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 » 故事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五)

第十五章

(1)

当晚领学生到教室后,我发现学生队伍又壮大了。我班又来了几个人。当晚,我让新来的学生到我这登记信息,收取他们的费用。这次新来的人中,男生有新来的,女生又来了几个,我班女生已经达到了8人。这几个女生中,有一个当晚死缠烂打要当副班长。于是我就跟同学们说,看他们是否同意。结果他们都同意。估计她是女生,而我班男生现在最希望看到女生。于是这位韩晓同学就当了副班长。后期,这位副班长却比周明这位正班长做的事情多。然而,这位副班长却与一件很恶劣的事情牵连,事情因她而起,但后果却与她无关。她本人也很内疚,但不是她能左右的。这是后话。

这次新来的还有2个女生。在我们学生处分班那天,我正在操作分班的时候,有两个女生跑到我们学生处找高老师,说她们要从学前教育转来我们牧医54班。一开始我以为她们是学前教育23班的。高老师说:“你们读学前教育挺好的,你看你们有才艺,跳舞这些又擅长……”其中一个女生说:“高老师,我钢琴挂科,舞蹈挂科,水彩画也挂科,我学不进去,还是想读畜牧兽医。”另一个说:“高老师,我可喜欢牧医54班的林老师了,我就想去他们班。”当时我听着,我心想:妈呀,你可别喜欢我,以后你就知道我对学生管理的有多严厉了,你就不会喜欢我了。高老师说:“你们非要读畜牧兽医啊?那你们就去资助科,交一份退学申请,把你们的学籍下掉,然后重新报名,去读54班吧。”那两个学生于是欢呼雀跃,说:“谢谢高老师,我们去了!”我回头看她们,她们就跟我打招呼:“林老师好!”就跑出去了。

这天晚上,这两个人也来到我们班教室。后来,这两个人的学籍出现了问题,等后面我会讲到。

(2)

由于马上就要上课了,所以学生要发书。这天晚上我就让班长将他收好的书费交给我,加上当晚新来的学生的书费,我便统计已经订书的人数。后面有人说,他们不想订书;有的人说,以后再交书费,但能不能先领书。我就向班级强调,书每个人都要订,而没交书费就不能领书。

为什么呢?据学校老教师讲,之前有些学生没交书费就先行把书领了,当然书费是由班主任垫付的。然而,这些学生在没有把书费还给班主任时,就突然退学走掉了。再联系这些学生时,学生就说,TA都不读了,凭什么再交书费。于是这些钱只能由班主任付了,要不回来了。这种事情发生过很多次,所以老教师说,坚决不给学生垫付任何钱,书费不交就不领书,保险费不交就不给上保险。

当天班长交给我的名单中,有一个名字我从来没见过,叫宋大兴。我在班级问,宋大兴在吗?没人回答。我问班长:“你收书费的时候,宋大兴的钱是他自己交的吗?”班长周明说:“不知道,我忘了,可能是吧,还是谁给垫的,我不知道。”我于是问班上所有人:“宋大兴你们认识吗?”结果班级的李全说:“他叫派大星。”当时我不知道“派大星”是谁,我就问:“他叫宋大兴还是派大星?”李全同学就说:“派大星。”我一脸蒙圈。恕我没看过《海绵宝宝》,后来我才知道“派大星”是何许人也。

这位宋大兴,钱交了,人却不在,也没人知道,所以我就单独抽出他的钱,没有给他领书。由于钱是军训期间班长收的,所以我不知道宋大兴是什么时候来的,反正我查了一下,参加军训的人里面没有他。后来的一天,他出现了。我训了他,而再以后,他还是想来就来,不想来就不来,招呼也不打,像他这样的人大有人在,我就不逐一去讲,后面只挑几个典型去说。

(3)

第二天,2016年8月29日,星期一,新生正式上课。那时候,教材还没来,由于没有教材,便由学生自己记笔记,老师则拿着自己以前的教材去上课。上午我去班级查课的时候,发现只有几个人准备了笔记本,其他人别说笔记本了,连笔都没有。

从第一天上课开始,我每天都去班上查课,而且查课时间不确定,这个习惯一直持续到我离职。

第一天下午上课过一会儿,我又去班上查课。当我走到班级附近,发现班上一片混乱,我进去后他们就安静了下来。我说,这节什么课?班上有人说:英语。我转身看了一眼贴在墙上的课程表,英语老师孙娟。我就在班级守了一会儿,目的是不让他们说话,影响旁边的班级上课,也影响班级形象。孙娟老师后面还会提到,这个老师后来来到了我们学生处。

(4)

这学期,在军训中的一天,教务处让我们新来的四个老师去填表,写上我们能上什么课。我把自己擅长的课都写上了,对于一些要求具有一定生产经验的课,我则没写,比如“兽医外科学”“兽医产科学”等。这些课我怕我讲不好,因为我认为这几门课需要老师有一定的临床经验。教务处主任于萍老师问我:“不对呀,有的课你怎么没写?”我说:“我不敢上。”于萍老师说:“这有啥不敢上?都写上吧。”我就写上了,写在了最后面。

