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在中国历史悠久,很多场合都离不开酒。曾经的我,很喜欢喝酒,喝了很多年。当我发现酒对我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伤害后,我戒酒了。虽然酒戒了,但是这个伤害却一直存在,直到现在都影响着我。

1、

昨天,我去本地的医院化验乙肝两对半,目的是为了看一下体内的乙肝表面抗体含量,是否需要再次注射乙肝疫苗加强针。

乙肝两对半,指的是五个指标,其中有四个指标是两对。这几个指标分别是:乙肝病毒表面抗原(HBsAg)、乙肝病毒表面抗体(HBsAb);乙肝病毒e抗原(HBeAg)、乙肝病毒e抗体(HBeAb);乙肝病毒核心抗体(HBcAb)。其中,HBsAb是由注射乙肝疫苗产生的,呈强阳性时具有对乙肝病毒的免疫能力。其他四个指标如果有任何一个或几个呈现阳性,就代表感染了乙肝病毒,这时HBsAb会呈现弱阳性或者阴性,只能进行抗病毒治疗,而不能再注射疫苗。

我上一次注射乙肝疫苗加强针是在2016年7月。我为何会关心体内乙肝表面抗体的含量呢?

在2013年9月,我刚刚就读专升本,学校组织的入学体检,查出一部分学生体内HBsAb含量呈现弱阳性或阴性,必须给予乙肝疫苗注射。为了达到一定的抗体含量,此次必须注射三针。乙肝疫苗是灭活疫苗,不能持续刺激身体产生抗体,所以要注射三针。

当2013年10月,注射第二针之后的当天晚上,我们专升本的两个男生宿舍的所有同学集体出去喝酒了,原因是宿舍一位同学的女朋友来了(宿舍那位男生是从其他学校考过来的,我们之前从不认识)。那天晚上喝了很多,还好我最后没有失去意识。

第二天我才反应过来,注射疫苗后是不能立刻喝酒的。我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我是学兽医的,人与动物的生理和病理方面有很多是相通的,所以我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可是事已至此,我只能祈求老天保佑我这一针疫苗没白打。

在2014年3月,第三针乙肝疫苗注射完成。据文献记载,从群体的角度来讲,有半数人体内HBsAb含量可维持15年。然而,在乙肝疫苗接种之后立刻喝酒的问题,一直是我的心结。因此在2016年7月,我主动前往医院化验乙肝两对半,想检查下体内HBsAb的含量。结果显示,HBsAb呈弱阳性。医生建议,注射加强针。于是我前往本地疾控中心门诊部,进行了加强针注射。

昨天(2017年12月16日),我突然想到,由于自己喝酒造成的诸多问题会影响体内免疫系统的运作,所以我决定再查一下乙肝两对半,看看它的衰减情况。这次一查,结果显示,HBsAb含量为弱阳性(4~10 IU)。按理来说,仅仅一年多的时间,体内HBsAb含量不应该衰减的如此厉害。因此这次医生建议,打三针,进行完整的免疫程序,以促进体内抗体的大量生成。

2、

上面提到的HBsAb含量快速衰减,只是其中一个问题。

2013年4月,在一次化验中,我意外发现体内ALT(谷氨酸氨基转移酶)含量是正常最高临界值的2.5倍(108/45),AST(天冬氨酸氨基转移酶)含量正常。这意味着我的肝脏出现了问题。随后,我换一家医院再次化验,结果类似。

那时候于是赶紧回家,去医院进行治疗。然而,农村合作医疗不能用于门诊治疗,也就是门诊治疗是不能用农村合作医疗报销任何医疗费用的。但已经回家了,便安心在家治病。

我去家乡市区内最好的三甲医院进行了一些检查,包括抽血化验、彩超等。抽血化验结果显示,体内VLDL(极低密度脂蛋白)、LDL(低密度脂蛋白)、HDL(高密度脂蛋白)含量均正常,甲乙丙戊庚型肝炎均未感染,胆红素异常,ALT异常,AST正常,其他指标不记得了。彩超结果显示,重度脂肪肝,肝脏质地致密,胆囊壁正常。虽然有脂肪肝,但是与脂类代谢有关的三个脂蛋白指标却正常。因此最后可以确定:因肝脏损伤,导致脂肪代谢障碍,出现重度脂肪肝、胆红素代谢异常,但未出现黄疸。

医生建议我吃药治疗,并戒烟、戒酒。我一直不抽烟,只是经常抽二手烟。但我必须要戒酒了,有一位医生说:“你不戒酒的话,恐怕以后会恶化,你就活不了几年了”。

这次治疗,花费是五位数,农村合作医疗完全用不上,因为它只能在乡镇医院打点滴时用,或者住院可以报销30%~40%左右(目前的起报点是3000元)。而我在市区医院门诊治疗,则不能用。

