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1)

军训结束前夕,大约3天左右,高老师就与我讨论关于重新分班的问题。按照实际招生人数,畜牧兽医中专、高职和学前教育中专不必重新分班,计算机高职虽有八十多人,但由一个男性班主任带,也不分班。唯独学前教育高职需要重新分,否则每班人数太多。这种事情我并没有告诉其他人,但高老师向外传出了这个消息。

一时间在一至四排的学生中传的沸沸扬扬。原本已朝夕相处半个月的同班同学,即将不在一起学习和生活。学生的反应还是很大的,事实上我上学期间经历过类似的事情。那是我上高中时,军训结束了,休息两天回到学校,才发现重新分班了。如果事先让学生知道,那么势必会造成人心不安,所以我没有对任何人讲,但既然高老师将消息传了出去,传的沸沸扬扬,那我也就不再隐瞒。当时在学校的所有老师,以及二排学生,都知道我在学生处,凡是有人问我分班是怎么回事,我都和他们说。

二排的学生问我为何要分班,我说人太多了,班级装不下。学前高职1-4班每班已超70人,学生坐在教室里,已经有一些人没有桌椅可以用,教室空间有限,多余的桌子摆不下,解决办法是搬来其他教室的椅子,然后3个人挤在2个桌子后面。然后有人问:“那就让新来的在一个班就行了啊!”这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每个班的人数要减少。

军训结束后,我要求二排所有人到教室集合。到了教室后,我对他们讲:“同学们,分班这件事,肯定是要重新分的。至于怎么分,根据正常规律,班级要打乱重新分。”同学们异口同声:“啊——为什么——”。于是我讲:“我上高中的时候,也是和你们现在一样,不过我们在部队军训的。军训结束后,我返回学校才知道学校重新分班了。可是,对于关系好的同学,我们并没有切断联系,下课了还会一起去玩啊。……”这时班级里有人开始哭了。比如前面提到的宋映雪,以及刘刚,还有几个女生。这时高老师来到了班级,我于是说:“让高老师跟你们讲话。”高老师说:“同学们,这次的分班,我决定打乱重新分。”这时,宋映雪已经哭的和上次一样了,没人能安抚她。然后高老师又说了一些安抚的话,原话现在基本已经忘记,我只记得她说:“大家要感谢林老师,他从外地到我们这里,没有家人,也基本没有朋友,语言还不通,但是他能来这里为我们做出贡献,大家是不是要感谢林老师啊?”然后下面集体喊:“是——”。

高老师讲完后,刘刚要上台讲。他上台后说:“我们班级就要分开了,我舍不得大家”,这时刘刚的眼泪开始掉,“……最后大家唱一首歌吧。”高老师说:“刘刚先起个头。”刘刚开始唱:“我怕我没有机会,跟你说一声再见,也许今后就再也看不到你……”。然后大家开始从头唱。刘刚的声音已经开始变了,班级里开始唱这首歌以后,有几个同学已经哭成一团。我这时鼻子也酸。大家唱完第一段以后,高老师说:“大家不要这样,只是重新分班而已,还再也见不到你。”这时我跟高老师说,“我来讲几句吧。”高老师对台下说:“大家不要说话了,林老师有话对大家讲。”

我上台后,刘刚站在我右边,高老师站在我左边。我说:“同学们,我们虽然不在同一个班了,但我们还在同一个学校呀,还是能经常见面的。只要我们心在一起,即使我们今后不在同一个学校了,走在天涯海角,我们都是朋友。记住,我们心在一起!”高老师说:“林老师说的好不好呀?”“好——”我说:“记住,我们心在一起!现在放学,明天参观博物馆和新校区,明天准时在楼下集合,我带着大家去。”然后,我和高老师便离开了教室,去了办公室。办公室在二楼,教师也在二楼,只需要10秒钟就能走到办公室。

