结果他去了宿舍,他都不再下来了。我只好让表现的好的学生回到宿舍找他们。

军训期间有两天的下午进行入学教育。入学教育集体进行,由一些领导上台讲话,其中有副校长、保卫处处长、学生处处长、资助科科长。他们会从学校总体情况、专业开设、就业方向、学校规章制度、资助办法等去讲。我印象最深的是资助科科长张辉老师。张辉老师口音极重,他上台讲话时,我听到的是,“各位同学大家好,&%@#*&……我们学校%@#&……”,下面有十几个学生举手。我很无奈地问了已在资助科办公的吴老师,吴老师告诉我:“他说,有没有同学本来可以读高中,但却选择了我们学校的?”接下来张辉老师又讲了七八分钟,我都没听懂,最后说了一句:“祝大家学习进步,学业有成。”

(3)

记得有一天下午2:45,我让二排先上去了。我在下面集合54班。当时总是有几个人不下宿舍楼,我让班长去找,回去了五分钟,班长不下来。我又让其他人去找,把他们找下来了。这时下面已经没有其他班级的学生了,已经是2:58了。我领他们上去,刚刚进入大礼堂,高老师就通知,所有学生请到篮球场集合。我们无奈地下来去了篮球场。大礼堂在食堂的楼上,旁边的楼梯是露天的,用铁架子焊的,可以并排走3-4个人。等学生到篮球场集合完毕,已经是3:20了。高老师拿着喊话器,对学生说:“知道刚才为什么让你们下来吗?”学生说:“不知道。”“地震了。”我很震惊。因为那时候我在楼下,没有感觉,学生们似乎也没有感觉,很诧异,都在下面小声说:“地震了?我没有感觉呀。你有感觉吗?”“没有。”高老师说:“既然在下面,我就不花费太多时间,简单说一下,说完就解散回去休息好吗?”“好——”高老师于是就用大概10多分钟讲完了所有的事情。她当时讲的是什么事,我现在已经忘记。

学生解散后,我用手机查了一下,当时在这里确实发生了地震,震级是3.6级。这么小的震级,一般来说人是不会有感觉得。可能是有的人比较敏感吧。我那时候想起来我上小学时的一段经历。有一天学校老师在走廊喊,所有学生快速下楼,远离教学楼,不准拿任何东西。有的学生害怕,便把书包背着出来,走廊里的老师便让他们把书包扔在地上,人先出去。那次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那时候的新闻(那时还没有互联网,我是2007年才第一次接触互联网)报道,当天确实发生了地震,但那时候我还小,对震级这些都不懂。

军训期间,资助科发通知,让中专生符合一定条件的,申请补报五年制大专。条件就是,学前教育中考分数高于200,畜牧兽医中考分数高于180,就可以申请补报,但能否成功不一定,不成功的话还可以继续读中专,并给我们中专班级的班主任一叠表格,发给需要补录的学生。付老师带着他的学前教育23班,我带着畜牧兽医54班符合条件的学生到资助科填表。那时候我忙着很多事情,最后由六排指导员赵老师替我将表格发给了学生,让学生填好交给我,由我交给资助科。

就在这个时候,学校发生了一件事情,伤了学生的心,也伤害了我们新来的老师的心。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