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年到了,博主林海在这里祝您新春愉快,吉祥如意!

说来惭愧,这一个月,虽然自己的智能机送给了家人,然而在没事的时候,我还时不时玩玩自己的平板电脑和家人淘汰的智能机。我目前处于放弃智能机的焦虑之中,这样做背离了自己一个月前的承诺。我的平板电脑是荣耀平板Note,1280*800分辨率,2G RAM、16G ROM的配置,价格是1199元。当时买来是为了学习教师资格考试视频的。家人淘汰的智能机是红米Note 1s,网上查不到这个型号,实际上应该是红米Note特别版,配置是1G+8G的,比较卡。

不过这两个智能设备在我手里,主要是研究一些安卓软件,主要是获得豌豆荚设计奖的软件。另外就是上知乎和淘宝。不得不说淘宝就是个剁手的软件,看到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准备买一些东西。最近准备买一个可以收纳手机、平板、抽纸的盒;一堆小物件比如手机挂绳、手机挂件、记号笔等;一个密码盒,把自己的一些贵重的东西放进去;一个感应灯,可以在夜间感应到人的移动而亮起来;一个诺基亚1110的手机壳,将自己的诺基亚1110壳(已损坏)换掉。这些东西足足160多元。

那么再说一下知乎。我在知乎主要是看和我一样戒掉智能机的内容,或者其他人针对戒手机的问题进行的回答。他们的回答主要是两点:第一,玩手机是自控力不足;第二,别再重视你那可怜的自控力了,和你的自控力对抗的可是高智商团队。我在博客前面的文章里提到,刷手机往往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很多人往往是被其他人的交流手段所绑架,当养成了习惯,就不由自主要刷手机了,哪怕手机上没有任何新的聊天信息,也要刷一刷朋友圈或者其他东西。当然也有自控力强、不担心与其他人的线上交流及时性的人,我曾经要成为这类人,而我发现自己错了,只要自己还用智能机,心就痒痒着,不如直接戒掉,眼不见心不烦。

知乎上面关注了一堆与戒手机或者手机瘾有关的问题,似乎我在从其他人的回答中找到心理安慰。作为强迫症患者的我,也在尽力控制自己强迫症的发作。一个月以来,还时不时在想会不会有人在微信找我,是不是一个老乡又在用QQ语音或者微信电话试探我是否在线了。今年过年,除了我发出10余条贺年短信得到了2条回复外,我没有再收到任何贺年短信。多年未见的表妹在十多天以前发短信给我说”在微信给你发消息怎么不理我?“;有一个回复我贺年短信的学妹说”微信和QQ都找不到你“。这段时间每天我都用电脑挂QQ(本人用Debian系统+win2000虚拟机,腾讯TM安装在虚拟机里),没有收到任何我这个学妹发来的信息。而微信我的确不再登录了。

我知道她们两个人都没有看我1月8号发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以及几天前我发的QQ空间说说。我在1月25号发表的QQ空间说说如下:

由于微信无法电脑直接登录,并且微信的未读消息(未接收的消息)仅保存3天,所以我无法接收阅读和回复消息,因此,本人的微信暂时停用。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将我从微信好友中删除,我不在乎。(QQ正常用)

接上一条:为避免微信停用期间账号被盗给大家带去骚扰,我已经使用电脑浏览器登录微信安全中心网站对我的微信号进行冻结。

我有两个微信,一个私人微信,一个工作微信。我是将工作和生活进行区分的,下班后不让工作的事情打扰我,当然学生出问题了除外。网上多次提到”微信模糊工作和生活的界限“,事实上的确如此,于是出现了几个对微信和其他软件进行分身或多开的软件,比如LBE开发的平行空间,360开发的双开助手等,虽然腾讯在微信个人帐号使用规范第二条1.1.3中提到针对使用微信多开插件、外挂或软件的账号有权进行处理,但是两个微信是上班族的使用趋势。

我的朋友、以及我在网上看到的其他一些人有一种类似的经历,是工作单位要求员工必须加入微信群,这就是模糊工作和生活界限的典型例子。如果你是这些员工之一,你就没有办法拒绝。下班后如果不看、不回微信,就会被质问,因为你可以用微信与自己的非工作人际关系进行交流,难道这个人际关系你不维持吗?这个社会已经进入病态,领导们对利益的欲望增加导致员工不分时间地点进行随时随地上班,甚至24小时待命。我的朋友在QQ空间这样说:

想当初微信在大家手里横行的时候姐姐我就是不要接受他还是狠狠的喜欢习惯着QQ,后来领导逼我说不上微信错过一条重要微信罚十元,打电话不接罚十元,对讲机不带罚十元,听着这几项罚款都是为你而设看你啥时候长记性……我终于终于接受了微信附带那十多个群的烦扰却发现我忘记了QQ,却也讨厌电话的铃声和没日没夜的接打电话。

我戒的决心是多么大,只要不用智能机,就没有别人绑架我的借口。至于工作,目前我的工作中,如果有通知,单位上会用企讯通给我们发通知,微信群可有可无。然而其他的关系中,从这一个月可以看出来,该找我的人一定会找到我。一位用微信绑架我的老乡,终于知道有事情给我打电话了。另一个老乡总是用QQ电话和微信电话试探我是否在线,如今也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当然我并不是以改变他人习惯为荣的,只是我重视效率和感情,我相信真正的友谊经得起打电话的考验。我虽然被智能机绑架造成我打电话时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然而我也在训练自己恢复本性。

混乱的思维无法阻止自己写东西的欲望。不管我写的怎么样,还是希望看这篇文章的你能留下你的看法,我们一起交流。

希望自己可以彻底告别智能设备,或者说合理使用我的智能设备。晚安,世界。

2017.1.29 2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