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1)

8月8日当天,何林同学报名之后,便走掉了。住宿费没交,宿舍钥匙没领。当天他父亲打电话给我,说能否让我替他保管生活费,还让我交代他不要乱花钱,等等。我说何林并没有交费。后来我给何林打电话,关机。我便与何林的父亲联系,说明了情况。

由于这两天学生自由活动,晚上不一定住在宿舍,因此谁在谁没在这个我们无权统计。次日,我还是打不通何林的电话。我便给何林发送了短信。这些电话费都是我自己掏。即使后来当了班主任,也没有哪怕一分钱的电话补贴。新学生处处长给班主任开会时,说很多老师关心电话补贴,但是国家没有相关规定要求学校必须发放电话补贴。这是后话。后来我没事就打一下何林的电话。终于打通了。他说他在省城找朋友玩。我让他与他父亲联系。我于是联系了何林的父亲。何林的父亲说:“这孩子,给了他1200的生活费,去趟省城估计就花完了。照这样下去,我供不起他读书。”我说让他联系何林。结果何林又关机了。也没有给他父亲打电话。

继续阅读全文 »