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1)

在带领学生参观结束后,公交车把我们送回学校。路上,“二排”的宋映雪问司机:“去往×中要怎么坐车?”司机说:“大概坐××路吧,我没有开过那边的线路,只是听人说过,那里很远呢,你去××路问一下。”我明白了,她要去×中学去看曾经给我们二排军训的教官。我说:“再远的路也不影响你去看帅哥啊。”宋映雪说:“我是看教官,不是看帅哥。”我说:“教官也是帅哥啊。”宋映雪于是脸红了,露出了语言难以形容的笑容。

回学校的路上,高老师并未带领我们,她还在新校区忙别的事情。我依然站在车门口,扶着投币箱。

(2)

当天返校后,各个“排”将军训服装收回了。八排中部分专业的人则将自己的服装交到他们应该所在的班级里面了。在发放服装的时候,就曾对学生说,让他们收回之前将服装洗干净。我班的服装我让班长来收,并让班级里的人协助叠整齐。所有服装都交到了我们学生处,放在了办公室里,狭小的办公室里,堆得是满满的服装。于是,当二排来交服装时,我留住了这几个男生,将办公室里的服装全部抱到楼下的一间教室内。然后按高老师要求,将不同尺码的服装分类,装进不同的纸箱中。

一楼侧边有四间教室,这几间教室并未开放,平时都锁着。原因是,有三间是高年级学生的行李,而堆放军训服装的教室,则是平时堆放各种物品的地方,比如教科书等。

我们从食堂旁边的一个储藏室内,抱来几十个纸箱。当时下着雨,我们顶着雨去拿纸箱,全部印着某烟厂的标志。同时,跑回办公室拿来了很粗的用于白板写字的那种笔,和胶带,开始分装服装。分装过程中,我们分别捡服装,把服装打开并折叠整齐,装进不同纸箱,并标注好尺码。我发现,有的服装洗过了,有的没洗;有的将不同尺码的衣服和裤子放在了一起,我们需要将它们分开重新整理;有的服装还是湿的就拿了过来;有的则已经发霉;有的破烂了。

学校只要求学生将军训服装中的衣服、裤子收回来,衬衫、腰带、帽子和鞋则自己保留,当然学校没有收学生任何军训服装费用。有的学生则将这几样允许自己保留的服装也交了回来。我们于是将多余的服装,加上发霉、破烂和湿的军训服装一起扔掉。整理服装过程中,还发现有一套服装中夹了一件少女内衣,我们在打包垃圾时,则用那间教室包装书籍的玻璃丝袋子打包,再用撕开的玻璃丝袋子和那件少女内衣捆绑,扔到了教师住宅下面的垃圾堆里。我们扔垃圾过程中,顶着雨,三个人同时用力拽,才将这些垃圾拽过去,足以想象有多沉。

当天从下午2:20开始整理服装,到整理好,用了三个半小时。整理了几十箱,其中最后一箱里面是混搭的,因为有些尺码的服装仅剩上衣,或者仅剩裤子。我们把整理好的服装全部装箱,并且摞起来堆放了好几层。当终于完成任务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回到办公室,让高老师去检查,高老师去看了一圈,说,做的不错。

那些天,天天早7:50到晚9:10,周末也没有休息。那天整理好服装后,回到办公室发现工作都做完了。下午6:30,我问高老师,可以下班了吗?高老师说:“可以了!”我说:“学生已经回家了,明天我们可以休息吗?”高老师说:“休息休息,我们明天都休息,明天周五吧?等周日晚上回来就可以了。”这时我觉得累,实际上一年以后的新生军训期间,我感觉比这还累。这是后话了。

当天回到家后,仓促吃了饭。然后便觉得全身很疲倦,就脱下外衣、外面的裤子躺在床上休息。越躺越困,我想洗漱后睡觉。但无奈的是,连床都不想起,我想,如果半夜睡醒就半夜的时候再洗漱吧。于是关灯,衣服都没脱,立刻睡着了。那时候,大概是晚上8:50左右。当我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这一夜,我睡了十个小时。

(3)

休息了三天。这三天我没有去哪玩,因为在这边我没有亲戚,也基本没有朋友。之前认识的几个学弟,那时候都回了老家。所以,这几天我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平时玩玩电脑、手机,看看视频,看看书。

周日晚上7点钟,按要求,学生在操场集合。除了学前教育高职班外,其他班级的班主任待学生到齐以后则可以领到教室。学前教育高职班,则在此时进行分班。

在我集合我们畜牧兽医54班时,班长和团支书都说钥匙不见了。而我手里的钥匙又没带。由于我并不住在学校附近,所以我没法回去取。我问高老师有没有备用钥匙。高老师说,“钥匙都在沈琼老师手里,我们这没有。”我说:“那怎么办呢?”高老师说:“撬锁吧。”我此时没说话,高老师又说:“要搬新校区了,教师锁头撬就撬了吧。”我问:“那工具要在哪拿?”“让学生去保卫处拿,那里有锤子这些。”我到学生那里说了要撬锁,然后有两名同学积极去保卫处,借来了锤子和其他物品。当其他班级已经陆续进了教室,学前高职班学生一片骚动时,就听到教学楼传来“咣”“咣”的声音。

这时,高老师将喊话器拿过来,就是军训期间发生地震那天用来向学生讲话用的喊话器。高老师站在教学楼前的台阶上,对学生喊话。她让学生保持安静,按照新班级点名,点到名字的同学到对应的班级集合,然后由对应的班主任带领进入班级。然后高老师开始点名:“学前高职1班,班主任吴××,班级名单是:×××、×××、……”。

点名过程中,由于下面同学的骚动,显得喊话器的声音很小。高老师怕学生听不到,便每个学生的名字都喊两遍。现场数百人围着高老师,脆弱的灯光下,操场上的影子显得格外黯淡。随后,不知道是哪位老师,拿来了一个高级一点的音响,声音比较大,将音响放在地上,话筒拿在手里,声音更清楚了。此时,学校里的声音便是高老师的喊话声,下面学生的说话声,以及教学楼上的咣咣声。

咣咣声结束了,去撬锁的学生在四楼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锁头已经撬开。我已经在下面点好名字,知道教室的门已经打开后,我便将我们畜牧兽医54班带上楼,走进了教室。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