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于我来到这个世界的第28年

发表于 2018-01-14   |   分类于 思考

今天是2018年1月14日,距离我出生的1990年1月14日,已经过去了整整28年。

阅读全文 »

我和酒的那点儿缘分

发表于 2017-12-17   |   分类于 思考

酒在中国历史悠久,很多场合都离不开酒。曾经的我,很喜欢喝酒,喝了很多年。当我发现酒对我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伤害后,我戒酒了。虽然酒戒了,但是这个伤害却一直存在,直到现在都影响着我。

阅读全文 »

写在原个人微信号注销之际(上)

发表于 2017-11-20   |   分类于 思考

2017年8月18日和9月15日,我的两个个人微信号分别申请了注销。经过60天的等待,分别在10月17日和11月15日注销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我申请了新的微信号。

虽然这个话题之前写过,但是写的比较零散和偏激。我希望借着原个人微信号注销成功的这个机会,集中思考,以平和的心态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阅读全文 »

我写博客的初衷

发表于 2017-11-09   |   分类于 思考

我的博客截至今天已经开通314天了。这314天,文章没有写太多,但涉及不同领域,收获了一些赞扬,也收到了一些批评。将赞扬和批评化为动力,继续维护着这一片天地。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忘记自己写博客的初衷。

阅读全文 »

第二次智能手机成瘾治疗

发表于 2017-10-15   |   分类于 思考

在2017年1月上旬,我开始治疗智能手机成瘾,靠戒断的方法进行,经过一个月有一定的效果。随后,我还给自己制定了智能手机使用要求社交软件使用要求,当时执行的也挺好。后期,我看自己已经基本没有了手机依赖症,就放松了对自己使用智能手机的限制,结果现在又上瘾了。失业后回家的一个月,由于抑郁症导致的不受主观意志力控制的焦虑,我靠不断地玩手机来缓解。虽然我玩手机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网上检索我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当停下手机,我还是焦虑。对于焦虑,虽然有多种方式缓解,然而我却使用了玩手机这种方式,我意识到这是错误的行为。在10月初,我付费在壹心理进行了手机依赖测试,结果显示我的手机依赖指数为82(最高为100),非常严重。综上,现在我不得不第二次进行智能手机成瘾治疗。

阅读全文 »

写于微信公众号注销之际

发表于 2017-08-20   |   分类于 思考

2017年8月11日15:48,我申请注销个人微信公众号“林海草原”(微信号:lhcy_info)。8月18日,“林海草原”公众号的管理员——我之前的个人微信,收到了“确认注销”的对话框,给我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我点击了“确认”。这个微信公众号四年的历史,就此结束。

阅读全文 »

我读过李开复的《世界因你不同》,是我读大学的时候了,我记得那本书里提到李开复的家庭,学习经历,在苹果、微软、谷歌的经历,以及开办创新工场的激情和奋斗史。那时候我在网上搜索过,这本书给了很多人为事业拼搏的激情。今天我提到的,是李开复的新著作《向死而生——我修的死亡学分》。

李开复这么充满激情的人,怎么会提到“死”呢?这就是因为他的身体出了问题,淋巴癌第四期给狂热的他来个当头一棒。因为这场病,李开复看破红尘了。这本书中,李开复先是介绍自己检查身体的缘起,发病和治疗的全过程,后面就是从不同角度进行的反思。

阅读全文 »

反思

发表于 2017-06-09   |   分类于 思考

我又病了,是的,这次的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而且目前未查出合理的病因。我已经抱着活一天算一天,活多久算多久的心态。很多人在病中会反思自己的过去。如李开复在《向死而生》中所说:“一次次地质问:褪去这些虚名与成就,你的人生还剩下些什么?”几个月前,我在印光法师文钞《复邓伯诚居士书一》中看到这样一句话:“若疾病缠绵者,当痛念身为苦本,极生厌离,力修净业,誓求往生。诸佛以苦为师,致成佛道。吾人当以病为药,速求出离。须知具缚凡夫,若无贫穷疾病等苦,将日奔驰于声色名利之场,而莫之能已。谁肯于得意烜赫之时,回首作未来沉溺之想乎。”

如果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一个人将会更加努力。类似这样的话在很多成功学的文章中被多次提到。持有这种想法的人,对于金钱和名利的追求是一刻也不会放过,这样的逻辑是,今天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名利,哪怕明天死了也在所不惜。而对于生命有所思考、对于人生有所觉悟的人会想到,金钱、名利终将是身外之物,如果把自己的每一天都当作最后一天来过,那么一个人会感悟到真实的人生到底是什么。

阅读全文 »

购买《晚清七十年》的人

发表于 2017-05-28   |   分类于 思考

今天周日,赶上端午节休息两天(包括今天),我骑车出去闲逛。路过了之前去过的一家新华书店,就又进去逛了逛。当我在书架上浏览未被塑封的《我的高僧表哥》时,旁边过来一个人,向一位书店工作人员询问有没有《晚清七十年》这本书。书店工作人员说大概没见过(原谅我无法彻底听懂本地方言),并说“让他去服务台电脑上查一下”。当时我问他,“你能确定在这里买到《晚清七十年》吗?这可是一本禁书。”他说不知道,只是之前听书听完了,现在想买一本看。

阅读全文 »

你还能像以前那样发信息吗?

发表于 2017-03-02   |   分类于 思考

在几年前,靠流量交流的方式还只是娱乐,正常的交流还是通过电话和短信的。我们来说说短信。

阅读全文 »

愿我经历的苦难你不要经历,愿我已有的幸福你触手可及
© 2016-2018 以梦为马,奔向远方
Powered by Typecho & Theme Qu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