路上,高老师说:“如果从每个班抽出一部分同学重新组班,那么新选定的班主任可能会不愿意,因为他们会说,你把好的学生都留下了,把不想要的学生抽出来组件新班级,所以重新分最好。”从现有班级中抽学生重新组班这种事学校不是没做过,从前把一些班级最差的、最讨厌的学生拿出来组建一个班,让2016年11月新上任的新学生处主任、原保卫处主任来带,他说:“那时候我是活生生把他们都管的乖一点了,结果那些班主任说,‘嘿,你看我班这些学生都是乖的才给你带的’。”不过这是后话了。在去办公室的路上,我听高老师说完,我没有说什么,我心里想,分了班以后,原来的二班怕是很难聚起来了。

(2)

回到办公室后,由于我没有办公桌,所以我坐在办公室唯一的一台电脑前面。高老师让我去电脑上找一份由资助科提供的已报到学生名单的电子表格,是xls格式的,上面有各个专业的学生名单,和他们的详细信息。当然有一部分学生缺少信息。这份名单已按不同专业分类,但是也有一部分是混乱的。我对高老师说:“我对电脑操作比较熟练,我来分班吧,您忙别的事情。”高老师说:“行,你在学生的名字前面打上1、2、3、4、5、6、7、8,这样来回打,就分出来了。”我说:“这样的话不够随机,按我看就随机来分吧,用随机数。”高老师说:“行,那就听你的。”

分班其实很简单。我将学前教育高职专业的学生名单总结在一起,然后在最后一列输入公式“=rand()”,按回车键,就会在这个单元格中出现一个随机数字。拖拽单元格,使下面四百多行数据后面都出现一个随机数字。将这列随机数字按升序排列,学生名单就乱了。接下来,在第一列前面插入一列空白单元格,分别输入1-8,按高老师说的方法,再将1-8的数据分别筛选出来,就是新分出来的班级名单。

我将分好的班级名单,分别复制到8个数据表中,表中只显示班级名、班主任、学生编号、准考证号、姓名和中考分数,其他个人数据不显示。我这样做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学生中有重名的,通过准考证号和中考分数来区分,以防学生走错班级。为何要用两个数据呢?因为资助科登记的信息不全,有的学生没有登记中考分数,有的没有登记准考证号,为了避免分歧,于是将两个数据都写上。日后确实有重名的人找不到班级,我就是用这种方法帮TA找到了。第二是,生源地、家庭住址、民族、身份证号码等属于隐私信息,所以必须隐藏。

当我在操作时,高老师说:“能不能把所有男生都挑出来,单独分在两个班,其他班只分女生?”我说:“这表格中没有性别,不好区分。虽然用身份证号码可以区分,但是登记的不全,有很多都没有登记身份证号码。”高老师走过来看了一下,说:“哎呀,这就麻烦了。分好后,每个班就只有几个男生,有时候不好上课。”停了一下又说:“那就这样吧,直接分吧。”

(3)

当我把分好的班级表格给高老师看时,高老师说,你分的可真好啊,确实打的够乱,全都分散了。我于是从八份表格中找二排的学生名字,我发现,他们分在各个班的都有,有的多,有的少,分的到处都是。

我随后,将其他专业的表格也都重新制作了一份,将军训期间新来的学生名字都补了进去。然后,我将原始表格、带有随机数和1-8数字标记的表格,以及分好班的表格,都进行了分别保存。幸好当时我这样保存了,因为后来发生一件事情,资助科试图将责任推到我们学生处身上,但就因为有这个从他们那里拷贝过来的原始表格,才得以避免被他们栽赃陷害。

分班后,高老师说:“这个表格不允许再有任何改动,他们谁来让你改你都不准给他们改。”我说:“好。”但随后,高老师却让我对里面的部分学生进行改动。不过高老师的改动,和资助科后来对我们的栽赃陷害无关。高老师当时是对部分学生调整了所在班级。为什么要调整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