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脱险

发表于 2017-02-19   |   分类于 随笔

正月十六我从家去了朋友那里玩。没想到这个要好的朋友居然把我骗进传销。今晚成功脱险。

再见,三舅

发表于 2017-02-03   |   分类于 故事

我的三舅,1954年出生,是家里的第三个孩子,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三个妹妹。他的二妹是我母亲。

他在20多岁时,正好处于生产队即将解体的时候,在生产队采石场进行生产时,被炸药炸伤,从一座山飞到了另一座山。当年在定点医院住院半年,医院不留了。回家后右臂中间部分出现严重溃烂,一直不愈合。由于定点医院不再收留,其他医院又拒绝接收农村患者,最后用尽了几乎所有能用的人际关系,才在一个钢厂医院住院治疗,并进行了两次植皮手术。这样才保住了右臂上半部分,也就是从肩膀到肘关节的位置。当时的医院并不是自由就医,我县户口的居民只能在定点医院就医,其他医院只接受医院所属单位或医院定点地区的患者,且那时候的医院就已经存在医疗水平不均的情况了。

阅读全文 »

放弃智能机一个月的感受

发表于 2017-01-29   |   分类于 随笔

鸡年到了,博主林海在这里祝您新春愉快,吉祥如意!

说来惭愧,这一个月,虽然自己的智能机送给了家人,然而在没事的时候,我还时不时玩玩自己的平板电脑和家人淘汰的智能机。我目前处于放弃智能机的焦虑之中,这样做背离了自己一个月前的承诺。我的平板电脑是荣耀平板Note,1280*800分辨率,2G RAM、16G ROM的配置,价格是1199元。当时买来是为了学习教师资格考试视频的。家人淘汰的智能机是红米Note 1s,网上查不到这个型号,实际上应该是红米Note特别版,配置是1G+8G的,比较卡。

不过这两个智能设备在我手里,主要是研究一些安卓软件,主要是获得豌豆荚设计奖的软件。另外就是上知乎和淘宝。不得不说淘宝就是个剁手的软件,看到很多自己喜欢的东西,也准备买一些东西。最近准备买一个可以收纳手机、平板、抽纸的盒;一堆小物件比如手机挂绳、手机挂件、记号笔等;一个密码盒,把自己的一些贵重的东西放进去;一个感应灯,可以在夜间感应到人的移动而亮起来;一个诺基亚1110的手机壳,将自己的诺基亚1110壳(已损坏)换掉。这些东西足足160多元。

阅读全文 »

再读《微博改变一切》

发表于 2017-01-21   |   分类于 思考

按:这是我2017年1月18日发给笔友的读书笔记,由于屋子冷,每写一段话都要暖一下手。这篇文章写了四个小时。第一次在网上公开我的读书笔记,不是说明我对这本书有什么思考,实际上这篇读书笔记与这本书的关系并不大,而它引起的思考是最重要的。对于这篇文章里说的内容,在本博客前面发表的文章里提到过,但是由于被智能机毒害造成的思维混乱、语言组织能力退化,前面的文章写的很乱,而这篇读书笔记将我的思考进行了深度总结,因此公开发表出来。以下是正文。

《微博改变一切》这本书我在2011年就看过了,最近由于自己的思考涉及到这方面,所以又想起了这本书,我就从网上找出了这本书又看了一遍。2011年的时候,我玩微博是依靠一部3G功能机,那时候30M流量够我玩一个月的微博。那时候微博还是一个新产品,尽管微博前面还有个饭否。饭否因为大背景的原因,很长时间内被管控,错过了发展的时机,目前还是小众的平台,而微博有新浪这个大公司来推动,在李开复这本书的宣传下,发展迅速,成为了大众产品,不仅明星、企业家在用,我们普通人也可以在网上表现自己。

阅读全文 »

往事

发表于 2017-01-17   |   分类于 故事

你走的时候
我还没来得及再见你一面
你走的时候
我还没来得及再跟你说一句话
听风在呼啸
听雨在滴答
看灰蒙蒙的天空
从未出现过彩霞








阅读全文 »

微信不值钱,话也不值钱了

发表于 2017-01-12   |   分类于 思考

我从1月8号晚上关掉智能机,到现在四天了。这几天有很多时候我还是惦记着微信消息。总会想会不会有人给我发微信消息,或者因为我发了“暂时告别智能机”的朋友圈而删我好友。这几天控制不住的这个想法,说明了我还是把自己看的过于重要了。

前些天我在知乎上看到一句话:“在这个时代,学习如何不把自己看得太过重要,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下子戳中我的痛点。还有一句话,是考研班老师送给学生的:“你以为这个世界离不开你,当考研成绩出来时,你就想离开这个世界。”