与我一起去教务处的另外三个老师中,付老师是舞蹈专业毕业,是舞蹈专业中少有的男生,又白又帅气,身材保养的也很好,性格高冷,颇得很多女学生喜欢。他只上舞蹈课。吴老师写了一堆计算机相关课程,李老师写的是学前教育的课程,比如手工折纸、简笔画、幼儿心理学,幼儿×××……于萍老师说:“手工折纸这个××老师要上,估计你上不了,你主要写其他的吧。”

就在军训结束,我分好班,在办公室门口喝水休息时,于萍老师从楼上下来,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着我要上的课。兽医寄生虫病,每周四节;动物微生物实验,每周两节;牛羊生产与经营,每周四节。晚自习是周一、周三。周日晚自习是固定由班主任来上。这些课当中,动物微生物实验和周三晚自习,是我自己的畜牧兽医54班,其他的课则是二年级的,而那时二年级和三年级学生尚未返校,要等搬迁新校区后他们才返校上课。所以二年级的课我就没法上。而且由于有关教材全部运到新校区,所以我也没法领到教材,没法备课。

正式发课表之前,于萍老师找我,说寄生虫这门课,梅副校长要上,她上了多年这门课,给我安排畜产品生产加工。我同意。过了几个小时,于萍老师又找我,说,寄生虫课还是由我来上。上课第一天上午,有一位老师来找我,说要和我调两节课。她为了能在统一的一天把她的课上完,所以来找我调,我答应了。当天下午,于萍老师打电话给我,说动物微生物实验这门课,需要动物微生物与检验这门课为基础,动物微生物与检验这门课是由徐湘江老师上,教务处安排等到了新校区以后,再由我给学生上动物微生物实验课。我说:“好。”所以,在搬迁新校区之前,我就只上晚自习,不上正课。

作为新人,任由摆布,学校老教师说什么我们就听着,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然而,我不是机器,当有人试图欺压新教师时,别人不敢反抗,我还是敢反抗的,因为我认为,如果不反抗,他们就会永远把我们当软柿子去捏。事实证明了这一点,然而,我却因此得罪一些人。

我原本希望,每一天都风平浪静。结果,刚上课第一天,我班学生就不让我闲到。就在这刚上课的第一天,中午我接到了一个让我莫名其妙的电话。下午回到学校,我才知道,李全给我惹事了。

(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连载的所有博文均禁止转载。)

文档信息

  • 版权声明:如文中无特别版权要求,则使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发表日期:2017年12月22日
  • 更多内容:档案 » 故事
  • 留言(16条)

    1. 这职业学校也是奇葩,专业想换就换。

      1. 是的,对于某些老教师课程比较稳定,其他人都是不一定安排什么课程。

    2. 看起来写成长篇小说了,有才

      1. 这个不是小说,是纪实,不存在任何虚构,也没有夸张或篡改。欢迎继续关注!

    3. 还以为是小说 原来是纪实啊

      1. 你见过这么平淡的小说吗?哈哈哈。

    4. 老师是一项伟大的行业

      1. 但即使这样,社会上还是有很多人在喷老师,实际情况就像我在《我当老师的这一年(一)》中说的:“这些人,要么看到的只是教师这个职业的表象,要么连表象都没看到,完全就是意淫,或者放屁”。我们是照亮了别人,委屈了自己。

        1. 哈哈,这样说也太悲观;其实在家长印象中老师还是相对权威的;话说 林海老师友个链、内页的

          1. 相对权威也就是把他们自己管不住的孩子交给老师。几十个家长管不住的孩子指望一个老师管得住,这就是他们眼中的相对权威。我已添加贵站链接。

    5. 请问你们那会,你们学校的教学大纲是之前编写好的固定的?还是根据老师个人进行每年经销调整?

      1. 其他学科的我不知道,我们畜牧兽医学科的所有科目,没有教学大纲,讲课的内容范围、深度这些,全凭任课老师自己把握。每次畜牧兽医学科开教研会,都是其他问题,比如下乡培训(义务培训,没有工资和补贴,如果耽误课,课时费就没有了),比如开设实验课的安排,但从来没有针对教学大纲的教研。

        1. 哈哈,特别是小学或者中学老师当然会委屈了,但是对比幼师是不是还算好的。

          1. 不同阶段的教师有不同的烦恼,我们学校每年都会送出去一批幼儿教师,这一年内我还亲手送出去一批,我对他们的工作还是有一定了解的。

        2. 没有大纲
          随意才这么轻易就可以随便改动。
          不过,根据我对职业中学的理解,主要还是招不到人,所以没办法,只能这样

          1. 随意安排每个老师的上课科目,主要还是老师少,我们每个老师都差不多是全才了,除了跨学科的专业课之外,随便给你一门课都能上(包括公共课)。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