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连续超高温,闷热状态下心情烦躁。鉴于已经较长时间没有写文,因此今日水文一篇,谈谈升学宴。

我们这里,每到夏天,县城里面的酒店,大部分都会被那些升学宴挤的满满的。

(一)讲一下升学宴的来历

20世纪90年代后期,参与高考的,以及被大学录取的人数都少。我们村书记的女儿考上了大学。但是,我们村书记家里相当穷。在村里当书记,当时的工资是每年1700元(注意是每年)。而且因为书记患病,这些钱根本没攒下。由于书记家里太穷了,且当时大学的奖励及资助政策不完善,家里实在是没钱供孩子上大学。当时有人出主意:既然考上大学了,就办一次酒席,把收的礼金用来给孩子交学费。这是我们这里历史上的第一个升学宴。后来,办升学宴的越来越多,直到现在则是所有考上大学的家里必办。

当时的村书记

图1:当时的村书记

(二)说一下升学宴怎么办

升学宴有两种方式来办:在家办、在酒店办。

在家办,在农村相对简单。由于我们这每家每户都有院子,所以可以在院子里摆放酒席。但是,每家的院子都很小,即使摆放,也只是摆3~6桌,所以每次吃酒席都要轮流吃,每波(我们这里叫you,一声)酒席吃完后收拾干净,再摆放下一you酒席。过去,办酒席的人家,需要借桌子和凳子,自己雇厨师,自己家买菜、烟酒糖茶等,并且动员村里的人去搬工(也就是干活):村里的男人干体力活,比如砍柴、烧火等,并且张罗事情;村里的女人洗碗、洗菜、切菜等。近几年,流行“一条龙”,只要花钱,人家用车拉来桌子、凳子,并且自带厨师和女工,所有的费用全部算进订购“桌”的数量,如目前中等价格是每桌238元,一般是12个菜,超大的盘子,满满的菜,即使饭量再大,都吃不完。

在酒店办,则不用操心,一切东西全部由酒店提供。只不过,如果接村里的人去酒店,则需要雇几个面包车,来村里反复接送人们去县城的酒店。吃完后再反复将人们接回村里。除去烟酒糖茶,目前中等价格是每桌288元,一般是12个菜,我县除了一个叫“金××”的酒店(下文会提及),其他的酒店都是超大的盘子,满满的菜,即使饭量再大,都吃不完。

(三)说一下县城里面的酒店

历史上,县城里面最早的酒店可以追溯到20多年前,后来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了。这个酒店是一个标志性建筑,坐车时跟售票员打一声招呼,说到“粮×”(酒店的名字)下车,就会在这里停车。前两年,这个废弃的酒店被承包,更名为“金××”,于是这个标志性建筑才改名。“金××”酒店有几个特点:每道菜都很辣,通红的朝天椒;盘子大但菜很少;菜量比别人家的小多了;菜的质量不比别人家好,但是价格不比别人家便宜;……就连一盘锅包肉,里面有一半是胡萝卜,而且还有朝天椒,这种菜怎么吃?所以,没多少人在“金××”酒店订酒席,即使有人订了,谁订谁后悔。

其他酒店有几家,过去的时候生意相当火爆。他们的主要客户,并不是这些农民,而是政府机构的工作人员。过去只要去酒店消费,他们都能报销。那家倒闭了的“粮×”酒店的老板,换个位置重新开了一家全县规模最大的酒店(“六×”酒店),他通过送礼(包括物品和现金等)的方式,买通了县级和市级政府机关的人,市委和市政府的人都开车几十公里到我们县的这家酒店进行消费,他们回去后再进行报销。

这种吃喝成风的现象,在全国都普遍存在,不仅在网上有所讨论,也引起了我国最高领导机构的重视。随着部分政策的实施,政府机构人员的这种消费无法报销了,因此我们县酒店的盈利情况巨额下降,部分酒店将服务员和厨师全部辞退,所有事情都是自己家人来做;部分酒店倒闭,包括“六×”酒店,至今“六×”酒店所在的位置都无人承包。

目前勉强维持的酒店,最赚钱的时候,就是每年的七八月份,靠升学宴来赚钱。

(四)说一下礼金

随着通货膨胀日益严重,礼金的数额在不断增长。我小的时候,10块钱可以走礼。后来发展到20、30、50,再后来100。最近几年最低都是200,对于自己家亲人、关系很近的,都是300、500甚至更高。

2011年开始,我就读大专期间的宿舍同学开始有结婚的。那时候同寝室的都是花500元,还在校读书的花300。我大专期间宿舍的同学已经结婚了三个,我是每个人花300。在中专学校上班期间,有一位同事的儿子百天,花了200元;三位同事结婚,每人花200;一位学生结婚(没错,我的学生,出生于1999年),花了200。别问我什么时候结婚(说多了都是泪TT)。

全国高考报名人数在2008年达到历史最高峰1050万人之后急剧下降,自我参加高考的2008年之后(不含2008年),随着高考人数减少、录取人数增加,越来越多的人考上大学,高考分数不到200分都能考上大学。

历年高考人数及录取人数

图2:历年高考人数及录取人数(来源:中国教育在线

所以每年父母的亲戚朋友家里都有几份升学的。每年到七八月份,村里人都是人人自危,特别害怕升学的,这是掏空腰包的节奏,每年承受这些升学的礼金,对于农民家庭来说已经成为负担。

有的家庭如果有子女适龄且尚未成婚,还能指望着子女成婚时可以收回一点礼金。如果老人去世了,也可以收一点。对于子女已经成婚、老人均已去世,且没有其他需要举办酒席的事情(如乔迁、上梁等),礼金则是只出不进。礼尚往来,本来是促进他人团结的东西,至今都变成了负担。

(五)参加升学宴的体会

已经没啥感觉了。我高考都是10年前的事情了,如今早已麻木,亲身经历过多次社会进行人才选拔时的种种不公。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中国大陆,高考是人生中最后一次主要凭借自己才能和努力而成就的选拔性考试。所以,看到普通农民的子女此时考上大学,也就看到了几年以后他们的失业。对于家里有关系且有钱的那几户,则看到了今后他们凭借关系和几十万元钱,挤掉那些辛辛苦苦、努力勤奋去争取一份工作的学子们。

吃饭的时候就是感觉太热。今年夏季持续性的37℃高温,即使在酒店,也只是无力旋转的吊扇,我不知道外面安装的空调换气扇到底是干啥用的。所以吃饭的时候就是各种冒汗。不过冒汗似乎不影响食欲,面对平时很少吃的各种肉、鱼,我还是很馋。

我今年参加的一个在酒店承办的升学宴

图3:我今年参加的一个在酒店承办的升学宴(酒店无空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