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 » 故事

外婆的葬礼(三)

母亲小时候,外婆对母亲百般虐待,而无任何理由地宠爱和袒护老姨。外婆不仅通过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对母亲进行虐待,还把他人的错误转移到母亲身上,也会让母亲做一些外婆都不会去做的事情。

(1)

生产队时期,没有手机、没有电视,甚至普通人连收音机(俗称“半导体”)也没有,只有公社(也就是现在的“乡、镇政府”)会安排轮流到各个村播放电影。播放时间一般都在晚上,因为白天看不清荧幕上的画面。如果在本村播放电影,本村的村民则自带板凳到大队(也就是村委会办公地点)观看;如果在邻村,一般10km以内,村民可以自行前往观看,学校老师会带领学生(那时候各个村都有小学)步行到播放电影的地点进行观看。

每次放电影的来到了外婆家的村子,母亲、老姨等人都会拿着板凳前去观看。那时候的板凳,都是自己家砍伐木头,然后自己做的,做工粗糙,只是能坐着而已。当晚上电影结束,胶片机关闭,大队便一片漆黑,即使有月光,在刚刚从明亮转为黑暗时,人眼适应月光也需要一定的时间。那时候即使能买得起手电筒,都是土豪。所以人们都摸黑回家。

有一次,电影结束,老姨起身时没有拿板凳,在他人无秩序的拥挤下,老姨被挤到一边,板凳找不到了。而母亲在起身时则把板凳拿在了手中。回家后,外婆看老姨把板凳弄丢,则对母亲进行没完没了的辱骂。而三舅,则对母亲进行殴打,打到了后半夜。实际上,板凳丢失后,同村同龄的牛×红(初中毕业后有幸考入中专,毕业后成为乡中心小学教师,我在小学四年级时,她是我的班主任)捡到了,并在第二天上午亲自送了过来。母亲回忆说:“如果那次板凳没被牛×红捡到,真丢了的话,那他们(指外婆和三舅)就会把我整死。”

(2)

某一天的凌晨三点左右,外婆让母亲去村北的土地摘茄子。那片土地比较集中,全是旱田,当时归生产队管理。生产队解体后,此处土地按人口分田到户,平均每人可分得1.1亩(约733平方米),只是这片土地沙子、石头多,不好播种,收成也低。母亲拿着筐,凌晨三点出门。此时,外面只有月光,天没亮,甚至都没有蒙蒙亮。

母亲走到那块地附近,看到地里面有一个戴着草帽的老头在向外面行走。母亲看着他逐渐走到地的边缘,然后他突然消失了!母亲随后就往回跑,跑回家后,天都还没亮。母亲对外婆说起这件事,外婆则轻描淡写地说:“我觉得鸡已经打鸣了啊,鸡应该已经打鸣了啊……”

村里的其他人也在这片地,甚至村子里面遇到过闹鬼的事情。举个例子,有一家的一个老头后来在这块地附近盖了个简易的房子居住,儿子进城当工人了。晚上,老头入睡后,外屋就会出现类似于敲锣打鼓的声音。老头被声音震醒,起来后发现锅、碗在变动位置而且发出声音。那些非人、非动物的东西却把老头逼到炕上,活动受限。老头看着那些模糊的影子在里屋、外屋、围墙上到处乱窜,却又无可奈何。后来,老头的儿子将他接到了市区。当然村里还有很多闹鬼的事情,母亲对我讲过很多,而我都几乎忘记了。直到现在,还偶尔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甚至我去串门的时候都遇到过。我家所在的村子也一样。小时候我体质不好,经常会被一位30多岁时在工厂打工出事身亡的表叔叔缠上。

母亲这次遇到鬼的经历,让她心里很受伤。受意识形态影响,这件事不能公开说。直到我长大以后,才对我讲起。

(3)

母亲小时候上学,每个学期2块钱的学费。2块钱,外婆都不给拿。那时,大舅拿出了2块钱给母亲交了学费。由于母亲是女孩子,出门在外时,大舅都领着她。另外就是前面提到的,大舅妈给母亲买了布料,做了一条裙子。大舅对母亲有恩,后来大舅大病一场时,母亲最先伸出了援助之手,尽全力挽救了大舅的生命。

母亲小时候上学用的笔记本,都是用稻草经过加工做成的纸,不仅松软,而且装订技术很差,都需要用线缝。有次,母亲躺在炕上,用线缝本子,却惹到老姨不高兴了。母亲讲了老姨为何不高兴,好像是老姨也想缝,但是母亲抢先了,可我却记不清这个细节了,我又不敢去问母亲,怕再勾起她痛苦的回忆。当时老姨向外婆告状,外婆进屋,伸手握住母亲的脚脖就往地上拽,母亲后来用双手扶住炕沿才避免头部摔倒地上。

母亲为自己辩解,外婆却说:“哼,这二死鬼jin(三声)jia jia,这二死鬼jin jia jia……”(jia jia,方言,表示说话快。但此时显示外婆不满于母亲说话,而是应该让母亲闭嘴静等挨打)。如果母亲力气太小,手没有扶住炕沿,则会头部着地,很可能当时就不在人世了。

老天让你三更死,绝不留你到五更。但人不该死,就是死到临头都有救。

(4)

过去,村里每家每户都要去由生产队打的一口水井去打水。由绳子拎着水桶送下去,打好水,再拎回去或由扁担挑回去。80年代生产队解体后,每家每户才自己打井。自己打井后,基本上每家都有一口洋井,利用杠杆原理和真空原理,将地下浅层的水顺着井压上来。在《外婆的葬礼(一)》的第二张图中,近处水缸旁边的就是洋井。现将图片再发布一次,让没有见过洋井的城里读者们看一下这个解放生产力的物件。

