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1)

这份分班名单,高老师看着很满意。当我准备汇总时,高老师过来说:“把×××和×××分在同一个班。”既然高老师让我调整,我听从就是,也不去问为什么。高老师过来,问我:“×××在哪个班?”我查找整个工作簿,找到了TA所在的班级。然后我再找另一个学生的名字,将两个人的名字调在一起。再从转入的班级随便找一个人,调整到转出的班级中。随后,有大概四五次让我调整班级,有的是将两个人或者三个人调整到一个班,有的是要求将某个学生调整为对应的班主任来带。每次高老师让我调整之前,她的手机都会响,其中一次她把手机拿过来,摆在电脑键盘上,让我看着里面的名字去查找。高老师说:“哎,关系户,没办法。”

将两个人调整到一起,不难。然而,指定某个学生由对应的班主任来带,就难了,需要后面再调。

当天中午分好班,下午两点钟,高老师敲定了八个学校教育高职班的班主任名单。这八个班主任中,有计算机专业的,有学期教育的,还有上杂乱课程(如书法、语文等)的。教杂乱课程的都是已经找不到学生的那些专业的教师,比如果树、数控等。之前在新生接待时,安排杨老师带畜禽养殖与疫病防治,但这个专业只有3个人,合并到我这个畜牧兽医班了,最后高老师让杨老师去带学前教育高职班。

下午3点,在高老师的要求下,学前高职班的新班主任来到我们学生处办公室。我将8个班的名单打出来,也标注了学前教育高职1~8班。等了半天,还有没来的老师,于是便让已经到场的几位老师先抽取自己所带的班级。高老师说:“谁先抽,就按顺序抽1~8班,但是抽到的表格上的班级号就换成你的班级号,表格上的1~8班不是最终的班级号。谁先抽,谁就是1班。”接下来,金老师先抽,抽到了一个班,高老师说:“你带的就是1班了,你抽的表格上面写的是×班,就改成1班了啊。”接下来也是如此。最后有几个没来,高老师就让已经在场的老师代抽,高老师也代抽了一个。高老师记录了哪些老师抽到了哪个班,又改成了哪个班,谁是帮忙抽的,并将这张纸给了我,让我把对应的班级号改为新班级编号。

高老师将这张纸拿给我后,我便将对应的班级编号改为新的班级编号,将已确定的班主任名字打在表格中。我也将关系户要求由指定班主任带的那个学生转移到了对应的班级。改好后,我打印出了学前高职8个班的表格,拿给了这几位班主任,并且由在场的老师将没来的老师对应的名单进行代领。有一位老师说,我干脆把他们的名字按拼音排序吧,然后让我给按拼音排序,重新打印出来。我印象金老师和吴老师互换过她们的班级,高老师同意了,我这里便将她们两个的班级进行了调换。

前面我讲过,高老师代表学校确定班主任的方法是,男教师带男生多的班级,女教师带女生多的班级,并且优先让本专业老师带本专业的班级。当然这次杨老师是个例外,实际上在他培训回来之前,已经确定畜牧兽医高职2班由赵老师带,赵老师是女老师,从教多年了,是位老教师,其他男生多的班级中,都有男教师来带了。学前教育23班由我们四个新教师中的付老师带,付老师是舞蹈专业的,因此专业对口。付老师和杨老师,是截止到2016年,历史上女生多的班级中,仅有的两位男性班主任。

当时这个方法我没有提出异议,高老师的安排似乎有道理,担心女教师无法降服男性学生。但学校其他部分老师对此有强烈的异议,只是那时候我不知道。对于这些女教师来说,这样做很好,而对于男教师来说,这样就很不公平。具体原因,等日后出现了问题的时候再表。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我们有些人在一起讨论了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在新的学生处处长心里,早已是个待解开的结,这个在前面也有所提及,但具体操作过程需要到后面再表。

(2)

军训结束后的第二天,学校租了6辆公交车,以22000元的价格租用半天的时间,带领学生参观博物馆和新校区。我还带领当时的二班。赵老师带领畜牧兽医高职2班和畜牧兽医54班。从我们学校去博物馆,有十几公里的路,我站在车门口,扶着投币机站着,班级学生有的坐着有的站着。

车刚刚启动的时候,我便将他们的身份证拿出来,对学生说:“对于身份证找不到的,你们想下办法,去和资助科沟通,或者今天下午放假后回家去补办。大家不要着急,办法总是有的。”我理解资助科任务重,但把学生身份证乱丢乱放确实不应该,可我总不能说资助科的坏话,是吧?然后我准备点名发,刘刚说:“林老师,我来发”。

高老师也跟着我们走。高老师这次没有把她自己定为班主任。原因是她岁数大了,让给年轻人去当班主任。所以这天是她班主任生涯的最后一天。在车上,高老师让同学们唱歌,大家一起唱,我站在前车门望着前面,没有参与,也没有与周围的人说话。车辆途经它正常应该走的线路时,别人误以为这辆车是正常运营的,当看车到站却没有要停车的意思时,路人招手让司机停车。我于是朝窗外招手,示意这辆车不停车。这里的公交车被承包时,不会在车前面摆放明显标志,不像省城的公交车还会摆一个“暂停服务”的牌子。在今年(2017年)4月份的一天,我在等车时,有两辆1路公交车,从不正常的路线拐弯过来,路过这个正常的车站未停车,站台上的一个人于是问:“1路车在这不停吗?”而当时我根据自己的经验就判断出这是包车。由于这个询问的人听口音不是本地人,旁边的一位老人回复的“s$%#@*&%$@^”她没有听懂,我就用普通话告诉她,这是包车。

这期间,这条最最重要的公路正在修路,两侧的公交站台已经全部拆除,路面也不平整,到达博物馆的路上还是有些折腾的。

(3)

参观博物馆期间,我先带领二班学生,然后“六排”的两个班很快也来了。我于是重点看管自己的畜牧兽医54班。他们很不守规矩,在博物馆大声喧哗,在规定禁止拍照的地方拍照,还用收触摸里面的柜子,导致发出了刺耳的警报,惊动了博物馆的安保人员。

随后去新校区参观。新校区当时还在施工中,里面尘土飞扬。在参观过程中,高老师对同学们讲,哪座楼是我们的教学楼,哪座楼是我们的实验楼。为什么说是我们的?因为这里将有三所学校共同入驻,不同的学校根据学生规模的不同,而使用不同的楼,也按规模在不同的楼中设置不同数量的教室。这个校区据说是中国某985重点高校设计的,但是存在很多缺陷,这是后话。

新校区虽然当时还有很多是空地,空地上长满了各种杂草,施工中的大量灰尘迎风飘扬,但看起来比老校区要好多了。随后,又去生活区转了一圈,看了看未来的宿舍楼。这是他们最关心的。我班男生在指定给我校的男生宿舍楼外面往宿舍里面看,发现终于有电线插座了,可以给手机充电了,也终于有阳台了。看着新建的报告厅、图书馆、宿舍楼等,我也对未来生活充满了憧憬。但是,我和学生们都高兴得太早了,这些报告厅、图书馆等等,直到现在都是一个空壳。另外,各种麻烦事还在后面,并且一直持续至今。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