我还在知乎上看到一个人说:“有一对情侣,不见面的时候在微信上聊的太多,见面后发现没什么话可说,分手了。”

阅读全文 »

放弃智能机第一天的感受

发表于 2017-01-09   |   分类于 思考

今天是2017年1月9日。昨天晚上,我离开工作地点去了北京,进行为期两天的商业考察,明晚从北京坐火车直接回家。因此,我的飞机票只能报销单程的,回去的票就不能报销了。不过没关系,如果这次考察不让我来,往返我坐火车还要1200多呢,这次相当于省下了三分之一的钱。

我有两部智能机,一部是华为荣耀6 Plus,一部是百利丰T2V。前者在离开工作地之前就用快递邮寄回家了,连带着邮寄了一些其他比较沉的东西,以免坐飞机超重。后者作为工作手机,还在随身带着。但是,我卸载了一切能卸载的软件,把更新过的软件恢复为预装版本。手机是Yunos系统,天天无数次提醒生活服务要升级,还有部分预装软件无法卸载。我把几位重要家人的电话号码和充电提醒设置成了壁纸和锁屏壁纸,用Audacity for Linux剪切了铃声,回家后把这部手机给我母亲。

今天,我多次拿出手机准备刷刷微信,或者微博,但我发现手机只能打电话发信息。

阅读全文 »

写给智能手机的诀别信

发表于 2017-01-02   |   分类于 思考

前段时间发表了一条QQ空间说说,写到我要把智能手机送人,自己用诺基亚功能机。是的,马上就要放假了,回家后我的智能手机就真的送给家人了。我已经买了一部诺基亚130DS,双卡双待,GSM网络,无GPRS功能的一款销量颇高的功能机。这款手机的主打市场是印度、非洲等国家和地区,当然在中国销量也不错。扯远了,我告别智能机不是一时冲动,而是经过了几个月的思考而做出的举动。几个月以来,被手机绑架的我对这么多年手机以及与手机相关产业变革的思考,使我做出了这个决定,虽然针对智能手机带给生活的变革这一方面促使我想写一篇很长的文章去讲述,而且已经列好了提纲,但是现在还是先给智能手机写一封诀别信吧,算是一个纪念,也希望和我有同样感受的人有勇气放下自己的智能手机。

我的第一部智能机是2013年1月份参加中国移动存话费送手机拿到的,那次是我的手机号第4次参加移动的存话费送手机活动。之前的手机都是功能机,有的坏了,有的看到出了新手机就换成新的了,反正参加活动是很合适的。后来,看到身边一部分小土豪们用上了智能机,我当时并没有多么羡慕,不过也希望自己有一部。2013年1月,拿到了一点奖学金的我,存了899元拿到了第一部智能机——华为T8830pro。当时这款手机还是一个革新产品,当时实体市场上第一部双核智能机,第一部大内存手机,是512M RAM。现在看来这个内存已经让人嗤之以鼻了,而当时这个内存的手机已经很牛B了。拿到手之后,第一次用了微信,手机QQ客户端(之前都是用的3G QQ,现在3G QQ已经下线了)。那时候的微信不需要手机号注册,只要用QQ号登录即可使用,而且那时候的微信还有一个显眼的退出菜单,这个后面还要讨论。

阅读全文 »

2017,你好

发表于 2017-01-01   |   分类于 随笔

公历2017年1月1日,又一个元旦。回望过去一年,犹如一呼一吸之间。人的生命,不也是这一呼一吸间吗?

2016这一年,我从研三,到毕业工作,似乎从一个粪坑跳入了一个泥坑,本以为该遭的罪应该结束了,没想到又一脚踩到了泥里。

现在,完全被工作绑架,身体不累,心却特别累。看着自己头顶越来越少的头发,心想,自己还不到30岁,还单身,估计到了30岁,可能头顶都快没头发了。如果我去出家,剃度这个环节都省了。

最近做出的举动,除了重新开启这个独立博客,还有一个就是告别了智能手机。这是我思考了几个月后的举动,不是一时冲动。准备把自己的两部智能机都送人,自己用诺基亚功能机。一部是配置好的,几乎不卡的智能机,一部是工作用的,只是用个微信这种低端智能机。

阅读全文 »

欢迎使用 Typecho

发表于 2016-12-30   |   分类于 记叙

如果您看到这篇文章,表示您的 blog 已经安装成功.

愿我经历的苦难你不要经历,愿我已有的幸福你触手可及
© 2016-2018 以梦为马,奔向远方
Powered by Typecho & Theme Qua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