吹喇叭的乐队,近处就是洋井

图:吹喇叭的乐队,近处就是洋井

有次母亲去打水,没想到装满水的水桶太沉,母亲拽绳子时却反被绳子拖到井边,眼看着就要掉下去,这时一位男性长辈恰好也来打水,见此情形,冲过来将母亲抱住,才救了母亲一命。母亲对我说,那次不如让她掉下去,一了百了。

母亲在受气之后,有时则会去和她关系好的几个小姑娘的家里玩。有时玩到很晚,她的小伙伴让她回家,而母亲却不愿意回去。但如果不回家,外婆则会更加残忍地虐待母亲。

母亲也想过再次寻死,可老天似乎不让她死。

村里有小卖部(俗称“代销点”),有卖耗子药(也就是老鼠药,用来毒老鼠的)的,她想过买来吃掉。老鼠药属剧毒的有机磷农药。有机磷农药的作用机理是,有机磷可专一地作用于人和动物体内胆碱酯酶活性部位的丝氨酸(Ser)残基,使其磷酰化而破坏该酶的活性部位,使酶的活性丧失。待此酶失去活性后,胆碱能神经末梢分泌的乙酰胆碱不能及时分解,过多的乙酰胆碱会导致胆碱能神经过度兴奋,表现出中毒症状,进而死亡。因这类农药毒性大,所以代销点只会卖给成年人,不会卖给未成年人,以防出现意外。即使是过路卖耗子药的人,也不会把它卖给小孩子。

前些年,外婆家村里一位和我同龄的人,因家庭极度贫困,小学都没读完就辍学了。我小的时候,义务教育没有完成不会被追查,我村也有一个因家庭贫困在小学二年级就辍学的孩子(比我小2岁)。外婆家村子里那位穷孩子,自此便天天放牛和放羊。由于终日劳累,看不见希望,父母对他也不好,他就想自杀,便去代销点买耗子药。现在的代销点老板对此也非常警觉,于是他没买到,同时他的家人也被告知了这个情况。

(5)

生产队时期,每家每户每个劳动力,包括未成年人,都必须给生产队干活。大多是农活,比如种植玉米、大豆等。种地需要趟(一声)地(也就是驾驭牲畜、用曲辕犁翻地),也需要手工刨an(三声,即刨坑)。根据不同的工作、出工时间和完成的工作量来计算工分。

大舅干活差一些,挣的工分少;二舅则是干活相当厉害的人,16岁就在生产队扶犁deng(也就是赶马车,牵马、驴或牛来趟地和干活),至今家里都有一头骡子;三舅则在生产队采石场上班,在采石场也是一位能手;女性力气小,挣的工分也相对少一些;外公身体差,所以没挣到多少工分。那时,每10个工分大约是6~12分钱,每次出工大约有1~8个工分。但并不是每天都会出工。

三舅所在的采石场工分较高,危险性也大,每天都要用炸药炸石头。如今,采石场的工作有着严密的一套安全生产要求和规章制度,而生产队时期则没有。1983年,采石场在一次作业生产中,三舅出事了。从此家中更是一贫如洗,更加无法翻身。此时的三舅,改写了人生的命运。可能是他的前世因,及今生造恶因的联合作用,他在这个家庭中第一个遭遇到了恶劣的因果报应。

文档信息

  • 版权声明:如文中无特别版权要求,则使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 发表日期:2018年04月02日
  • 更多内容:档案 » 故事
  • 留言(16条)

    1. 我们小时候放露天电影,能跑到10公里外的村子去看,印象最深的是《霹雳舞》

      1. 哈哈,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快乐是不是很简单?

    2. 以爱心待人,以善意度人。

      彼时的苦,岂止谁一人受过?彼时的人,岂会如你口国那般可恶?

      长者为大,死者为大,今生既已了,惟愿其安息!

      生活不易,何必恨恨于过去?生养即是恩德,岂可于心中不常存敬意?

      愿博主早日释怀,兼删除此文,勿令亲友看见,令其伤感!

      1. 彼时的苦,别人虽然可能经历过一部分类似的苦难,但无法抵消我们经历的苦难;彼时的人,当然如我所说般可恶,你即使认为不可能,也无法否认已经发生的事实。

        给你讲个历史上真实的事情。当年索尔仁尼琴写《古拉格群岛》,有人劝他罢手:都过去的事了,折腾那些有鸡毛用啊?岂不知谚语有云:念念不忘过去,就等于瞎了一只眼睛?索尔仁尼琴这样回答:如果彻底忘记过去,就等于两眼全瞎。

    3. 我靠,这是文豪的节奏,太6

      1. 我靠,哪能叫文豪呢?那是纹壕。
        感谢你的来访,希望常来看看!

    4. 你好,90后。

    5. 歧视有的时候真的是没道理的,什么虎毒不食子更是扯淡。
      按照你的岁数,推算一下你母亲的岁数,生产队赚工分时期她应该还未成年啊!

      1. 我母亲是1962年生人,生产队是1984年解体的。

    6. 你说的这种情况,在以前很多很多,逝者已去,节哀,静心。

      看到你又换了主机? 还不如搞个vps得了,搬瓦工现在有货,29.99刀一年大概180RMB,非常值得入手,还是CN2线路。

      1. 谢谢。
        主机我换了,vps我考虑考虑,谢谢你的推荐。

    7. 你妈妈真是好苦啊....

      1. 唉。后面我还会写我妈妈,我妈妈一生都在受苦……

    8. 直流水泵 直流水泵

      节哀,生者坚强。

    发表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