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

分类 思考 下的文章

我的高考(下)

对于你想报考的专业,不要按照自己狭窄的眼界、道听途说的说法去界定它,往往它会超出你的想象,让你觉得进错行了;报考的时候也要考虑到自己家庭的实际情况,因为这决定了你毕业后是否会转行。为什么?

继续阅读全文 »

过期的流量卡

上个月,我注销了一张已经过期的流量卡。这是2016年7月推出的套餐,我于2017年2月27日办理,合约期一年,按自然月计算。截止2018年1月31日,合约期结束。2018年2月,它从我的世界中离开。一年来,因它的存在,它满足了我在外面获取信息的需要;也因它的存在,在控制智能手机成瘾方面,收效甚微。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和酒的那点儿缘分

酒在中国历史悠久,很多场合都离不开酒。曾经的我,很喜欢喝酒,喝了很多年。当我发现酒对我的身体产生了严重的伤害后,我戒酒了。虽然酒戒了,但是这个伤害却一直存在,直到现在都影响着我。

继续阅读全文 »

写在原个人微信号注销之际(上)

2017年8月18日和9月15日,我的两个个人微信号分别申请了注销。经过60天的等待,分别在10月17日和11月15日注销成功。在这个过程中,我申请了新的微信号。

虽然这个话题之前写过,但是写的比较零散和偏激。我希望借着原个人微信号注销成功的这个机会,集中思考,以平和的心态重新讨论这个问题。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写博客的初衷

我的博客截至今天已经开通314天了。这314天,文章没有写太多,但涉及不同领域,收获了一些赞扬,也收到了一些批评。将赞扬和批评化为动力,继续维护着这一片天地。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忘记自己写博客的初衷。

继续阅读全文 »

第二次智能手机成瘾治疗

在2017年1月上旬,我开始治疗智能手机成瘾,靠戒断的方法进行,经过一个月有一定的效果。随后,我还给自己制定了智能手机使用要求社交软件使用要求,当时执行的也挺好。后期,我看自己已经基本没有了手机依赖症,就放松了对自己使用智能手机的限制,结果现在又上瘾了。失业后回家的一个月,由于抑郁症导致的不受主观意志力控制的焦虑,我靠不断地玩手机来缓解。虽然我玩手机三分之二的时间都是在网上检索我感兴趣的东西,但是当停下手机,我还是焦虑。对于焦虑,虽然有多种方式缓解,然而我却使用了玩手机这种方式,我意识到这是错误的行为。在10月初,我付费在壹心理进行了手机依赖测试,结果显示我的手机依赖指数为82(最高为100),非常严重。综上,现在我不得不第二次进行智能手机成瘾治疗。

继续阅读全文 »

写于微信公众号注销之际

2017年8月11日15:48,我申请注销个人微信公众号“林海草原”(微信号:lhcy_info)。8月18日,“林海草原”公众号的管理员——我之前的个人微信,收到了“确认注销”的对话框,给我最后一次反悔的机会。我点击了“确认”。这个微信公众号四年的历史,就此结束。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