这次治疗,又掏空了家底。

这次治疗结束后,我复查,彩超结果显示,中度脂肪肝,已经有所好转。ALT已经降低很多,比最高临界值高出40%左右。胆红素正常。

之后,我便一直没有继续复查。直到2017年4月住院。

3、

过去的我,经常喝酒。第一次喝酒是高二,家里人让我学着喝酒,我记得那天应该是大年三十。后来,我便一发不可收拾,酒量越来越大,喝酒越来越频繁。

大学期间,我的同学总嘲讽我:“呵呵,就你那点酒量,还敢出去喝酒?”我们宿舍八个人中,他们喝酒似乎都比我厉害,只有一个人比我逊色。实际上,每次我喝酒,我都控制我的酒量,避免自己失去意识,因此他们才觉得我的酒量不如他们。印象中,有三次喝酒,我是喝得不行了。

第一次是2010年我爷爷过80大寿时,我哥哥从外地回来,由于小时候就分开了,很多年没见面,见面以后在饭桌上,我们俩狂喝酒,当时都没有把其他亲戚放在眼里。那次我喝醉了。当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小时,也就是说,有两个小时的时间我是失去意识的。

第二次是初中同学聚会,我喝高了。回家的路上我没有彻底失去意识,回家后却在家撒酒疯。第二天我母亲问我,“昨天晚上你在家撒酒疯你知道吗?”我不知道,我对这没有意识。

第三次是专升本期间的篮球比赛,我们专升本两个班的男生,参加了多场比赛,与本学院四年制本科、其他各个学院不同专业和年级的学生比赛,最终赢得了全校第一名。比赛结束当晚,我们集体出去喝酒,那次喝完后怎么回的学校我都不记得了。

平时的时候,在大学期间,生活费吃紧,虽然我喝酒次数没有室友多,但是很多时候我都和他们在一起喝。我们喝酒,是从外面买来酒,装进书包或者口袋,以免被宿管发现,同时买来各种食品,如烧烤、炸串、花生米等。虽然每次买的都不多,我们平摊费用,每个人花不了多少钱,但是喝酒次数有点频繁。在家的时候,往往就是寒暑假,暑假一般不喝酒,寒假时有亲戚往往会给我家送一箱易拉罐装的啤酒,所以我会经常喝。

就在我查出肝脏损伤后,我室友说:“瞧你那点儿酒量,就喝那点儿酒你就喝出病了?”我喝的酒确实没有他们多,然而“那点儿”却不是一点点,而是很多,积少成多。

4、

戒酒过程比较痛苦。因为突然戒掉,看到别人喝酒,心里像挠痒痒一样。然而,因不喝酒而出现的外界压力,是让人很难受的。比如在出去聚会,或者其他有酒存在的场合,被他人劝酒的时候。我虽然想喝酒,但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喝了。

刚刚戒酒之后的聚会,是我们专升本毕业时一起吃饭。我们两个专业的两个班,互相敬酒,一如往常。我作为我班班长,自然要带头讲话,带头带动这所谓的酒桌文化。但这时,我告诉他们,我不喝酒了。于是有人说:“操,有病就不喝酒了啊?你看我这曾经胃出血,现在不还是一样喝?”我拿着绿茶去以茶代酒敬别人时,他们则各种威胁我,要我喝酒。

当我到南方读研期间,每次因各种原因需要喝酒时,如我跟随二导师给养殖户做检测,或参加聚餐时,别人看我不喝酒,就说,你们那边的人不是很喜欢喝酒么?听说酒量大得很啊?……我解释说,身体原因。他们说,“哎呀,哪个人身体没有点毛病,喝点酒怕什么?”与此相似的话我听了无数遍了,甚至连我二导师这位兽医都这么说。他们甚至将酒倒好送在我面前。有时候,实在狡辩不过对方,我就偷偷将酒替换:如果是啤酒,我会偷偷换成绿茶;如果是白酒,我就换成矿泉水。为了怕他们发现,我一直都将酒杯放在我面前,不让他们有机会碰到。

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现在,也因此,我越来越反感参加聚餐。对于那些不理解我的苦衷或者不了解医学知识却乱说话的人,我则尽量避免与他们一起吃饭。

5、

2017年4月7日,因急性肠胃炎引起严重脱水、电解质代谢紊乱,我住院了。住院期间的化验中,我发现之前喝酒造成的肝损伤有恶化趋势。出院后过了半个月,我便进行了一些后续治疗。

