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外婆的葬礼(四)

公元1983年,在生产队采石场的一次作业生产中,三舅被提前爆炸的炸药连同石头一起被炸飞,从一座山飞到了另一座山上。三舅因此失去了右眼和右臂下半部分。或许是前世因,及今生作恶的因的联合作用,三舅是...

外婆的葬礼(三)

母亲小时候,外婆对母亲百般虐待,而无任何理由地宠爱和袒护老姨。外婆不仅通过语言暴力和肢体暴力对母亲进行虐待,还把他人的错误转移到母亲身上,也会让母亲做一些外婆都不会去做的事情。(1)生产队时期,...

外婆的葬礼(二)

在这难熬的三个小时,我想起了过去的很多事情。这些事情中,有我亲身经历的,也有母亲对我讲述的。对于我所记得的一部分事情,我简要地从头说起吧。(1)外婆出生于壬申年正月二十日(公历1932年2月25...

外婆的葬礼(一)

我的外婆,生于壬申年正月二十(公历1932年2月25日),因病于丁酉年十二月廿七日(公历2018年2月12日)17:40左右去世,享年86岁(虚岁)。今天是2018年3月18日,农历戊戌年二月初...

我在这头,家在那头

自2013年8月下旬,我出省读研,这一走却是身边走的最远的人,一下子来到了云南。在2013年6月母校的“考研表彰大会”上,当念到我的名字和“云南××大学”时,下面在座的人一片哗然。我是学校第一个...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八)

第十八章(1)在这新学期的第一次教职工大会上,大Boss的发言很精彩。大Boss——校长,说的是普通话。他说了很多,这里提炼一下他说的内容。首先,他讲了今年的招生情况。教育局给我们下达的招生指标...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七)

第十七章(1)就在我分析统计好各县份来源的学生人数和名单后,高老师让我去通知各新班主任,在本周日晚自习,给学生放映“开学第一课”。我于是打电话给不认识的班主任,再通知天天在学校上班的已认识的班主...

我当老师的这一年(十六)

第十六章(1)就在正式上课的第一天,中午我回家吃饭,正在炒菜时,接到一个归属地是邻省的电话,电话中说:“你是李全的班主任吗?有人要打李全,班主任你知道吗?”伴随着吸油烟机的轰鸣声,我听的一脸懵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