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1月14日,距离我出生的1990年1月14日,已经过去了整整28年。

这些年,我经历了多次人生的起起落落。人生的前进方向,早已与旧日的理想相去甚远。随波逐流的同时,我从未中断寻找适合自己的人生方向。这期间,伴随着苦难、汗水和泪水,背井离乡,四处漂泊,一路踏着坎坷,披荆斩棘,却在这28年的人生关口,还未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尽管自己只是想过着物质上平凡、但精神上不平凡的生活,而不仅仅是活着。

28年来,我越发感到,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虽然每个人都同生于父母之身,但从一出生,每个人就已经被划分了等级。小时候,身边的人还是和自己有很多共性的,随着年龄不断增长,遇到越来越多的人,这时的我与现在身边的年龄相仿的人已经有很大的差距。我过着不被他们理解,甚至被他们嘲讽的生活,因为家庭背景,童年的经历,以及成长的轨迹不同,我们都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而他们用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生活方式来审视我的生活时,却常常剥离或者忽略我的生活与外在环境之间的关系。

28年来,我越发感到,人生的改变,不单单需要自己的努力。努力了不一定有想要的结果,但不努力一定得不到结果。所以,我从未放弃过追求自己的目标,虽然结果一次次令自己失望,令关心我的人失望,但我毕竟努力过。每个人都处于不同的人生轨道,每个人的努力方向都有其背景和环境在深深地影响,因此每个人的生活方式都不能被效仿,只能按着自己的想法去走,而且对我来说,得来的结果并不是受自己把控的。

这28年,我吃过的苦、遭过的罪、受过的难,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苦难不是一件好差事,谁都想好好地生活,谁也不想受苦。然而,我知道,在这个宇宙中,一切有情众生的生存、流转,都是靠业力来决定。很多时候,业风动荡让我们凡夫身不由己,绕不过这个苦。可能我的一部分经历与某些人的经历相比不算什么,然而某些人却没有经历我经历的全部。苦难过后,留给人生的思考和结果,让我一次又一次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一次又一次重新定位自己人生的价值和地位。

这28年,当自己对世界已有很多认识,并试图去求证它们时,我曾猛然发现,自己的认识竟然在两千五百多年前就有智者向人类宣讲过。这让我很触动。整个世界缘起显现的一部分相,竟能被我一个小小的凡夫所看到。然而,我还是要在这凡尘俗世继续生活,因此,对这个世界缘起的相,自己要用合适的人格、合适的态度去解构、处理和回应,以来让自己更从容、更随和地去面对今后的生活。

如今,我还在为后半生能更好地生活,同时能让父母、家人真正过上稳定的日子,而苦苦挣扎。靠山山倒、靠河河干、靠冰冰寒。没有任何依靠、没有任何退路、没有任何方向,在生活的奔波中随波逐流,我一次次问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面对着如今身边同龄人的质疑和嘲讽,面对着如今身边同龄人的洗脑和说教,我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步伐,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目标,依然在独自探寻着人生的方向。有句歌词说的好:“宁愿瘸着站,也不愿笑着跪”。别人的生活始终是别人的,自己的人生也无法向他们解释。我曾尝试去解释,然而我发现,对于很多人,解释也是徒劳,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相似的苦难,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我需要做的,是继续坚守着自己的信念、理想和希望。

这28年,从曾经期盼着过生日,到现在却惧怕过生日。虽然这28年来,我从未给自己过过生日,但曾经毕竟年少,期盼着过生日,期盼着长大。而现在,我已步入中年,每到一个生日,就知道自己又变老了一岁。很多年前,我和身边的同龄人都在自嘲,我们是和80后比太嫩,和90后比太老。如今,当我向很多98后、99后甚至00后上了一年的课以后;当我身份证的有效期从10年变成20年以后;当我为抗拒命运安排的苦难,却发现挣扎的力不从心以后;……我意识到,我已经是即将步入而立之年的人,我已经开始变老,所以,我开始惧怕过生日,因为每过一个生日,自己就又老了一岁。

人生的这28年,就像“啊”的一声就过来了。自己以后的人生,也将像“啊”的一声就过去。经历了很多事情以后,我越发感到,人生的几十年或者百年,实际上并不长,在时间的漫漫长河中,就好像一呼一吸之间,短暂而无常。时间不会因为我们的挽留和格外的珍惜而减慢或停止前进,相反,时间是最铁面无私的判官,我们凡夫都无法逃过时间的审判。因此,尽管人生今后还会再有几十年,但我不会将今后全部的人生放在追求名利和金钱之上,我需要用我宝贵的人生去创造永恒的生命,自利利他,逃离无休止的生死轮回之痛。

最后,我希望,接下来的日子,能够过的比以前好一些,顺利一些,抚慰自己这颗千疮百孔的心。过去,每次我这样祈求,都不遂我愿,但今年我仍要许下这个愿望。愿我经历的苦难你不要经历,愿我已有的幸福你触手可及。虽然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但也要无怨无悔地爱着这个世界。

向岁月一叩首,从此不回头。

2018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