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档案

分类 故事 下的文章

分离与告别(转)

按:我之前从不在博客上转载他人的文章。而这次,我破例转载一篇。

由于岁月的打磨,我看别人的文章时,基本上我都比较麻木。而这篇例外。我自己的一部分经历,与文章作者的一部分经历,是相似的。所以当看到作者的经历时,我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进而我的心理防线崩塌了。虽然原作者是一个个体,然而他的经历却不是个案。虽然别人的经历不会完全和他相同,但是总会有人的经历和他存在一定的相似。

继续阅读全文 »

外婆的葬礼(四)

公元1983年,在生产队采石场的一次作业生产中,三舅被提前爆炸的炸药连同石头一起被炸飞,从一座山飞到了另一座山上。三舅因此失去了右眼和右臂下半部分。或许是前世因,及今生作恶的因的联合作用,三舅是外婆家第一个遭到恶劣的因果报应的人。

继续阅读全文 »

外婆的葬礼(三)

母亲小时候,外婆对母亲百般虐待,而无任何理由地宠爱和袒护老姨。外婆不仅通过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对母亲进行虐待,还把他人的错误转移到母亲身上,也会让母亲做一些外婆都不会去做的事情。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在这头,家在那头

自2013年8月下旬,我出省读研,这一走却是身边走的最远的人,一下子来到了云南。在2013年6月母校的“考研表彰大会”上,当念到我的名字和“云南××大学”时,下面在座的人一片哗然。我是学校第一个调剂到这么远的,也是第一个到云南读研的。以前,回家只需要6~7小时。到了云南之后,这个时间需要乘以10了。并且从此以后,我便一直在离家最远的地方漂泊。我在这头,家在那头。回家,成了漫漫旅途,但无论多远,无论路多难走,也阻挡不了我回家的脚步。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七)

第十七章

(1)

就在我分析统计好各县份来源的学生人数和名单后,高老师让我去通知各新班主任,在本周日晚自习,给学生放映“开学第一课”。我于是打电话给不认识的班主任,再通知天天在学校上班的已认识的班主任。我上网查询,发现2016年最新版的“开学第一课”仅在腾讯网有视频,而且无法下载。我在电脑上用腾讯视频客户端下载,发现这个视频只能用客户端播放。但我有一个办法,就是麻烦点,安装手机QQ浏览器,然后去缓存腾讯视频,缓存下来的格式是mp4,可拷贝到其他设备上播放。在我去四楼教务处通知金老师的时候,我蹭了教务处的wifi缓存了这个视频,是332M。然后通知了学校里的这几位老师来我这里拷贝。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六)

第十六章

(1)

就在正式上课的第一天,中午我回家吃饭,正在炒菜时,接到一个归属地是邻省的电话,电话中说:“你是李全的班主任吗?有人要打李全,班主任你知道吗?”伴随着吸油烟机的轰鸣声,我听的一脸懵圈。等到下午1:40多,我起身回学校。到学校后,我走到办公楼下时,发现李全正在那唯一的教师休息室里,旁边的保卫处还有两个学生,正在做笔录。我进去看李全,发现他似乎刚刚哭过。

继续阅读全文 »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五)

第十五章

(1)

当晚领学生到教室后,我发现学生队伍又壮大了。我班又来了几个人。当晚,我让新来的学生到我这登记信息,收取他们的费用。这次新来的人中,男生有新来的,女生又来了几个,我班女生已经达到了8人。这几个女生中,有一个当晚死缠烂打要当副班长。于是我就跟同学们说,看他们是否同意。结果他们都同意。估计她是女生,而我班男生现在最希望看到女生。于是这位韩晓同学就当了副班长。后期,这位副班长却比周明这位正班长做的事情多。然而,这位副班长却与一件很恶劣的事情牵连,事情因她而起,但后果却与她无关。她本人也很内疚,但不是她能左右的。这是后话。

继续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