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去商场购物。在公交站台等公交时,我拿着智能手机在那里站着,却不知道自己要用手机做什么。

平时我出门时,一般只拿功能机,不拿智能机。那天晚上,我却拿智能机了,在公交站台那里,捧着手机,无聊地打开各种软件,然后又退出前台,点击空调狗的“一键冻结”,让空调狗把它们全部停用。

1、

我在博客的前面写过几篇有关智能手机或戒智能手机瘾的文章。那些思考杂乱而琐碎,甚至有点偏激。我从来不否认智能手机带给人们的一些便利,降低了一部分操作的使用门槛。不过,智能手机的每款软件都从各种设计方面去抓住用户,让用户永远用不完,甚至让用户去等消息,而不是消息主动来敲门。

运营商也推波助澜,不断提高资费套餐中的流量数量。中国移动的飞享套餐,从2014年3月发布到现在,一直在不断调整资费,同等资费下,通话时间和流量都翻了好几倍,再加上组织各种活动,流量和通话时间都特别高,一个月58元就能打1750分钟电话+16G流量,一个月40元就可以省内流量不限(实际上超过500G后会被限速)+100M国内+600分钟通话。联通推出的日租卡,一个月消费41元(按30天算)就可以每天使用0<MB≤512M和0分钟通话。

当用户的使用习惯被培养出来,就意味着手机厂商+服务提供商都赚到了,人们的欲望也逐渐膨胀。就拿运营商来说,有一些人被文字游戏蒙蔽,似乎月租11元+每天1元512M省内流量,自己就占了多大的便宜,然后疯狂攻击竞争对手,粉转黑、黑转粉,甚至说出的话让人觉得可笑,然后试图说服自己一定要用到足够的流量,否则就好像联通会占他的便宜。说是不用不收费,只要手机连着网,钱就没了。见不得别人好,拣了芝麻丢了西瓜也宁愿享受这个芝麻,有时还自负。抱着“不占便宜就是吃亏”的心理,还大喊大叫要携号转网离开其他运营商。殊不知,人的心理很难折服,人更会为他那不合理的心理状态找借口试图合理化。当内心的欲望和戾气真的被运用和控制,那就中招了。

最终,用户并没有省下钱,而且也并没有达到理想的使用环境。买了书自己不看,就说服自己已经了解了书中的内容。流量没有用那么多就强迫自己说服自己去用。反正钱花了,总要找个借口让自己心安。但却越来越孤独。放下智能手机,甚至不知道还有什么。当然,并不是所有用户都到一定的极端程度,可是我说的是普遍的现象,就看人们会不会意识到这一点而已。虽然大脑看起来饱和了,虽然时间看起来都利用了,可最终填充大脑和时间的,却是虚无,如梦幻泡影一般。

2、

在我回想这件事的时候,我想起一幅漫画《美丽新世界》。我们这个时代,与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更为接近。太多的信息袭来时,人们为应对这种“新”的信息传播方式而搭上几乎所有的时间,但获取到的信息却是片面的,因为有太多的人试图去利用断章取义的信息来愚弄大众。这些“太多的人”并不是指老大哥,而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甚至是喷子。人们普遍也丧失了分辨真假信息的能力,无法通过自己独立的思考和检索来证实一些信息的正确与否。

3、

在现在,人与人之间,从朋友变成网友。在网上文字聊天会组织语言,但回到面对面交流往往语无伦次。同时,人们的嗔心却逐渐增加,不占便宜就是吃亏,尽管这便宜仅仅是眼前花水中月,掉进陷阱还帮人数钱,还以为自己飞上天了。在片面的信息下,人们越来越偏激,越来越烦恼。

之前,我信誓旦旦要戒智能手机瘾,但以失败告终。然而,现在新的机会来了。之前使用的流量王卡套餐,本月底就过期了。下个月开始,套餐自动变成8元飞享套餐(50分钟+50M),流量王卡已被新的优惠套餐所替代(如上面提到的40元省内流量不限+100M国内+600分钟,一直以来老用户均可以办理)。但我由于没有收入,所以没有这个经济能力每个月再花40元,再结合上面的思考,我不想再出现捧着手机却感觉到孤独。

在前面的《说说我的红米Note》中我提到,我的红米Note传感器坏了,导致不能正常通话,因此我打电话的卡和上网的卡是分离的。即使接下来智能手机里面不插卡,也不会影响我的通话,我手里有非智能手机,比如2014年发布的诺基亚130DS,我在2016年11月买到,根据包装盒的显示,这手机是2016年10月29日出厂的。智能手机只在wifi下用,虽然wifi难蹭,但需求不高。出门时哪怕用诺基亚130DS听听音乐,看看外面的风景,我也不愿意打开智能手机却不知道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