后续治疗进行一个多月后,复查时发现治疗效果不明显。医生怕我感染了肝炎,于是进行了肝炎检测,定量检测甲、乙、丙、戊型肝炎的抗原或抗体含量。这次检查,结果显示我未感染任何肝炎(这次庚型肝炎未检查,但庚型肝炎属于急性病,我未曾出现类似症状,所以可以排除),同时,HBsAb含量为1000 IU(超过10 IU则为阳性)。

彩超检查显示,我的脂肪肝是中度,胆囊壁增厚并毛糙,左肾结石,右肾结晶,尿酸含量极高(575/432)。想起四年多之前最后一次检查,我的脂肪肝是中度,这次还是中度,也就意味着,戒酒四年多,自上次治疗以后,肝脏损伤的情况并未再次好转。同时,这次后续治疗,ALT指标降低至正常,但胆红素指标始终异常,排除了饮食造成的检测结果误差(吃胡萝卜会造成胆红素指标升高,但我在这边没吃过胡萝卜),就意味着我的肝脏还是存在问题,并且有会恶化的趋势。

怎么吃药,结果都不好,医生最后建议我检查自身免疫性肝病。我没有去检测。因为我知道,过去的过度饮酒,对我的身体造成的伤害,不仅仅是肝脏的损伤。我目前还患有浅表性胃炎,脾、肾等脏器代谢功能稍差,同时,免疫机能也不好。虽然这些疾病并不完全是喝酒导致,但喝酒是重大的诱因。我的医学和兽医学知识告诉我,自身免疫性疾病是因为免疫机能过剩导致对机体正常细胞产生伤害而出现的,我的免疫机能不好,所以发生自身免疫性肝病的可能性不大。但我毕竟不是专业医生,我自己的这个看法可能是错误的,可是我还是没有去检查。既然这样了,我就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了。

可是我这样想,不代表我就去作践自己的身体。我依然维持着戒酒的状态。有时候,我还会想起那名医生说的话,好像很恐怖,当我对有的人提起医生说的这句话,那些人就嗤之以鼻:“呵呵”。实际上,有个亲戚(我母亲的表姐夫)和我类似,长期饮酒,但他饮酒比我频繁,酒量比我大。后来出现了和我类似但比我严重的疾病,是肝损伤引起的肝硬化,并出现了腹水。治疗费用就不用说了,负债累累。这期间他戒酒了。然而,当他的腹水总算缓解了,他又拿起酒杯。几年前,他去世了。我不想步他的后尘。

有一次,过年之前,我感染流感,去一个私人诊所输液。那次由于高烧,我的意识模糊,我母亲后来跟我讲,有一个年纪比她大一点的女性去抓中药,给她的儿子,因为她儿子长期喝酒,才三十几岁就出现了肝硬化和腹水。我听了以后很震撼。如果我不戒酒,会不会就像那个阿姨的儿子一样?

6、

现在在一些酒的包装盒上,或者酒瓶上面的商标上,会标注:“过量饮酒,有害健康”。可是这几个字很小,小得太多的人看不到。可是即使看到了又能怎样?就好像烟盒下方用中英文双语写着“吸烟有害健康,尽早戒烟可减少对健康的危害”一样,有什么用呢?该喝酒的人还会喝,该抽烟的人还是会抽。

我想起一个顺口溜:

上联:明知喝酒死;下联:偏往死里喝;横批:喝死拉倒。

每个人的体质都不一样,这是由生理原因决定的,也就导致每个人对酒精的耐受力不一样。我就是那种对酒精耐受能力差的人。过去的年少轻狂,留下对身体可能持续终身的伤害,犹如当头一棒。来到世间一回,我想实现很多愿望,我不想年纪轻轻就因为自己对身体的作践而离开这个世界。

这次打乙肝疫苗,让我回忆起这些往事。每次我接受注射后,无论我是注射什么药物,我都会在当天或者注射后两三天内出现反应迟钝和精神不稳定,原因不明。今天也不例外。我当然不愿意打针,我希望自己的免疫功能是正常的,我希望自己接种过的疫苗具有较高的抗体水平和较好的免疫力。可是,如今这一切,不都是当初没节制的喝酒导致的吗?不都是为了维持所谓的哥们情谊,维持所谓的面子,最后导致的吗?曾经我喝酒,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些,也根本不会想到这些,可如今,曾经靠酒维系的那些情谊、那些面子,都去了哪里?喝酒造成的伤害已经无法彻底挽救,上哪去买后悔药?

人生前23年,我已经把这辈子的酒都喝完了。今后的日子,除非有必要喝药酒(如之前治疗风湿),否则我不会再去喝酒。无论我是在什么场合,无论酒桌上对方是谁,我都不喝酒,这个原则自从我戒酒后到现在的4年多,一直坚持着,以后也会继续坚持。我和酒的那点儿缘分,已经结束了。可是因喝酒而造成的那些身体损伤,却一直在和我维系着紧密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